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是大伯和亲奶奶

当时,贾语冲了出去,一把揪住老太太的衣襟:“我妈不是难产?是你和三大爷害死的?”贾语刚刚要再质问,后脑勺被贾和贵重重地打了一棍,人就倒下了……

其实,当时贾语突然出现,贾和贵和老太太都还是吓一跳的,但是,随后,贾语质问贾老太太,贾和贵便拎起院角的棍子,朝着贾语的后脑勺重重地打去,贾语立马就失去知觉了……

贾语倒下后,贾老太太觉得,这样拖去医院医治要花钱,醒了还指不定又揪着她不依不饶的,还不如就这样永远不省人事。

贾和贵也觉得这都不知道是死还是活的,万一是死了,别人问起怎么说?假如活过来,这三叔勒死和货媳妇不是就曝光了?他刚刚想以后都拿这事找他三叔要钱呢!

于是,贾老太太和贾和贵便想着左邻右舍都不知道,偷偷拉去十里岭埋了算了。

所以,才有了现在贾语被贾和贵和贾老太太拖来活埋的情景。

一路上,贾语被拖到现在才痛醒过来,只是,这次醒来已经是前世今生了。

全身的疼痛都在告诉贾语,她的确是活着,还活在被亲奶奶和大伯活埋的时候。

“埋深一些,只要老二不去报警,咱们这也可以说,压根儿就没有看到这丫头回来!”贾老太太在一旁指挥着,道。

“嗯嗯,妈说的对!咱也不用担心和货,就和货那个怂样,哪儿敢报警啊?再说了,就是他想报警……”贾和贵停下手中的铲子,嘿嘿一笑,“只要妈你一句话,和货就跟狗一样趴着了,哪儿还会要报警?”

贾和贵得意地说着,贾老太太倒是呵斥一声:“他是你弟!”

“是是!那个货是我弟!”贾和贵笑嘻嘻。

……

这就是大伯和亲奶奶!贾语缓缓地睁开眼又闭上。

虽然早已习惯贾老太太和贾和贵的恶毒,但是,现在贾和贵和贾老太太的坏,仍然让她觉得胸闷气短,整个人很难受。

贾语记得前世的时候,她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跃而起,把贾老太太和贾和贵一顿胖揍,贾和贵屁滚尿流,老太太哭天喊地。

当时,贾语以为在十里岭这荒郊野岭之中,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知道,便就只顾一边扮鬼吓唬,一边痛快淋漓地揍人,谁知,她被他们拖来活埋没有人发现,揍了几下“杀人犯”,就窜出一个路过的少年。

这少年一把扯住她,说:“年纪轻轻的,居然扮鬼吓唬老人,暴打老奶奶?!”

当贾语要解释自己才是真正受害者的时候,老太太趴在地上,哭着说:“年轻同志啊,我这个孙女把我拖来要活埋呐!”一把鼻涕一把泪。

“年轻人,我看到我妈被自个儿侄女拖来,一路追过来……谁知,最后也是被这个死丫头给打伤了啊!呜呜……”贾和贵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嚎。

贾和贵说的自家侄女就是指贾语。

于是,那个少年便报警了。

那个少年对警察说,他路过,听到里面哭声,便顺着哭喊进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在暴打这中年大叔和老奶奶。

同时,贾老太太趴在地上哭天喊的更加卖力,贾和贵捂着胸口,说自己被打成重伤。

警察便把贾语带走问话了……

贾语坐牢是好多天后的事,村里镇上到处都沸沸扬扬她暴打大伯,要活埋亲奶奶的事,老太太又去警察局报案,说贾语已经满十八岁,这往死里打大伯,要活埋奶奶是属于杀人罪,虽然杀奶奶未遂,大伯也还没有死!

警察也说:“埋人是犯罪,打人也是犯法!这打的还是亲大伯,要埋的还是亲奶奶!”

贾语的父亲贾和货赶过来,二话不说,给了贾语二个耳光。

身心俱疲的贾语,当时一句也没有反驳,于是被坐实故意杀人了……

贾语从小到大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年年成绩名列前茅,十一年的寒窗苦读,都快高考了,她也很有信心能考上好大学……却因为这事,臭名远扬,被学校开除,被收监坐牢。

前世从十八岁一直到三十二岁才出狱,这还是她在监狱中表现好,提早出来的。

在监狱N年,窦娥冤都没有她冤。

贾语想起就叹气。

前世她的人生就是,十八岁坐牢,三十二岁出狱,出狱后一边努力打工,一边努力自考大学,学成三十五岁,刚想全职赚钱养家糊口,父亲在工地上,从三米高的手脚架摔下来,心肺出血,急需动手术,她一时没有凑够钱,原本想网上高利贷款,结果看到一则百万买肾的帖子,于是,线下联系,原来是风氏董事长风朗旬肾衰竭,需要肾源,贾语拿了准备卖肾。

做完检查都很匹配,贾语原本以为,这个就是她捐了一个肾,然后,拿了钱走人的事儿,谁知道,捐肾的第三天,风氏集团刚上任的CEO风墨轩过来说,他爷爷让她嫁入风家,嫁给他!

这位大长腿,高冷气质的风氏集团CEO,冷冷地说:“结婚登记,剩余的九十万立马打给你,不结婚,定金收回,肾白捐!”

干脆利落!

贾语目瞪口呆。

风氏集团刚刚上任的CEO,是风氏集团董事长的孙子,也是风氏集团唯一继承人。

听说,才从国外留学回来,是法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大家都说,是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出类拔萃的商业精英。

有颜有钱还有学历!

这样一个大好青年,这样一位钻石版的大佬要娶她?!哦,是他爷爷风氏集团董事长让他娶的。

风氏集团上市公司,涉及各个行业,不找个门当户对的,找她这个没了一个肾的,还坐过牢的大龄剩女?

先前,贾语是不信的!

但是,随后,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风氏集团CEO拉开他银灰色的劳斯莱斯车门,说:“上车,咱们去民政局!”

贾语这才认真地打量这位商界精英。

长的高冷、英俊,不像傻的!说不和他登记就不给钱,也不像说假的!

这都捐了肾还不想给钱?定金都给她爸看病了,还想收回?贾语撸起袖子想揍人,结果看到风氏集团CEO早早摞起袖子,露出的胳膊比她大腿粗。

形势比人强!

于是,一夜之间成为风氏集团总裁夫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