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到康熙后宫

康熙二十年五月

“小主,您的病才刚好,可不能出去,万一再染了风寒,那就糟了。”

小宫女桑珠一脸关切的说道,生怕床上病歪歪还未好全的人下床再受了风,染了病。

幼清笑笑说道:“屋子里太闷,我就在门口坐会儿总行吧!再说,这五月的天,哪能染风寒。”

桑珠还是不放心,絮絮叨叨道:“小主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总这般和奴婢反着来,咱们门前冷清,您再病一次,太医院怕是真要将奴婢拒之门外了……”

幼清被她念叨的脑袋瓜子嗡嗡的,桑珠是幼清穿越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宫女,很是忠心,就是话有点多。

原身跟她同名,都叫幼清,她叫舒幼清,原身叫舒穆禄.幼清,从姓氏就能看出来是满族人。

舒穆禄氏算是满族大姓之一,可原身的阿玛只是一个被边缘化的礼部员外郎,靠着原身的郭罗玛法也就是外公得了如今的地位,后来她外公被友人牵连,她额娘身子不好不久后便去了,她阿玛随后娶了新妇进门。

可想而知原身在家过得是什么日子,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原身那个阿玛对原身不管不问。

索性身份够的上选秀,原身知道落选的后果,就可劲的表现,最后选上了,留牌子在宫中,被封为最末等的答应,原身已经满足,比起被后娘和亲爹送去给人做填房或者给能做她爹的人做小妾,进宫做答应,她觉得算是熬出来了。

她进宫的时候,后娘吓得要死,生怕她在宫里得势后报复她,所以一点银子都没给她,她那个阿玛耳根子软,听她后娘说了几句她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也没给她什么。

原身可谓是身无分文进了宫,没银子打点,进宫后就坐了冷板凳。

好不容易该轮到她侍寝了,结果她竟然病了,十分的凑巧。

病了一次,这绿头牌自然就撤了,然后就再也没能再放上去。

原身进宫更多是为了躲避后娘和阿玛的算计,不想嫁人做填房或委身给老头做妾,不侍寝就不侍寝,总归也能过上安生日子。

结果这安生日子也只是原身的“自以为是”,进了宫,哪里还有什么安生日子可言,末位的答应,还是个不曾侍寝的答应,生了病太医都不一定能请的过来,吃药虽然不要银子,但是她连打赏的银子都拿不出手,也别想太医用心为她诊治。

病一直没好,整日病歪歪的躺着,熬日子,最终将自己熬走了。

再然后,就是现代的舒幼清活过来了。

舒了口气,幼清道:“总待在屋子里闷得慌,在门口晒会儿太阳也是好的。”

桑珠拗不过幼清,还是答应了:“奴婢给您搬张椅子在门口。”

幼清露出了笑脸:“桑珠最好了。”

语气软萌娇憨,说不出的悦耳动听,桑珠耳根微红。

“小主您稍等婢女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桑珠动作麻利,没多久手里搬着张椅子过来了,随后她扶着幼清去了门口的椅子上坐下。

五月的天,不算太热也不会太冷,恰好的天气,春光明媚,阳光和煦,幼清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的是这椅子有些硬了,硌得慌,要是换成躺椅就好了。

她的一应吃穿用度都要走内务府,没银子,又没宠,内务府怎么会搭理她,别说额外要个躺椅了,不克扣她应得的用度就是好的了。

躺椅对如今她的来说自然也就是妄想。

椅子虽然不舒服,但是太阳晒的舒服啊!幼清让桑珠拿了一个软枕垫在椅子上,靠着,幼清迷迷糊糊睡了一觉。

醒来后有种今夕何年之感,她便开口问道:“桑珠,什么时辰了。”

“小主,快到午时了。”

幼清摸着肚子,有些饿了。

“去膳房看看,若是可以,午膳的荤菜要一道八宝鸭。”

清朝期间的调料已经很丰富了,膳房的厨子们总能将这些调料的作用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调料加上新鲜的食材,前些日子吃了一道八宝鸭,那味道,真是说不出的鲜嫩可口,让人念念不忘。

若不是她病为好全,肠胃经不起折腾,她恨不得天天吃,吃到腻歪为止。

桑珠听说她要八宝鸭,笑着道:“是,小主。”

幼清这些日子一直病着,胃口不怎么好,能吃下东西就是好事。

桑珠扶着幼清进了屋,然后才去膳房说午膳的事情。

屋子里只剩下幼清一个人,很安静,这个时候幼清在脑海中唤了一声:“系统,身子虚弱怎么做才能改善。”

系统冷冰冰的回答:“根据系统扫描检查,宿主这身子本该没有生机了,系统的能量虽然能够保证你不死,但是想要改善体质,需要阳气。”

幼清不解:“阳气?什么意思?”

系统:“阴阳调和,女为阴,男为阳。”

幼清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你是说需要男人才能有阳气??”

系统:“严格来说是这样。”

就在幼清震惊的时候,系统又继续道:“作为阴阳系统,如今阳气不足,系统没办法循环,系统只有阴气,阳气不足,保你不死已经是万分难得了。”

病歪歪的身子,整日虚弱无力,不会死,但是难受啊!

“你说,需要男人做什么,总不会要男欢女爱才行吧?”

真要是这样,那这系统的名恐怕是取错了,应该叫淫阳系统才对。

系统赶紧否认,它可是正规统统:“那倒不必如此。”

幼清松了口气,不是这样就好。

系统来了个反转:“但是,男欢女爱也是个捷径。”

后宫就康熙一个能跟她男欢女爱的男人,可是她这样,去勾搭康熙,太难了,若是有其它路,她绝不会走攻略康熙的路子。

“除了男欢女爱,可有别的获取阳气的法子?”

系统道:“自然是有的,不过对你来说有些难,待在正常的男人堆里也能获取阳气,你也知道,你身处后宫,这事怕是难了。”

幼清听系统这样说,顿时有些绝望:“别人的系统有商城还有空间,还能学习各种神奇的技能,得了系统那就是天下无敌,你倒好,一个病弱都没法子,你们系统之间就不知道比比能力吗?不知道拼业绩吗?”

系统委委屈屈道:“我也不想,我是阴阳系统,可是来的途中出现意外,丢了一部分,如今没办法稳固阳气,只能现取现用。”

幼清被系统气坏了,他还委屈上了,要不是这系统,她一个大好女青年怎么会无缘无故穿越到大清康熙的后宫,自由没得了,健康也没得了,简直要命。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统统委屈:……

统统也没办法……

幼清也委屈:“要你何用!!”

人道毁灭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