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烧山逼虎

天一宗坐落在雍城,是北方最大的城池,属地辽阔,雍城的商贩也都背靠天一宗,所以在雍城只要是天一宗的弟子就极为安全。

这还是高无衣头一回看见修真界的市集,与从前旅游的南方古镇大相径庭,大路平宽,两侧屋宇建筑多高大阔朗为主,飞阁流丹,雕梁绣柱,旗帜招扬,坊巷桥头及隐僻去处俱是铺席买卖,熙熙攘攘,其中热闹繁华,几乎迷人眼。

茶楼酒肆,器具衣铺,多宝阁楼,叫人身处其中,茫然无措。

小人被杜仲牵着,手里捏着一串硕大红艳的冰糖葫芦,糖色反出的饱满光泽落到嘴里是十二分的甜蜜。修真界的山楂竟比她小时候去北方吃到的大山楂还要好吃许多,酸甜恰宜。

宗门厚道,弟子也知礼和气,租用宗门地方的商贩很是尊敬天一宗门的人,商贩见了穿着弟子服的杜仲都带着笑喊一句小师兄问好。

高无衣人小步子也小,杜仲很怕自己手一松就找不到孩子了,所以干脆将人抱在手上,好在他常年也有炼体,并不多费劲。

成衣铺的人见了杜仲抱着孩子进门连忙上前问候,“这位小师兄今个想要什么?新到了火焰兽皮做成的衣裳,保管小师兄穿上既不会臃肿不便动弹,又暖和,便是去极北之地也不怕那天寒地冻的。”

杜仲看他指着的玄色道袍摇头笑笑,“不了,今个是给我小师妹买件冬天的衣服和鞋子,你捡些小女孩穿的,要好看的。”

店里伙计看了看杜仲怀里粉雕玉琢的雪团子,懂了。

高无衣面色不善地看着那伙计拎出来的粉色小衣,扭头趴在了杜仲肩膀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伙计犹自解说着,“这可是我们店里卖得最好的小孩子的衣服啦。”

杜仲:“......有白色的吗?不然青色也很好。”

他记得高无衣来时便是一身青色衣裳,后来掌门不知从哪扒拉出两件赤色和白色的小衣服,无衣穿着都很好看,尤其白色衬她,说不出的合适。

伙计扯出一件白狐皮内衬的小袍子,上面滚着点点红梅,又拿了一双云纹红锦面的小羊皮靴,杜仲瞧着那精致的小衣便生了欢喜,想着小丫头穿着一定好看,便一气买了下来,收进储物袋里不提。

修真界兽类不少,故而皮毛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是小孩子穿的多些,等筑基之后便不再那么畏寒怕热了,许多火灵根修士冬日里也不过多套一件大袖衫罢了。

杜仲便是个单火灵根,所以点了丹火,走了丹修一脉。

高无衣趴在杜仲肩头,见杜仲给了灵石,便细声细气说了声谢谢。

一句话就叫杜仲心软了一滩,这么乖巧的小师妹哪里找呢。

伙计见两人要走,忙喊住了,“小师兄且慢,到了年下我们店铺有个抽奖活动,凡购买了商品的皆可抽奖,头奖可是一件上品法衣呢。”

杜仲便让高无衣去抽。

高无衣被带到圆盘之前,上面不同面积上分别写着上品法衣,疾步靴,最次的是一块灵贝。

灵贝便是修真界的贝壳,如同古代最早也是用贝壳为货币一般,只是此间的贝壳是数量极高,仅有成人大拇指般大的灵贝。高无衣此前见到之时还感叹了一句这贝壳光彩璀璨,十分好看。原来灵贝便是最基础的货币。

灵贝并不稀罕,平日里或许能用,可在买高阶物品时到底不够,点数也麻烦,于是便有了灵石,一千灵贝等于一灵石。

玄明便曾经给了她几块灵石让她想买什么买什么。其实在她眼里灵石有点像还未化开成玉的石头,里面含着天地之间的一丝灵气,修真界流通的灵石大多是没有棱角的,也不过成人大拇指大小,大小十分一致。

杜仲曾经告诉她灵脉之中高级灵脉外围是灵石,里面便是灵气浓郁,极为通透的翡翠灵玉,灵玉自然价高。高无衣揣测所谓灵脉和现代的玉石矿差不多。

“这位小师妹,请吧。”伙计指了指那个转盘。

高无衣在现代运气一直不太好,刮刮乐都从来没中过,此时便有些犹豫,回头看着杜仲鼓励的笑脸只好一鼓作气,伸手用力转了下转盘,好歹也中个一块灵石吧。

转盘缓缓停住,指针直指细细窄窄的几个字——上品法衣。

伙计傻了眼,高无衣和杜仲露出了如出一辙的笑容。

杜仲:不愧是小师妹!

高无衣:不愧是我!神兽受天地所眷顾真是不假。

“诶呦,小师妹可真是好手气!”伙计将两个人带到楼上的上品法衣区。

高无衣指了指一件织金海纹的赤红色窄袖道袍,仰头看着杜仲,“师兄穿那件肯定好看!”

杜仲常年穿着一套天青色的窄袖道袍,偶尔换换黑白二色的弟子服,原本也生得芝兰玉秀,所以素色并不压人,反而给人添了一分稳重。

可高无衣觉得,自己的这位格外细心的男妈妈,若是穿上重彩,定然也是风华绝代的。

伙计摸着胸口笑道,“小师妹不光手气好,眼里也是极好的,这件法衣可是金刚蚕丝缎融了赤晶石和璃金的,版型也好,你看着赤黑二色,极衬这位师兄。”

杜仲被说的都有点心动,低头看高无衣,“师兄平时在炼丹房里用不着这么好的,你选一件自己穿的好不好。”

高无衣摇摇头,“上品法衣自然不沾尘埃也难被腐蚀,师兄照顾我良多,这件法衣自然该给师兄,师兄常束着的黑色的皮护腕,也能配上这件衣服。师兄穿上这件衣服定然是英俊万分,一举登上天一宗美男子榜榜首。”

“好罢,好罢。”杜仲被说得笑了,伸手接过那件道袍,“那就借小师妹吉言了。”

小师妹可真好啊,杜仲带着孩子走出衣铺,心里格外美滋滋的,让益明那个老头子偷懒,现在可是我得了便宜。

“走,师兄带你吃好吃的去。“

雍城东市的全盛福烤鸭最好吃,宗门食堂的厨修虽然大部分菜都做得很好,如烤鸭和点心一类的却是不会有的。

烤鸭还未端上来,高无衣摆着短腿坐在高凳子上很是无聊地啃着最后一颗糖葫芦,杜仲取了一盅灵茶慢慢啜,一面慢悠悠听着旁人闲话。

“青莲宗这也太能瞒了吧?你确定你没听错?真的是在找神兽白虎?”

忽然拔高的声调冷不丁便入了高无衣的耳朵,她好奇地支棱起耳朵。

“你可小声点吧。还不知道真假呢,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老喜欢用计诓骗旁的人,神兽白虎又不是大白菜,神界都关了多久了,怎么会出现在我们修真界呢。”

神兽白虎两个词一说出来,高无衣的心便提了起来,她不动声色看了依旧慢慢啜茶的师兄一眼,挪了挪屁股,眼神却看向了窗外。

“你还别说,那姑娘说的千真万确找的是个白虎幼崽,可我猜着兴许是变异的雪腾虎幼崽也说不准呢,偏她口口声声说是白虎,差点把苍山给烧了。得亏我是个土灵根,她没瞧见我,不然只怕把我也烧了。”

苍山,这下千真万确了。高无衣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女主大人这是做什么妖呢。

许是讨论的声音打了,连杜仲也偏着耳朵多听了几下。

“师兄,他们在说什么呀?神兽白虎在苍山?”高无衣撂下捏着的竹签子,看向杜仲。

杜仲听得并不十分清楚,高无衣一句话让他瞪大了眼睛,一口茶水呛在嗓子眼里,“白虎现世?”

高无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可是神兽怎么会在人界呢。”

“对啊。”杜仲喘匀了气儿,正好油亮规整的片皮烤鸭端了上来,并一屉饼子和甜面酱子配菜。

杜仲没打算让无衣动手,三下两下包好了一个送到她嘴边。

只可惜小白虎此刻心思并不在吃上,有些食不知味,那桌人已经转移了话题,方才的只言片语里她只能知道大约是有人撞到青莲宗的一位女弟子要烧苍山逼出之前见过的白虎幼崽。

可真狠啊。她咽下烤鸭,高蛋白脂肪和甜味带来的饱足幸福感让她眯起了眼睛。

她仔细回忆着原文,女主是有戒中灵告诉她那是白虎神兽的幼年体,所以催促她赶紧契约了,女主最初也没有告诉男主。

可为什么女主如此执着呢,她机遇不少,又不是少了一只神兽就万事不能了。

现在做出放火烧山的事情可是崩人设了啊,高无衣在心里暗暗嘀咕,倒是跟玩游戏似的,想尽办法偏要拿到关键物品,不然就过不了这关。

或许不是女主,而是他的师父上报了宗门,所以宗门里的大佬寻虎不成就要抄家了?

一顿饭的时间小老虎心里已经想到了自己拒绝契约后的一万种死法,连杜仲都觉得这顿饭吃得格外沉闷,他刚要开口问,就看见小师妹放下筷子擦了擦还沾着甜面酱汁的嘴巴。

“师兄,如果咱们宗门发现了神兽白虎的踪迹,就跟刚刚那个修士所说的是个幼崽,会有人想把它契约吗?或者把它扒皮抽筋,做成什么神器?”

杜仲:?这个年纪的小孩脑回路都这么奇怪吗?

他向来算是稳重,很快稳住心神回答了小孩的问题,“自然不会,谁会想契约神呢,那是我们宗门的信仰啊。”

“小师妹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啊?”

高无衣歪了歪头,决定敷衍过去,“刚刚那些修士说的啊,那个人都放火烧山了还和我们一样把神兽供起来吗?说不定是想吃烤白虎呢,卷上皮子蘸酱吃?”

杜仲:还卷着皮子蘸酱吃,小祖宗你可闭嘴吧。

他决定不和幼崽一般见识,“走吧,我们去买糖炒栗子带回去你慢慢吃好不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