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上天把你送给我

多丽国与相月国素来不和,如果发现相月国的皇族核心人员在此,会发生什么事难以预料。

情势危急,严棣却没有丝毫震惊紧张之意,心情极好地挥手示意梁令出去替他全权处理此事。

不过片刻,所有人都退到船舱外,船舱里灯火摇曳只剩一片宁静柔和。

严棣的指尖慢慢抚上秦悠悠颈后嫣红的枫叶形胎记。就凭船娘从她身上取下的那些古怪小东西还有好几个风格各异的面具,已经足够他确定她的身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上天把你送到我手上的。”声音低沉如叹息。

秦悠悠昏迷之中感到颈上痒痒的,不由自主哆嗦一下扭过头来,苍白却依然美得惊人的脸孔展露在灯光之下,荏弱娇嫩吹弹可破,初生兰花一般惹人怜爱。

浅淡的笑容慢慢从严棣的眼中燃起,一点点蔓延到唇边,那张缺少表情的面孔因为微笑变得无比诡谲魔魅。

“真是个让我意外的惊喜……”

流连在秦悠悠颈上的手并没有离开,改而轻轻描绘起她细嫩的脸蛋,严棣的笑容越发开怀满意,也……越发恐怖。

秦悠悠没能看见严棣这稀有的笑容,不过根据她日后对严棣的形象描述,也不难想象严棣笑起来有多惊悚——他不笑的时候可以把小孩吓哭,笑的时候……连大人都吓哭了!

秦悠悠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她很小心地没有马上张开眼睛。

身体内明显的空虚无力把她郁闷得几乎想放声痛哭。虽然她不是太用功,但也辛辛苦苦修炼了整整十年,一颗该死的化元丹就把她十年的付出化为乌有,早知道还不如不修炼什么见鬼的武道,省些时间专心研究自己喜欢的机关术。

可惜她再怎么难过沮丧,一切也已经成为现实,她现在更需要考虑的是眼下的处境与之后怎么躲过风归云的追捕。

秦悠悠只低落了片刻,就不得不再次振作起来。

她应该是被人救了,凭感觉是在一条船上,她记得迷糊之中似乎看见过一个陌生男人,不过她现在也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模样了。

风归云如果抓到她,一定不会选择走水路,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估计时间不会太短,救她的人能够带着她安然无恙避过风归云的追查,肯定有些门道。

她如今连普通女子都不如,要想平安脱险,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赖在救命恩人身边,等远离险地,她的状态也恢复一些了再作打算。

秦悠悠心里默默盘算着解释自己身份来历的说辞,顺道酝酿情绪待会儿好用力装柔弱小白花骗取同情。

师父说过,男人少有不好色不爱逞英雄的,英雄救美什么的,他们最喜欢了!

“既然醒了,就张开眼睛说话。”男子的声音忽然在床边响起,秦悠悠一口气没喘上来,当场被自己噎得咳嗽连连。

秦悠悠醒来不久严棣就发现了,这小丫头醒了却故意装昏,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严棣见她连咳嗽都有气无力,着实有些可怜,于是将她抱起来靠在自己怀中,在她背上抚拍数下替她顺气,又顺手把手上的热茶喂她喝了两口。

一旁的梁令看到这一幕吃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这么多年来他就没见过自家主人对人这么温柔体贴过!还好他是见过大风浪的,异色一闪即过,马上恢复正常。

秦悠悠缓过一口气,猛地发现自己竟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她被非礼了?!

她摇摇晃晃撑着身子退开,一边抬眼瞪向严棣,本想义正词严斥责对方举止轻薄,结果这一瞪之下反被对方的森然气势镇住,心虚气短起来。

面前的男人给秦悠悠的第一印象是严肃、很严肃、非常严肃!仿佛天生不会笑,一张脸绷得跟钢板似的,五官深邃轮廓分明,气势犹如一座巍峨山峰,孤傲刚强且冷漠沉凝。

那一双眼睛尤其可怕,看人的眼神恍若有形,似乎可以看穿所有伪装直指人心。

他脸上的表情太过“庄严肃穆”,没有丝毫登徒子的轻佻好色之态,注视秦悠悠的眼神犹如法官打量人犯。

秦悠悠当场忍不住自我怀疑起来,这么个石头一样的男人应该不会非礼她吧,一定是她太多心误会人家了。

两人对瞪片刻,饶秦悠悠向来胆大皮厚也有些受不住,同时也想起了自己的计划——她要装弱博同情求保护哎。

“呃,是、是你救了我吗?这里是什么地方?”秦悠悠马上收回目光,低头抱着盖在胸前的锦被怯生生问道。

声音有气无力,加上她这副柔弱可怜的姿态,满分!

严棣盯着她的发心,一字一字道:“你不认得我?”

秦悠悠一愣,她该认得他吗?

她飞快抬起眼睛瞄了严棣一眼,没印象啊!他们以前见过吗?

见过这家伙也不该认得出她,她平时不是易容就是戴面具,根本没几个人见过她的真正容貌。

还是这个男人很有名,是个人都该认得他?

秦悠悠虽然没答话,不过茫然的神情已经给了严棣答案。

严棣心中腾地生出一股怒气。

一年了,整整一年时间,他几乎动用了一切力量调查追寻面前这个小女子,而她对他竟然毫无印象!

她怎么敢如此轻忽于他?!

还是这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以为这样就能把她一年前干过的好事赖得一干二净?

严棣眉心的折痕不自觉地深了几分,秦悠悠在他的目光之下莫名其妙觉得有些发冷。可是她真的不认得他啊!

她认人的本事向来很差劲,对方身上如果没有什么明显特征,她一般都记不住。从前她与师父隐居之处附近的那个小村子也不过一百多口人,她能清楚认得记住的一半都不到,这还是经常接触的。

如果是偶然打交道的人,她基本上一转身就会把人忘得干干净净。

师父说她这是天生的没心没肺外加识人不清,秦悠悠只能自我安慰,她的脑袋是用来记住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的,惦记那些路人甲乙丙丁做什么?

她根本意识不到她这个“小缺陷”将会为她带来多大的麻烦……

◆◇◆◇◆

听了一遍醉花音广播剧社出品的《满朝欢》(就是《绮梦璇玑》啦)广播剧预告片,大魔王的声音很赞的说~~~~第一次听网文改编的广播剧,太强大了。

想听的可以百度一下哦,关键词“醉花音+满朝欢+广播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