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当忽略空气阻力的时候,一个人从百米高楼跳下,会拥有四点五秒左右的时间感受风和不断闪烁的碎片,最后经历剧烈痛楚后变成宇宙中悬浮的尘埃。

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就如同没有人知道死亡的尽头会是什么。

混沌间,高无衣还有心思想笑,不会飞真是人类失败的进化。

剧烈的破碎感后她好像昏迷过去了很久,直到她被吵醒,似乎有人摸上了自己的脑袋,还有少女雀跃又聒噪的声音。

好烦......她迷迷糊糊地想,想到自己好像跳楼了,从三十三楼一跃而下,早该死了,怎么还能听到声音呢。

听说人类最后消失的是听觉,可也不该有人在自己耳边这么开心吧......

高无衣慢慢睁开眼,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纱裙的裙摆,视线向上看去,一张极为清丽动人的脸正一脸欣喜地看着她,身上皮毛被抚摸的感觉显然就出自这个女孩的手。

等等,皮毛?高无衣被自己的直觉吓了一跳,一咕噜爬起来,看向自己的手,或者说是爪子,毛绒绒的白色爪子好像在告诉自己一个近乎玄幻的事实。

她穿成了,一只白虎。显然这是只幼崽,因为原身的记忆近乎为零,唯一的印象就是周围的钟乳灵液和混沌的睡眠。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此刻甚至有些雀跃,她,并不符合唯物主义但喜闻乐见地穿越了,甚至穿越到了一个,白虎幼崽上,并且它的本能认知告诉自己,自己是天上地下唯一一只白虎神兽。

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那个神兽白虎。

一个清冷的男音在一旁响起,甫一出声,便让高无衣想起了那些小说中描述的——冷冰冰的低沉男声,嗓音里还有一丝旁人不易觉察的温柔。

高无衣听着有些牙酸,后退几步,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小白虎本来一直休眠着的洞穴内,闯入了两个不速之客。

“这白虎幼崽看上去血脉极为不凡,并非普通灵兽,这里没有第二只成年灵虎的痕迹,芷鸳,趁现在你契约了它吧。“

说话的男子站在女孩背后,一身云水纹白色广袖长袍,一张俊秀出尘的脸,表情却极为冷清,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芷鸳,高无衣灵光一现,终于想起来了。这是她生前看过的一本废材逆袭流修真小说里女主的名字。一个平平无奇的天生废材却受天道眷顾的修仙女主。而她的契约兽,便是神兽白虎。女主契约后战力大增,最后成功飞升了。而说话的男子,正是芷鸳的师尊,也是小说的男主,明弈尊者。

小老虎湛蓝的瞳孔里闪着莫名的光,看过网络小说的人都知道定律,不要和主角作对。可她对于成为女主的契约兽,跟着气运之子征战四方同生共死这种事情,高·二十一世纪死宅咸鱼·无衣,也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所谓,兽人永不为奴!

四条短小精壮的腿毫不犹豫地动了,小老虎躲过努力温柔沟通的女主,撒开丫子就往洞口跑去。

甬道曲折缠绕,错综复杂,高无衣随意选了一条路疯跑进去,石道的直径越来越小,到最后连仅仅是幼崽的小老虎都不得不停下奔跑,改成爬行,背上的皮毛在岩石上狠狠摩擦。幸好神兽的肉身强悍,这般的挤压摩擦和挠痒痒也无异。

是个死路。

高无衣最后终于停下,幼崽的爪子碰了碰眼前的石壁。

毛绒绒的尖耳朵动了动,身后隐约传来了女主费力爬行的声音。

轰隆一声,芷鸳和明弈齐齐吓了一跳。

百丈高的山峰从内部破开了一个小洞,一个白底银纹虎头虎脑的小脑袋挤开了破碎的岩石,石块无声无息坠落,吓得高飞的鸟哆嗦了一下,侧身拐了个大弯。

终于挤出来的高无衣低头看了看自己骨量极大的爪子,十分欣赏。

看见这个爪子了嘛,我一拳头下去你可能会死。

身后的女主显然还未死心,刀剑碰撞在岩石发出响声,高无衣看了看高山之下,进退两难。

她咬了咬牙,都说神兽受天道眷顾,也不知道摔下去会不会死。

早在二十一世纪就已经活够了的高无衣看了眼脚下的浮云缭绕,下意识舔了舔爪子,问题不大,跳吧,死了算了,活就赚了。

熟悉的坠落感席卷,她甚至很有心情地想要算一算假设一千米的高度落地要多少秒。

她穿过云层,轻地像雾一样的云被她砸穿,下一秒又聚拢起来,不曾留下丝毫痕迹。

让她在意的是她周身的风,与生前凌厉的呼啸对比,此间的风似乎对她格外温柔,温柔地托着这个白虎幼崽,下降的速度好像都比现代慢一些。

这是为什么呢,小白虎有些困惑,神兽生来吐纳间就会自主吸收灵气,可是如今她仅是幼年体,灵魂还是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对修真的概念仅仅从一些网络小说中知道,草草一观,并不知道其中一些细枝末节呢。

难不成修真界的重力加速度和地球不一样?

还未等她思考出结果,小白虎的身体被山石间的松树伸出的枝丫正好接住,小小的身体随着极有弹性地枝丫上下摇摆了好一会。

离开山洞后,灵气骤然稀薄了不少,等到高无衣平静地趴在树枝上便觉得几乎要缺氧一般。

让小老虎喘不上气的不止是稀少的灵气,更是前路窘迫的现状。

如今她是一只白虎幼崽,可内核却实打实是个人,要在山峰森林野外生活实属勉强。

哪怕一直在休眠的幼崽从有记忆开始就没有进食,全靠山洞里的灵液供给的灵气存活,可现在洞穴已被人发现,女主肯定已经将灵液收完,山洞被毁,她就没有了栖身之地。

还是幼崽的神兽除了强悍的肉身可真没有什么修为一说,她还不会使用灵力,更是难上加难。

女主契约不成,可白虎确实存在,他们既然看见了又怎么会放过,一支老虎的踪迹也不是那么难找到的,明弈是元婴真人,神识自然强大。

高无衣长出一口气,开始仔细回想原文的内容,时隔许久她只能记起大概。

女主发现神兽的地方是距离妖界的十万大山不远的苍山之中,神兽对于妖兽有天然的血脉压制,哪怕自己修为低下,十万大山也是不错的去处。

可十万大山和人界有封印,百年才开一次,妖界和人界自有条约,自古时一战后,大部分妖兽都在十万大山之内修行,在人界的妖兽也有,散落在密林深处,少有强大的族群。

她想去十万大山的念头自然是不成,可在人界她迟早要被人抓的。

鲁迅先生说过,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高无衣也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人心。

非我族类,不能奴役自然要杀了的。

神兽应该各处都是好宝贝。

不知不觉她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自己拒绝契约之后被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尸体甚至还要被送进食堂,爆炒老虎肉。

太可怕了,小老虎打了个寒战。

这可怎么办呢,粗壮的小尾巴甩得越来越不耐。

要是自己是个人就好了......

人,小老虎眼前一亮。

要想变成人也并非没有办法。神兽白虎天生拥有对天地灵物的感知,那是天道厚赐,也是生物本能。

寻常妖兽在修至金丹之后才可以化形,可是要化成人也并非没有其他办法。

化形草便是自然界的馈赠。

妖兽吃下化形草便可以化成人形,而恰恰好,苍山便有化形草。

原文中女主在契约神兽之后气运更盛,又找到了一株生长在石缝之中的化形草。

当然文中的白虎并没有自己的灵魂,没出过山洞,也没有看见那个化形草,后来女主拿了化形草炼成了化形丹送去了拍卖会,狠赚了一笔。

高无衣长叹一口气,最好女主现在没看见那株草,要不然可就要赔了自己又折草。

跳下松树,小白虎四下看了看,决定碰碰运气。赌一赌被天地厚爱的神兽的好气运。

原文之中说神兽受天道厚爱,气运自然是非比寻常,所以女主成为神兽的主人之后,气运便加诸于女主身上。

奋力爬了好一阵后,小白虎真看见了那株化形草。她小心翼翼紧扒着岩石一点点挪了过去。

卷曲的茎叶散发着幽幽光泽,银灰色的叶片在她眼里却格外璀璨。

被天道厚爱的感觉真好。小老虎甩了甩尾巴,她往前一窜,叼住了那颗沾染了水雾的化形草。

带着露水味的整株灵草在被嚼了几下之后胡乱吞下。无衣觉得味道并不难吃,甚至有点像不沾任何沙拉酱的冰草的味道。

几息之后,一股暖流自小老虎的腹中流窜至四肢百骸。她的骨骼隐隐作痛,仿佛健身房教练在替她拉伸肌肉一般,硬将每一块地方重压组装。

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折吧折吧放进一个正方形盒子,骨骼和肌肉都疼的嘎嘣响。

大脑也好像被拉去火上煎烤似得灼热难忍,那火越烧越旺,终于轰的一下。

烈火浇油,荷叶包老虎,好一顿闷烤。

高无衣在昏睡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果然不能生吃。

烧灼间,她似乎嗅到了一股莲花的清香。

可是山上哪来的莲花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