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幸事

天一宗的万药田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不过四岁的小娃娃,修真界人人寿命漫长,除去修炼之外对于各类轶事也都格外热衷。

药田里的宗门任务也多,常有内外门弟子走动劳作,于是全宗上下、内门外门,甚至禁地内的几个不在闭关的老祖都知道了有个小娃娃被扔在了宗门前头的宗门剑下。

寻常弟子连看都不敢看宗门剑,盖因剑意凛凛,一丈之内都不能踏足,否则剑意加身,过负而亡。

宗门剑不仅为了代表和彰显宗门实力,也有威震宵小和提点弟子之用。

外门弟子或许不知,可内门至禁地,谁不知道那剑是开宗始祖留下守护宗门的。

只有挂着弟子令牌的才能靠近打扫打扫,因为弟子令牌里都有一丝复刻的老祖气息。

一个才四岁还没有修为的小娃娃就被扔在剑底下还安然无恙,这谁信呢。

可杜仲信誓旦旦,当日打扫宗门口的弟子也言之凿凿,容不得他人不信。

那定是这小娃娃不一般啊。说不定就是哪位宗门弟子的私生子呢,要不怎么在宗门剑下还安然无恙。

流言纷纷,等被杜仲牵着去食堂吃饭的高无衣无意中听到的时候,版本已经变成了药峰长老益明在外一夜风流,生下的私生子被偷偷放在宗门外,然后再正大光明收养,又怕惹人口舌,由关门弟子杜仲带着。

益明:风评无端被害。

高无衣眨眨眼睛,抬头看向强自镇定的杜仲,虽然以她的视角,只能看见杜仲紧紧绷着的下颚线。

她忍不住晃了晃这个苦兮兮的保姆的手,略带羞耻地开始装嫩,“杜师兄,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我想吃甜的。”

她身份尴尬,好在天一宗人虽八卦,却都古道热肠,对她皆是和颜悦色。

杜仲如今是筑基修士,便让她跟着众人一同喊师兄。

被高无衣这么一打岔,杜仲成功转移了视线,空着的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柔顺的毛发被他勉勉强强扎了两个小揪揪,这么一揉,两个小丸子又炸出些毛。

幸亏小丫头很乖,不哭不闹的,除了老是偷偷躲药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他一开始还害怕累赘,现在也心态平和的接受了。养灵猫都不一定有这么乖呢,这么一个玉雪可爱的小丫头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可爱。

看着小丫头日渐圆滚的身子,杜仲就觉得他还是很有些养猪天分的。

“我们去看看今天食堂做了什么好不好。”杜仲牵着高无衣的手往那处走。

修真之人虽在闭关期间多用辟谷丹,到底不如灵食的饱足感强,且天然食物之中的自然韵律也是修士所修之“真”。

天一宗内门外门各设一个食堂,专门找了厨修掌勺,饭菜质量在各大宗门里都算是好的。

高无衣天生灵体,杜仲被师傅告知后也就知道孩子可以吃灵食,所以并不用额外操心。

刚得知这小丫头天生灵体之时杜仲还吓了一跳,修真界不乏寻取好资质人的身体夺舍的修士。

天生灵体万年难遇,几乎只存在于上古之时流传下的书籍之中,若有了估计也是得小心藏着。

幸亏他们宗门并不十分重视修仙资质,以实力为尊,宗规正直严厉,夺舍这种伤天害理有违天道之事算作大过。

被扔在他们宗门也算是是高无衣的幸事。

糖醋的香气诱人无比,还未到台前,高无衣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她之前生在江南,对糖醋的热爱一直不减。

这点兴奋自然逃不过杜仲的眼,他抱起小丫头,让她能看到各样的菜式。

这个动作让高无衣像只被插着胳膊抱起来的猫,全身僵直着,腋下被勒得有些疼。

她长叹一口气,要不怎么说不要男妈妈呢。

“我要那个!”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向一个挂着的牌子。

杜仲了然,拿着弟子令牌乖乖上前打菜。

天一宗的弟子令牌储存着他们的宗门积分,食堂、药堂等地都以积分为流通货币。

“一个大份的糖醋排骨,两盅天麻猪脑羮,再要一份炒藕片和清炒冬葵就是了。”杜仲是丹修,饭量并不大,甚至小老虎饿的时候吃的都比他多些。

对,为了让高无衣强身健体,一个四岁的孩子天天被杜仲带着晨练跑圈打拳,说是为着强身健体。

早练之后便要站在药田里对着一片草药大声念开蒙的书籍,平日里无衣还要负责给草庐附近的灵药浇浇水。

所以到了中午时候小老虎早就饿了。

食堂的灵米饭是无限供应的,天一宗体修剑修的修炼也都耗力气,就吃的格外多。

高无衣屁颠屁颠跑过去自己打饭,给杜仲和自己一人盛了一碗,灵米蒸好后呈现清透的玉色,碧绿诱人,香气四溢。

杜仲刚把餐盘放下,将菜一个一个拿出来,便看见一只小兽般滚圆的身子抱着两碗饭颤颤巍巍地走过来了。

场面过于努力,无数弟子们停驻了脚步,有些善心的女弟子问了要不要帮忙,就看见那套着一身青衣扎了两个红丝带的小姑娘抿着嘴笑了笑,表示不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看着那张格外努力端正的小脸,女弟子捂着被萌化的胸口用力点点头,只能夸了一句真棒。

小短腿费力爬上凳子,两碗饭被放到桌上,杜仲看着那红扑扑的小脸笑得愈发慈祥了,“我们无衣真厉害。”

“快吃吧,”杜仲夹了一块色泽油亮的排骨放进小丫头碗里,投喂小孩这事如今他也算做得娴熟自然。

排骨用的是外门的灵兽林里专门放养的玉香猪的肋排,虽等级不高,却也是灵兽肉,糖色上的也极均匀,酸甜味闻着便让人垂涎生津。

高无衣从前没什么特殊嗜好,唯独有些贪吃美食,天一宗的好食堂让她十分感动。

小老虎啃排骨啃得心满意足,甚至有些得意忘形,两眼眯起来,短短的身子也不住摇晃,看得一旁的人也胃口大开。

这一日,食堂的糖醋排骨无比畅销,供不应求,掌厨的师傅也笑眯了眼。

杜仲把那盅汤推到小丫头面前,“你从小吃苦,食补最好,把这个汤喝了,祛风补虚的。”

高无衣乖顺点点头,这些日子她也算看出来了,杜仲什么都好商量,可在药上一点容不得她作怪。

其实小老虎哪里是体虚呢,单纯是化形导致的。

她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牌,垂下眼眸,那日醒来之后她就发现了脖子上多出来的东西,一只天生地养的神兽,又怎么会有这种明显人工雕琢的东西。

可那气息她却极为熟悉,也极为安心,直觉告诉她这东西对她有益。

那日昏迷前闻到的莲香,或许根本不是错觉。

从苍山到天一宗,她莫名其妙便来了这里,又是谁将她送来的呢。

“嘿,小丫头醒了?”

一声呼喊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小人,一张精致的小脸从饭碗中抬起来。

来人一身白色云纹宽袖法袍,生得甚是端方,颇有些高层领导的气质,只是这个领导端着一盘炒饭,一屁股便坐到了杜仲旁边,卷了两下袖子便拿了筷子毫不客气地伸向那盘糖醋排骨。

杜仲面色矜持,眼神沉痛,可碍于掌门的威严到底没敢说什么,只是眼疾手快夹了两块糖醋排骨赶紧送进小孩的碗里。

饿了谁也不能饿着孩子啊。

“无衣,这是咱们宗的掌门。”

跟着便是一声清脆的掌门好,高无衣甚是有觉悟,仿佛过年时候爹妈带着自己对着头次见面的亲戚,只要乖觉跟着老母亲叫人就好。

此刻啃着排骨的玄明毫无一宗掌门的风范,只笑眯眯应了声好,随后惯例端起长辈的架子,“小丫头可比来的时候脸色好多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被长辈问话的小丫头依旧乖觉,“高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无衣。”

这是她此前二十多年间每次自我介绍都说的一句话,顺着本能也就说了出来,说出口也想起也不知道修真界有没有诗经。

正是忐忑之际,玄明一双深邃的丹凤眼微微眯起,跟着念了一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杜仲也愣了片刻,不知道玄明为何如此反应,当初高无衣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他还念了句奇怪。

玄明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好名字。”

世间第一首战歌的名字,自然是好的。

也不知这小丫头当不当得起,或许是注定她该来天一宗的。

“无衣如今开蒙了吗?不如先去外门的开蒙先生那学一学,虽你年纪最小,听说已经日日在药田里念书了?”玄明压下心里的各种猜测。

天一宗选人不分高低贵贱灵根好坏,只看悟性耐性和能力,故而每次招生之后很有些弟子是不识字或是不过龆龀之龄一团稚气的,自然需要识字开蒙,学习修真的基础知识和基础法术。

本来高无衣不算是宗门弟子,故而没有被送去学堂,如今玄明主动说了,杜仲自然没有意见,高无衣没那个概念,却也乖顺。

玄明三口两口扒完了饭,比两人先出了食堂。

路过的弟子纷纷冲他行礼,玄明只点点了头便瞬间消失在了堂前。

龟壳滚出几枚铜钱,玄明低头仔细看着那显示出的卦象,先是微微皱眉,随即又舒展开面容。

无衣骨龄只有四岁,神魂与身体浑然一体,混沌灵玉和天生灵体昭示着她出生不凡,如今天一宗这是被托孤了。

卦象大吉。

这是天一宗的幸事,抑或是这人界的幸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