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杀人不眨眼

夜如年突然到来原本也只是例行巡视,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十日,主人要找的那个女子如果没死也早该逃得不见踪影,不过才踏上码头他就感觉到有些不对。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严棣身上,自然也顺道看见了被他搂在怀中的秦悠悠。

秦悠悠戴着帷帽而且脸朝严棣方向,夜如年看不见她的容貌,不过就算看见也不认得,秦悠悠从来不是易容就是戴着面具示人,可是她的身形夜如年太熟悉了,他在暗处见过无数次,更亲自随同风归云追踪了她整整一夜,只一眼就能确定她定是主人急着要找的人。

秦悠悠也感觉到他的视线,顿时身体僵硬心头冰凉,一时忘了鼻尖传来的痛楚,更忘记了严棣与自己过度亲密的姿势。

“别怕。”严棣的呼吸轻轻拂过她的耳边,温热的手臂圈住她的肩膀,抬头漠然望向夜如年。

夜如年面沉如水举起马鞭指了指秦悠悠冷声道:“她是我多丽国皇上亲自下令通缉的重犯,阁下请将她交给我们,本官一定会重重酬谢。”

他虽然勇悍过人,但也不想轻易与面前这个看不清深浅的男人为敌,所以说话中留了余地,希望对方可以顺着台阶下来,免却一场激战。

严棣的手掌仿佛无意识地慢慢摩挲着秦悠悠的肩膀,语调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情绪:“她现在在我手上,就是我相月国的人。”

秦悠悠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吸口气,从刚才严棣忽然把她拉入怀中起,她就感觉到这个男人想保护她,不管来的人是谁都不会将她交出去的。

可问题是,他有这个实力吗?

夜如年那边除了他本人,其余四个黑衣人看上去都不是弱者,很有可能都是三品以上的武者。

修武之人一般分为九品,一至六品都称为武者,突破晋入七品即被奉为武尊,传闻九品之外尚有更高的层次,不过那样的人凤毛麟角,几乎都只是传说。

三品以上武者已经不弱,称得上是高手,民间有个别号叫“百人敌”,顾名思义那就是有对战百人不落下风的实力,至于夜如年这类无限接近七品武尊的人物,等闲应付数百人合击都不成问题。

身前这个男人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以一敌五外加带上她这个累赘想安然脱身,可能吗?秦悠悠深表怀疑。

夜如年沉下脸色道:“阁下是相月国人?未请教高姓大名。”一边说一边向他身后的四名黑衣人摆了摆手,四人纵马将码头进出的道路封住,其中一人更向天发出一枚信号焰火。

严棣搭在秦悠悠肩膀上的手顿了一顿,秦悠悠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在打量她,心里很是莫名:别人问你名字你看我做什么?人家都招呼同伙来这里增援了你怎么一点儿反应没有啊?

她真的不认得我……严棣心里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恼怒。

“痛……”秦悠悠忽然觉得肩头上那只温暖的大掌变成了大铁钳,捏得她骨头都要碎了,忍不住失声低叫起来。

严棣怔了一下收回手替秦悠悠把被撞掀了一半的帷帽扶正,然后理所当然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前走去,仿佛完全无视夜如年的存在。

秦悠悠心惊胆战被他拖着往前走,不过片刻就走到了距离夜如年不足一丈的地方。

“挡我者,杀!”严棣语气平淡如故,仿佛在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甚至脚步都没有半分停歇。

砰!重物落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仔细听似乎是四五件重物同时落地,不过因为同时发生,听起来似乎只有沉重缓长的一声。

码头上忽然静得出奇,秦悠悠忍不住好奇稍稍掀起帷帽一角的黑布,结果见到无比血腥的一幕——夜如年左手边的两名黑衣骑士被人一刀腰斩,上半身滚落马下,下半身还在马鞍上稳稳坐着,鲜血喷涌内脏碎肉飞溅。马匹旁边不知何时各多了一名幽灵般的青衫男子,手握长刀,刀光如雪,雪刃上血痕斑斑。

不必扭头秦悠悠也知道另外两个黑衣骑士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夜如年狰狞的脸孔惨白扭曲着,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拖住她一步一步往前走的男人,似乎连出手攻击的勇气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秦悠悠很理解他的感受,换了她在他的位置上,只怕比他更怂十倍不止。

那四个不是普通人,都是修炼多年的强者,竟然连对手的样子都没看清楚就被斩瓜切菜一样全数腰斩,下手对付他们的人境界比他们高了至少三品!

从衣服上看,秦悠悠认得出来这些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杀人的高手,正是刚才在船上站在她恩公身边的人。

她忽然觉得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掌变得如蛇蝎般可怕,她的恩公很强大而且一定大有来头,不过好像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道是谁率先惊呼一声,人们从眼前的恐怖血案中回过神来,尖叫着四散奔逃,码头顿时乱作一团。

在江面上巡查的多丽国兵士也反应过来了,纷纷大声吆喝,却没有一个敢将船驶回码头来协助缉凶。

“回去跟你的主人说,她是我相月国的人,如果不服,尽管到子夜城来。”严棣就这样拖着秦悠悠大模大样扬长而去,夜如年直到他们走得远远才颤抖着抬手抹了一把冷汗。

附近驻守的官兵见煞星离开,连忙跑过来表忠心献殷勤,其中一人道:“夜大人,我们是不是要派人跟上去?”

夜如年死里逃生,见了他们的嘴脸更觉厌烦,摇头道:“不必了,跟上去也是送死,除非我们有七品以上武尊级别的高手坐镇……”

“武尊?!”吸气声此起彼伏,对他们这些普通人而言,武尊跟神仙几乎是同义词。如果说三品以上的武者是百人敌,那真正的武尊就是千人敌,寿命据说最长的可以活到两三百岁,这样的人他们一辈子不见得有机会接触。

其中一名官兵结结巴巴道:“夜大人您、您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后生是、是武尊?!”那个年轻人气势很吓人,不过看上去顶多三十岁不到,这样就成了武尊?不会是夜如年怯战故意夸大对手的实力吧。

不止他这么想,旁边的官兵不少也是类似想法。

夜如年哪里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气恨道:“如果他不是武尊,老子会这么怂包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杀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