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开蒙

阅世堂新来一个四岁的小萝卜头,众人初见时都以为这是哪里来的爱作怪的老祖宗,仔细看了两眼才发觉只是个普通的小孩。

小丫头是药峰的关门弟子杜仲领着来的。

药峰无老祖,如今的峰主是从前客座长老的亲传弟子,玄明掌门同辈的师弟。

小弟子们虽然消息不灵,却也有很有见识的弟子,也就是“修二代”之流,进宗门年纪小,也被扔来磨一磨性子。

“那是药峰长老收养的弃婴,据说可能是私生女来着。”那个消息灵通的修二代小胖子正在掉牙的年纪,两颗大门牙已经空了一颗,说话都漏风。

一句话众人也就听懂了几个字,大致明白,这小丫头是药峰的人。

“无衣,你乖乖上学堂,回头中午下课师兄来接你。”杜仲蹲下身子,替无衣把头上那两个小蝴蝶结紧了紧,推了小丫头一把,“快去吧,和人好好相处,听先生的话。”

小胖子见众人都没听懂自己说出的这个大八卦,很有些沮丧,甩了甩手便往书屋里走了。

高无衣来修真界不久,还是第一次到天一宗的外门,和草庐很是不同,此处建筑更为阔朗,仅仅十几间大屋错落有致,青瓦白墙竹帘。

书屋气氛并不冷清,半大的孩子正是猫嫌狗弃之时,来上学之时也并无先生拘束,熙攘笑闹,很是热烈。

天一宗的氛围倒是真是很好,仿佛回到了最开始上学的时候,这里她无父无母,也没有压力。

高无衣心里倏然一松,原本心头沉甸甸的大石头仿佛被挪开了。

这一次,她好想肆意活一回。

杜仲事先给她指好了屋子。她上辈子是个社恐,如今到了修真界依旧不爱主动,只大步走向书屋,有意无视了周围人的视线。

她能感觉得出来,那些视线里有好奇,有惊讶,却没有丝毫的恶意。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书屋内很有些教室的模样,只是桌子下面的是条凳罢了。木桌上摆列齐整的纸墨笔砚都是宗门备下的,并无个人归属。

高无衣随意选了个前中排的位置坐下——大学时候抢座位的习惯,前排总是最后剩下的,后排也并不安全,当代年轻人的“中庸之道”大概如此。

学生们陆续进门,高无衣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番,进来的多半是七八岁左右的人类小孩,也有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龄却也都不大。

幼崽的眼睛总是天真纯净的,高无衣扫了一眼,似乎在修真界的人都格外顺眼些,没什么歪瓜裂枣,约莫这便是灵气的神奇之处。

不多时,便有一清癯修士走了进来,窄脸美髯,眉眼内敛深邃,气度沉稳,总有悲悯神色。细看长须之下是一张很有些俊秀的脸,一身简单的白襟纯黑宽袖布袍,道骨仙风,莫过如此。

修真之人大多长寿,容貌随着修为增高改变得便极为缓慢,元婴之时还可以任意改变自己容貌停留在几岁。故而修士真容大多年轻,不少资历深厚的修士便多留了胡子以示年纪。

掌门和药峰长老都不曾留胡子,两人容貌也极为端正,都是大气的国字脸,很像是她穿越之前的年轻版的父亲。

现在高无衣见了这个带胡子的修士实在有些新鲜。她在现代并不爱看剧,还是头一次看到留胡子也能这么好看的人。

许是察觉到了高无衣的注视,重明真人看向了视线的来源,一时也有些愕然,只是面上并未露出什么,很快就反应过来这边是掌门前两天传信于他的那位小姑娘。

高无衣,一个有趣的名字,他仔细看了眼那一下子坐得笔直僵硬的小姑娘,心里忍不住笑了,人也有趣,这么小却也实在有些机灵,却也不油滑,神色上可见尊重。生得更是格外灵透,年纪还小,稚气一团,却更添些造物的浑然成就,实在可爱。

“这节课,咱们来讲讲历史。”重明见人都坐稳了,掐算了时辰,一手挥出一个浮在空中的世界幻象。“这就是初始的鸿蒙世界,一片混沌。”

一下子,原先还有些嘀嘀咕咕的孩子们立刻不说话了,都被这一手幻象唬得很是激动。

瞧瞧,这就是仙术,多厉害呀!不愧是真人!

高无衣看着那一团深色,黑洞一般。随后似乎是爆炸,那一团黑洞迅速爆开,墨色之间出现了熊熊火光,绚丽的色彩渐渐出现,五光十色,光怪陆离,渐有星星点点扩散到了远方。

高无衣有些愕然,宇宙起源的大爆炸理论,科学修真,舍我其谁。

“混沌初开,星辰出现,化成了四大创世神。后,天地初开,孕育了世界万物。有人知道四大创世神是哪四位吗?”

修真界选出来的小孩子们很有些兴奋,不知有谁带头,七嘴八舌拼凑起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重阳很是欣慰,摸了摸胡子点头继续讲解,“对啦,四大神兽分管四方星宿,咱们天一宗主战,崇尚的便是白虎战神。”

堂下的白虎本虎有些发蒙,听着这个意思,四大神兽仅有四个,绝对不会再有第二只白虎,可是自己又是怎么回事?书中说她是神兽白虎的幼年体,这样来说,或许原来的白虎已经陨落了?不然怎会再冒出来另一只白虎呢,又或者原书并不全然的对,自己不是真正的神兽白虎?

“下面我们继续讲讲,我们世界后来由远古神物创造出了六大种族,有人知道六大种族有哪些吗?”重阳教书一向生动且喜爱互动,也是因为小孩子年幼好动,为了最大限度提高课堂效率也是煞费苦心。

“人、妖兽、鬼!还有神仙!”一个孩子大声回答道。

高无衣转头看去,一个缺了一个门牙的小孩,脸颊格外圆润,衣着鲜亮,想来家世不错。

“对啦,不过神和仙可是两类。“重阳笑笑,挥手幻化出六个种族的典型模样,“神可创世,主管世界,也保护着世界,仙可由人、妖、鬼修成,只要修为足够,便可成仙,可仙若要成为神,可不简单。如今除了最开始的那位人类鸿蒙道祖成了人神,再没有什么仙能修成神啦。”

“还有天道!”另一个小姑娘小声道。

“错了,天道并非活物。”重阳顿了顿,思绪一时有些艰难,“天道是混沌之中为了世间万物孕育而成的规则。”

“什么是规则啊”先前那个胖小子跟着就问了一句。

重阳眉头微皱,“规则,是束缚,也是保护。”

一室孩子皆似懂非懂,目露疑惑。

高无衣自然并非孩子,听了这话深思片刻,若有所感。

重阳开口岔开了话题,将课继续了下去。

“六大种族,人、鬼、仙、神、妖兽还有魔族,如今世界被分为人界、冥界、妖界、仙界还有神界。自上古大战之后,神界便自我封印,许久未出了。妖界如今以十万大山为界与人界相分,可人妖到底混居多年,妖界亦各自为政,妖王多年未现,各族各自为政,尤其海族和十万大山的妖隔阂颇深;冥界和人类自然是以奈何为界,人鬼相隔;人仙以天地为界,仙在上,我们所谓的修行,自然也是为了突破而上。”

“那么,魔族呢?”高无衣听了半晌,这个修真界设定倒是颇为规整,杂糅些古代神话,她接受良好。

重阳长叹一口气,“魔族啊,上古大战之后,被白虎战神封印在了魔界,界口就在上古大战的遗址之中。大家记着,六族的根本利益都是为了各自最好的生存发展,自古以来各族也互有利益交换,互相制衡。”

“人有善恶,鬼有好坏,妖也并非都是敌人,唯独魔族,是我们其余五族共同的敌人。”

语毕众人眼前出现了黑漆漆的魔族画像,魔族实在生的不太好看,皆是黑漆漆的,凶神恶煞,头顶羊角不说,利爪看着格外渗人,身躯高大雄壮,背躬如恐龙一般,雄性有鬃毛,女性却是光溜溜的,却都袒胸露乳,格外不堪。

高无衣看着那黑漆漆的小怪物,心中一震,自己在以前睡梦之中梦到的怪物,可不就是魔族。

“真人,上古大战因何而起啊?为何我还听说过邪神之名,神也有好坏吗?”小胖子问题格外多,惹得高无衣多看了他两眼,他也不怯场,远远冲高无衣一笑。

其实高无衣也有些好奇,原书中可没怎么提到这么多背景,和魔族也没有太多接触。

“想必大家也听过四大凶兽的传说,”重明微微一笑,小胖子问题虽多却实在问在点上,捧场得不得了。

“四大凶兽,是上古舜帝流放到西方远地的凶神,四大凶兽虽有神力却天生为恶,被流放后掌管魑魅,后与魔族狼狈为奸,对人界大肆进攻,在上古大战后被西方大帝白虎战神与魔界一同镇压。”

“白虎战神可真厉害啊。”孩子们纷纷双眼放光,托着腮有些崇拜。

“白虎战神长什么样子呢?”

重明有些语塞,史书之中并未有详细记载,模糊道,“白虎,为北方星宿所化,足足有百丈那么高,皮毛雪白有斑纹,生有双翼,双翅一挥,便有狂风,目如闪电,自然威武无比。”

一众小人:哇......

“那不是一爪下去我们天一宗便被踏平了?怪不得神界要自我封印呢。”小胖子煞有介事道。

百丈之高,高无衣抽了抽嘴角:你最好是。

神兽为星宿所化,那自然和后来诞生的兽类不同了。

知道了神兽在这个世界中是如此的设定,高无衣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女主到底是怎么敢契约这天上地下宇宙之中唯一一只神兽的呢,白虎为星宿所化,掌管自然杀伐,男主可以认不出来,可女主的金手指,戒中戒灵可是言之凿凿自己是神兽白虎的幼年体。

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小白虎心里冷笑一声。

或许小说不过是此间的微末一尘,自然有逻辑漏洞,可看刚刚世界历史都十分完备全面,大约是位面补全了逻辑。

高无衣是个有些桀骜倔强的人,又被环境养得不得不努力上进做个好学生,上辈子只能一面遵循着常理循规蹈矩一面偷偷叛逆。

她来了这个世界之后就摆脱了主线剧情,如今看来一切顺利,那她就可以好生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大千世界广袤无比,包容万象,精彩万分。

而她在这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