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黑暗中的窥视

其实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古莱香,古莱香真是个傻子,原本她应该一直沉睡下去或许直至灰飞烟灭也不一定。

但那日不知为何,闻到古莱香的血液后,她的一丝精魂从封印中漏了出来,飘出神庙,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幸好真正的古莱香已经死了,不然她夺舍她人身体就是犯下杀孽,会遭雷劈的。

…………

天香莲活了,便不在多管,继续往里面走,晃荡了半个小时,食也消得差不多,她还得回去做作业。

想到这,刚才那开心劲又没了,万恶的作业,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烦人的事情。

古莱香走后,对面阳台上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黑暗中看的不是很清楚,那人不知道是刚站在那里,还是一直站在那里。

漆黑的暗夜里,男人晦暗不明,薄唇紧抿,眉眼微皱,略有疑惑,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那个小女孩,靠着一双手救回了一朵快谢掉的花,她是如何做到的?

第二天,古莱香在睡梦中,突然听到铃声,吓的她惊跳起身。

昨晚她做作业到十二点多,她就是怕第二天起不来,特定了五个闹铃,结果还是一个都叫不醒她。

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她心急如焚,加快了洗漱的速度,争取两分钟搞定,连最爱的早饭也不吃,拿起书包就飞奔出门,不料在门口撞上了正要出门的古乾宇。

古莱香脑子里’嗡‘的一声’糟了‘,她立马乖巧地站好,甜甜地叫了一声“二哥。”

这是古乾宇回到家听得最舒心一句最诚心的一句了“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燥燥。”

古莱香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头,古家是大世家族,规矩多的要命,偏偏她还记不住,她懒散惯了,突然被这么多规矩束缚起来,她表示做不到。

心想这次怕不是要完蛋了,被二哥抓到不被他训着掉几根头发,他是不会罢休,可她快要迟到了。

看她那那个跳脚样古乾宇勾起嘴角,她的闹钟都是他关的,只留下一个,就是要教训她敢不听话,整不死你。

“还不快走,要迟到了。”古乾宇看了看格拉F手表出声提醒她,还想等挨骂的是吧。

“啊?哦,谢谢二哥!”二哥这么好说话?古莱香反应过来看了看天,没有下红雨啊。

扬起大大的笑脸,觉得二哥终于干了回人事,她飞奔过去跳进司机大叔的车,叫司机大叔快点,她要迟到了。

“慢点开”偏偏讨厌的二哥来了一句。

古莱香坐在车里气愤地锤了一下真皮座椅。

司机大叔笑了笑“小姐,你也别生气,这个点再快也会迟到,二少爷担心开快了不安全,这是担心你。”

古莱香撅起小嘴道“才不是,他就是想让我迟到,好让我被老师罚站。”

司机大叔笑笑不再说话,专心开车,其实只要她告诉老师她的身份,他相信在帝都没有哪个老师敢罚她。

古莱香到学校时,学校大门已经关闭。

很好,她又迟到了。

古莱香情绪不高低着头慢吞吞地从小门进去,跟门卫爷爷打了声招呼,门卫也没有拦她。

看着她背影摇了摇头,这个月迟到多少次了?他忘记了?

这女孩跟他孙女一个班,一年到头不知道被罚多少次,每次不是迟到就是考差了。

考试月月倒数第一,不是罚站就是被罚捡垃圾,学校也给她安排了辅导专员,可她那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慢慢的老师也放弃了,不再对她抱有期望。

古莱香来到教室门口蹲下身,听着里面老师的讲课声,她心口紧缩,今天第一节是数学老师,更要命。

古莱香像条毛毛虫一样往后门磨蹭过去。

她轻轻地扭开门把手,悄悄地打开一条门缝,单眼看着里面的情况,等到老师转身到黑板写字的时候,她把门开到可以容纳她身子的大小钻进去。

后面的几个同学发现她,大家装作没有看到,默默地转回头去看老师写题。

古莱香轻轻的把门关起,祈祷不要被老师发现,正在她以为可以安然地坐回位置时,一个女同学站起身打了小报告“老师,古莱香又迟到了。”

打报告的是周睛,平时就与古莱香不合,在周晴看来古莱香就是个心机婊,整天摆出一张纯真不谙世事的模样,吸引同学的注意,明明就是那么有心机的一个女人,偏偏个个都还那么相信她。

有心机就算了,每每考试倒数第一,拉低班级的平均分。

班上的同学非但没有怪她,还耐心的一次又一次的给她讲解,对她很是照顾,偏偏讲了,这个女人下次还做不对,这明显就是故意的,别人看不出来,她看的可是真真的,迟早有一天她要揭露她伪善的真面目。

周晴成绩在班级属于中上游,家里有几个矿,在老师面前很会做人,吃饭送礼没一个落下,老师对她也颇为照顾。

她平时在班级对同学极其霸道,专欺负那些没钱没权的学生,听说她还会些拳脚功夫,一般人不敢跟她杠,也不愿意跟这种人扯上关系,大家对她是能避就避。

数学老师听到声音停下正在挥洒的马克笔,慢慢的转过身,看到古莱香低着脑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安静地等老师发落。

数学老师的脸色很难看,老师的脸色越是难看,周睛心里就越舒坦,她就是不要让这个女人好过。

“古同学,你为什么又迟到。”数学老师“啪”的一声,重重的把马克笔摔在讲台上。

那声音吓得古莱小身板一抖索。

“对....不起,我....我起晚了”古莱香实话实说,小手紧张摩搓着书包的带子,看起来她很怕这个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大半只腿已经踏入大爷行列,勉强称为晚年大叔,他面无表情,声音严厉,一对吊角眼正满眼怒火的看着她,恨不得把她焚烧待尽了。

“起晚了?呵,古同学,你当学校是什么,你想来就来,想迟到就迟到吗?你这个月迟到几次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迟到,所有同学都得停下来给你行注目礼,你浪费大家多少时间,你起晚了?你每次考试都垫底,人家努力学校到十二点的同学都没有迟到,你跟我说你起晚了。”

在他看来这位同学迟到就是惯性,借口都懒得找,一个月30天至少有15天是迟到的,这行为非常恶劣。

有些同学想站起来为古莱香说句话,但被同桌拉住了,这个时候帮话,只会让古莱香罚得更加严重。

毕竟大家都了解数学老师的脾气,虽然他教学很好,但人也势利,除了那些有权有钱的人他不敢得罪,那些平庸一点的学生,做错一点小事,就会被无限放大,会被他批评的体无完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