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我真的很弱的

另一边,同样推测着严棣实力的还有秦悠悠。

严棣刚才并没有亲自动手,但经过夜如年身边时瞬间散发的气势十分可怕,以秦悠悠的见识看来,至少也是武尊级别。

可是这么年轻的武尊……秦悠悠的心理严重不平衡起来,他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二十来岁就成了武尊吧?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略过严棣本身的表现不说,就今日他派去动手的那些手下,看上去也至少是五、六品的武者,能够让这样的人心甘情愿听他驱使,要么他本身身份高得吓人,要么就是他的实力极其强大。

听他的口气是相月国人,而且言谈中似乎相月国就是他家的一般,那很有可能是相月国皇族中人,难怪视人命如草芥,说杀便杀。

秦悠悠不会同情追捕伤害她的人,不过对于出手血腥狠辣的严棣,同样心生戒惧疏远之意。

自己才在多丽国吃了大亏,别到相月国再倒霉一回,想到这里秦悠悠更加庆幸自己先前没有对严棣吐露身份。

这家伙分明是个杀人王,她还是尽快找回自家两只灵兽,闪得越远越好。

秦悠悠一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直到前面的严棣停下脚步。

“你会不会骑马?”严棣忽然转身问道。

“啊?马……马?!”秦悠悠元神归位,听清楚严棣的问话,也看清楚面前多了一匹很高很壮的红马,声音顿时高了八个调。

她小时候曾经贪玩去骑别人送给师父的一匹小马,结果被直接从马背上摔下来,差点把脖子摔断,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才伤势痊愈,从此再不肯靠近马这种恐怖的生物。

严棣不明白她在激动什么,也懒得再征询她的意见,径自翻身上马然后一手把她拎起来放到自己腿上。

秦悠悠被吓得几乎要放声尖叫,她讨厌马,尤其害怕这种坐在马背上离地好几尺随时会被摔下去的可怕感觉。

“我、我、我不要骑马!”秦悠悠用力挣扎要回到平地上去。

严棣沉下脸色冷喝道:“闭嘴,不许动!”这个女人一点不明白她坐在男人的腿上乱扭乱动对男人的自制力是多大的挑战。

严棣不知不觉散发出的威严令人打心里害怕,秦悠悠被定在原地,理智稍稍回笼马上逼出几滴眼泪呜呜哭道:“我怕,我不要骑马……”

严棣皱了皱眉头不理她,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提缰,身下的红马如离弦的箭一样往前奔跑起来。

秦悠悠大惊失色,也顾不上装哭了,几乎四肢并用地揪紧了严棣,唯恐下一刻就会被抛到马下。

眼前这个哪里是什么恩公,分明是个恶棍!

秦悠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马的,她身体伤后本来就很虚弱,惊吓之下全身紧绷,在马上颠簸一阵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躺在床上,身上的骨头仿佛散了架,好半天才费力地推被坐起。

远处依稀传来狗吠声与更夫敲打竹梆子的声音,大概是三更了。秦悠悠扶着床头想下床点灯找水喝,眼前忽然火光一闪,明亮了起来。

严棣的身影出现在昏黄的灯光之中,秦悠悠迟疑了片刻,试探着道:“恩公,这么晚了,你……”严棣仍穿着白天那身衣袍,秦悠悠靠着这点迅速肯定了他的身份。

三更半夜潜入女子的房间,他想干什么?!

严棣默然给她倒了一杯茶递到她手上,道:“你就这么怕骑马?”

他原本以为她是装的,直到她在他怀里晕了才发现她是真的害怕,看到她张惨白的脸,他竟产生了一些类似后悔愧疚的情绪。

幸好她只是惊吓紧张过度,伤势也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我小时候从马上摔下来过,我很怕很怕骑马。”秦悠悠老实道,希望恩公大人放她一条生路,别再强迫她骑什么见鬼的马。

“喝完茶吃些点心继续睡,你太弱了。”

公事公办甚至带着嫌弃的口吻,把秦悠悠对他深夜潜入女子房间的质疑打得粉碎。

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你说他半夜进入女子寝室欲行不轨……秦悠悠觉得自己想太多,说他半夜去杀人还像样些。

一口暖暖的茶喝下去感觉好多了,秦悠悠抬眼瞄了瞄发现灯下空无一人,严棣已经不知去向。

她还想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八塞镇有多远,还有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呢。

真是个怪人!莫非半夜特地来看她有没有踢被子?

梁令伺候严棣洗漱后退出房间,经过秦悠悠房门前不自觉停住脚步,深深看了一眼。

主人竟然要亲眼看见这女子醒来,确认无事才回房休息,这等“殊荣”从来没有人能够享受,主人对这女子什么心思,已经很明白了。

次日清晨,秦悠悠张开眼睛终于看清了自己身处的房间,不由得暗暗吐了吐舌头,这样豪华的房间别说客栈不可能有,就算在普通富豪之家也难得一见。

大到她昨夜睡的那张沉香雕花床,小到窗边花盆下的白瓷托盘都颇有来历。

那位恩公恐怕真的是相月国皇室中人,自己被这样的人救了,不知道是祸是福。

门外传来敲门声,恭敬的问安之后走进来两名小丫鬟。

“主人命奴婢前来伺候姑娘更衣梳洗。”两个小丫鬟身上穿的也是绫罗绸缎,比秦悠悠这位一身粗布衣裙的贵客像样多了。

她们带来了从里到外全套新衣还有钗环脂粉等等,看上去素雅却没有本件俗物,秦悠悠在这方面研究不多,但也看得出来这一堆东西肯定不是便宜货。

秦悠悠自忖不过是严棣随手从江里捞起来的倒霉鬼,他是钱太多了不当回事还是对她有所图谋?哼哼,她还是快些脱身的好。

“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八塞镇远不远?昨天我是什么时候到的?”秦悠悠问道。

“这儿叫八归镇。奴婢们今早才被送到这儿来,其他事情都不太清楚呢。姑娘等会儿见了主人就知道了。”两个小丫鬟笑眯眯的,有问必答,不过以废话为主。

秦悠悠问了几句就懒得再问了,闭起嘴巴任由她们摆布打扮,她们不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得了命令不许多说话罢了。

算了,他们喜欢玩神秘就随他们去吧!她等会儿见到严棣就向他提出要离开的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