第2章 瞎操心的女儿

(网络故障,折腾到现在才上来,路由器还被折腾得失灵了,内牛满面。>_<决定从明天起还是用存稿箱吧,8点准时发文,请大家多多捧场。看过的也请顺手丢几张推荐票哈,爬去网购路由器了。。。)

“娘的宝贝儿,你醒啦?”蕙娘才到隔壁,就瞧见女孩眼中连日少见的清朗。欢喜不胜,合掌望天,“谢谢老天爷开眼,让我家念福好起来。就是折上我十年,不,二十年的寿也情愿!”

看着她一脸挚诚的慈母情怀,女孩眼中不觉就泛起了波光,沙哑着嗓子低低唤了声,“娘——”

嗳!蕙娘干脆甜美的答应着,拿被子垫在女孩身后,扶她坐起,“让娘好生看看,娘的宝贝闺女。嗯——这回是真的醒了,不比前些天总是昏昏沉沉的,跟你说话也不应,可把娘吓死了。你要有个好歹,娘还有什么活头?万幸你没事,脸也没烧着。丫头,要不要自己照照镜子?”

女孩似有些紧张,软软的半倚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点了点头。

蕙娘一笑,从桌上拿了块破了一半的小铜镜来,拿袖使劲擦了擦,举到女孩跟前,“看,娘没骗你吧?脸上没事。”

镜子里的女孩看起来约摸十四五岁,和蕙娘生得甚为相似,娇俏妩媚。尤其是那双几乎一模一样的丹凤眼,清丽照人。不过眼下病着,显得有些苍白憔悴,却也更加惹人怜爱了。

只蕙娘又执起女儿的右手,望着手腕上的伤疤叹息,“后脑上的疤梳了头就看不见了,只可惜这里也留下个疤,怕是日后戴不成镯子了。”

女孩目光微闪,似对手腕上那个二三寸长,有着奇怪花纹的伤疤不甚在意,反而细声细声的问,“娘,您是要去别人家帮佣吗?”

“你都听到啦?是啊。不过你别担心,那欧阳家可是书香世家,家里大爷还做着官呢。只怕人家不肯留我,要是肯把你娘留下,家里的日子就不愁了。”

女孩犹豫了一下,才试探着道,“那样的大户人家,定是人多口杂。娘若去到那里,可得多留些心,省得招惹是非。”

蕙娘素来爽直,听了反倒笑道,“你这妮子,小小年纪怎学得如此多心?你娘又不是去打秋风,正正经经的干活,又有什么是非?你呀,就只管好生养着,少操这些大人的心。”

见女孩还想多说,她拍着女孩的手安抚道,“娘知道,你也是怕人欺负了你娘。可咱家眼下这情形,你娘要不去,哪里有钱给你和姥姥姥爷治病?就算是皇帝老儿家里,说不得也要去闯一闯了。好了,娘不跟你扯了。我去拿粥来喂你喝了,就得出门了。等娘回来,要是找着事了,就给咱闺女买糖吃!”

服侍着一家老小吃了饭喝了药,蕙娘才匆匆将锅中剩下的一点米汤喝掉,重又洗了把脸,梳了梳头,找隔壁嫂子借了身象样些的衣服,才跟着李大娘去欧阳家面试。

这一去,直过了午时方才归来。

一进家门就见她肩扛手提着米粮点心,显是面试成功,所以喜气洋洋。女孩在这屋,就听着母亲在那屋先给老人家讲起面试之事。

“……他们大户人家规矩大,怕下人手脚不干净,所以请人都是要卖身的。我求了三太太半天,只要不卖身,就是让我刷马桶也行。可她说家里并没有这样的先例,留不得我。听得我那心呀,顿时瓦凉瓦凉的,还以为这事就要黄了。谁知天无绝人之路,竟让我遇到她家老太太了。听说我不肯卖身,还夸我有志气呢。我见这老太太面善,便把咱家的事一五一十说了,老太太很是同情,又知道咱家是做豆腐的,这手艺年下正用得着,便作主把我留在厨下,还格外交待跟他家正经下人一样,每月都有五百钱呢。我本在想,要怎么张口先支一点出来,人家老太太就让人先把这月的工钱全给了我。过后我还听说,若是干得好,过年还可以有红包拿呢!我见这家人这么好说话,便主动到厨下帮忙预备了午饭才走,这才回来晚了。”

施大娘听得不住念佛,此时忙说不妨事不妨事,就连施老爹也是喜上眉梢,不过又想到一事,忙忙嘱咐女儿,“李大娘给介绍了这么好个差使,你还不赶紧买点东西谢谢人家去?”

“这还用您教啊?”蕙娘斜睨了老爹一眼,略带着几分小儿女的娇俏道,“回来的路上我就买了,才送到李大娘家去了的。不过她死活不收,说咱家正遭难,邻里之间搭把手是应该的。我寻思着要不索性缓缓,等到过年再给她送份厚礼,好生谢谢人家。”

施老爹连连点头,“很是,应该。”

蕙娘拆了原做礼物的一盒桃酥,给爹娘递上,“您二老定是饿了,先吃两块垫垫,我这就去做饭。”

施老爹却不肯接,“我们不饿,你收着留给念福吃去。她小孩子家家的,连吃了这些天的苦药,定是难受得很。你忙活这半日,定也饿了,先吃了再去做饭吧。”

蕙娘却不依,硬是给爹娘嘴里各塞了一块,这才得意洋洋去了隔壁。二老相视一笑,只觉从嘴里甜到心里。

只是蕙娘见了女儿,还没来得及堵上她的嘴,就见她问,“娘既已去了欧阳家的厨房帮忙,有没有上下打点一二?”

蕙娘一愣,“打点什么?”

女孩略带嗔意道,“娘怎么连这个道理也不明白?你是新人,又得了他家老太太的照拂,难保旁人不会眼红。先使几个小钱,买些糕饼果子笼络人心本是人之常情。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就是心里有十分不满,也不好在面上带出来了。”

嗐!蕙娘抬手在女儿面前一挥,满不在乎的道,“我说你这丫头,真是比你姥姥姥爷操的心还多,难怪这小身子骨一直养不好。人家那样的大户人家,能看得上咱们买的几块破点心?拿出去别笑掉人的大牙!再说了,我拿的钱是欧阳家的,又不是这起子奴才的,犯得着讨好他们么?”

女孩一哽,“那娘您好歹去给他家三太太跟前讨个好卖个乖吧,她不想留你,人家老太太留了你,省得人家记恨上你。”

“你这丫头越说越奇怪了。那三太太不留我,老太太留了我,你不让我讨好老太太,反倒去讨好三太太,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娘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弯弯道道!你听你娘的,好生保重自个儿的小身子骨,你娘不知少操多少心呢。快吃!”

女孩的嘴被蕙娘果断塞过来的桃酥堵上了,无奈的眨巴眨巴眼,张嘴,开吃!

几场雪过后,一天冷似一天了。

很快入了腊月,家家户户都开始忙年,蕙娘在欧阳家帮佣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常常是天不亮就得出去,干到黑灯瞎火才能回来。

幸而是在家操劳惯了的,倒也给她撑了下来。只是看她每每一进家门,就累得哈欠连天,连筷子也提不起来,爹娘女儿俱都心疼不已。

好在女孩年轻,恢复得快,虽然后脑给狠砸了一下,但并不算太重,将养了大半个月也就能起来帮忙了。

只是蕙娘心疼女儿,大冬天的怎么也不肯让她浸在冷水里洗衣做饭。虽每日已经这么辛苦了,却还是早早起来,料理完家事,做好一天的饭菜才走。只让女儿在家伺候着二老,熬药热饭便罢,坚决不许她出门吹风受冻。

只这样一来,她就更辛苦了。人望着就瘦了下去,成天顶着两只黑眼圈,显得又累又乏。见此情形,施家二老时常背地里抹泪,深恨帮不上忙,拖累了女儿。

可他们年纪大了,火灾时又为了护着外孙女,烧伤严重,兼之天又冷,就是再心急,那伤口恢复得也慢。幸亏外孙女伶俐,瞧出老人心结,时常说说笑笑安慰二老,才稍解了些心中愁苦。

这一日,正是腊月二十一。

眼看中午好不容易出了日头,女孩忙把全家人的被褥抱到院子里去晒。在最后收拾自己床铺时,忽地从枕头里抖出一个小荷包,叭嗒一声掉在地上,还挺有些声响。

女孩好奇的打开一瞧,见里面居然还装着几块碎银并铜板,当下想想,拿进屋交给姥姥姥爷,笑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还以为咱家真是一穷二白呢,没想到还是有余粮的。”

谁知二老见了这荷包,却是相顾无言,半晌,施老爹才长叹一声,“到底咱们施家的男人,还有一个有良心的。”

见女孩疑惑,施大娘反觉奇怪起来,“这是你给你阿贵弟弟做的荷包,你自己怎么反倒不认得了?我就奇怪怎么咱家烧了,连装银子的匣子也找不到了,想来定是被你那不争气的舅舅舅母偷去的。这银子定是阿贵走前私拿了来,藏在你枕头底下的。他一向肯跟你好,把钱藏你那儿也不奇怪。”

女孩表情微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就遮掩过去,“怪道我瞧着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想来是脑子被砸了,连记性都坏了。”

施大娘听了忙道,“你小孩子家的,本来神魂就没长全,更何况这回给砸得这么厉害?等到你娘过年放了假,带你去王母庙里磕几个头,让王母娘娘保佑你神魂齐全,回头就好了。”

施老爹听得也连连点头,又问施大娘家里还有没有头巾,让女孩赶紧系上,生怕冷风吹到她头上的伤处,落下旧疾。

看二老毫无保留的一片慈爱之心,女孩背过身去时,不由悄悄红了眼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