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满分的错误

一旁的彭浩听高光说要去大学学习,便真诚说道:“高先生,您要去哪个大学读书?如果是华南理工的话,有事的话我或许能帮的上一些小忙。”

高光笑着对彭浩说道:“我说这位兄弟,能不能别老称呼我‘高先生’?我是学生,你是老师,要论的话我应该称呼你先生才对!你叫我高光就好。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嫌我年龄痴长,叫我‘高大哥’就好。”

彭浩腼腆地笑了笑,点头应道:“好的,高大哥。”

丁新岳忙道:“那怎么可以?那就称呼您‘高总’吧。”

高光看了看丁新岳不置可否,继续对彭浩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读的是深圳大学一个EMBA进修班,都安排妥当了,不过有需要你帮忙的我就让江悦联系你,不会客气。”说罢转头问江悦道:“对不对?”

江悦正大快朵颐的在吃着毛肚,听了高光的话险些呛到,赶紧喝了一口水才勉强顺过气来,斜了高光一眼,心道:今晚让他来实在是个失误!正想着如何反击,高光和李书音的手机却几乎再同一时间响起,两人看了一眼便各自离座接听电话。

高光来到过道,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略微思索后便按下接听键,不等对方开口,高光就微笑着问道:“是王钰吧?”

电话彼端的声音明显感到兴奋和意外:“是我是我,董事长您好!我是王钰!我今天去机场接您了,但是没接到。我掐算着时间,估计您应该休息了一会才给您打电话。我邀请了深圳分公司的几个同事,在朗庭酒店的唐阁为您准备了接待晚宴,你住在哪?我现在就亲自开车去接您。”

高光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正在接电话的李书音意味深长地问道:“接待晚宴除了公司同事还有其他人吧?不然是不是有些单调乏味?”

王钰回答的极为精巧:“董事长,您长途旅行肯定比较困乏,所以我今天一个外人也没找,不过今晚有一位神秘嘉宾,清新脱俗、淡雅如菊,绝对是演艺界的一颗明日之星!你可能没时间看热播剧,不然我保证您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见了面您就知道了!她说她是您的粉丝,在大学读商学院的时候看过几个关于您的经典案例,当时就非常崇拜您!今天一听说您来,死活非要参加咱们内部的接待晚宴,我没办法就私自答应了,说道这,还得向您承认错误!这样,等一会见着您了,当面接受您的教诲!您住哪个酒店,我马上去接您,我都等不及见您了!”

高光轻笑道:“真是让你费心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今天晚上我和朋友在一起,就不参加你那边的晚宴了。但还是要谢谢你。这一段时间你也不用联系我,有事我会找你的。”

王钰显然没想到高光会拒绝的如此干脆,但是听高光说和朋友在一起,马上识时务的说道:“好,董事长,实在抱歉,这事是我欠考虑了!哪天当面向您检讨!那今天就不打扰您了。您有任何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全天全天候恭侯您的来电,祝您愉快。”

高光说了声“谢谢”便挂断了电话,随后想去收银台买单,却被告知已经结完账了。准备反身回座的时候,隐约听到不远处的李书音提高声调说道:“就是给我一个影后我也绝不会陪什么药业董事长吃一口饭!”随后也挂断了电话。

高光不免暗自偷笑:“人呐有的时候话不能说的太绝对,比如今天,老子我可一分钱没花,你小丫头的午饭和晚饭就已经都和我一起吃了!”不过表面却不露声色。

高光和李书音一前一后回到座位上,高光略带歉意的说道:“本来我想去买单,接过收银员告诉我已经结过账了。”

丁新岳接口道:“高总,我们替江悦给您接风,哪能让您买单?我有这家店的会员卡,用卡就可以结账了。”

高光点头道:“那谢谢了。”

江悦也夸张的冲着丁新岳一抱拳:“丁总,谢了啊!”

江悦转头看见李书音脸上有些难看。猜想是因为之前丁新岳的冒失无礼以及刚刚的电话影响了心情,于是劝解道:“书音,你没事吧,别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犯不上。”

丁新岳看出李书音心情极差,于是说道:“书音,要不我们大家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高光一听赶紧道:“好好,你们几个去吧,我今天有些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就不去和你们凑热闹了。”

江悦一听赶紧说道:“我明早还有个重要的采访任务,我得连夜再熟悉一下采访提纲,书音,你们去吧。”

彭浩听了江悦的话有些黯然,便推说明早有课也要先回去了。

李书音见江悦和彭浩都不去看电影,本就有些不悦的她便想和江悦一起回家,但见了丁新岳满是期盼的眼神,又想到和丁新岳多日未见,不忍拂逆,便答应了丁新岳

几个人便一起出了火锅店,丁新岳的专职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道边,彼此道别后,彭浩因为要坐顺风车道地铁站,于是和丁新岳、李书音一起上了车。

高光顺着来路向小区走去,江悦则在身后跟着,手里捧着火锅店赠送的冰淇淋吃的津津有味。

高光回头见江悦在身后慢慢悠悠的跟着,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却听到江悦在自己身后大喊一声:“站住!”

高光停下脚步,后头看了看江悦,平静的道:“有事么?”

江悦快步上前,反问道:“我还像问你呢,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不然跑那么快干嘛?!”

高光低头看着江悦:“我岁数大了,想快点回去休息,行么?”

江悦显然对刚才吃火锅的时候高光老奸巨猾的表现耿耿于怀,因此狠狠的咬了一大口的冰淇淋后,仰起头盯着高光说道:“怪不得说‘人老精,马老滑’,我原来还不信,今天才明白,说的一点不假!”

高光面无表情的道:“这句话简直是至理名言。”

江悦哼了一声,又吃了一大口冰淇淋。

高光不再理会,继续朝前走去,江悦却大有誓不和高光善罢甘休的意思:“火锅好吃么?”

高光冷冷的反问道:“冰淇淋好吃么?”

江悦愤愤地说道:“亏你是我表哥的好朋友,不但不帮我,还帮着别人欺负我!”

高光头也不回的说道:“就你这一身刺儿,再加上这伶牙俐齿,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你?还用得着我帮?再说了,那个‘小小子’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品性也好,三个加一起也不是你对手。”

江悦听高光说‘小小子’这个词很亲切,不禁觉得好笑,于是快走几步,和高光并排走着,问道:“你是说彭浩?”

高光侧头不满地看了江悦一月,皱眉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老糊涂了?”

江悦一脸的不以为然:“你才多大啊?你和老潘儿是同学,能老哪去?知道么,你们这个年龄,在深圳算青年人!”

高光呵呵笑道:“那你是不是只能算未成年?”

江悦忽然侧头盯着高光道:“你说彭浩人很好,那你觉得丁新岳人怎么样?”

高光随口敷衍道:“新晋的商业精英,当然也很好啊。”

江悦觉察出高光有些言不由衷:“你们这些有钱人啊,就是虚伪!”

高光看了一眼江悦道:“小丫头,扣的这顶帽子有点大吧?”

江悦不屑的哼了一声:“别装啦,老潘很早就和我说过你,那个时候他刚毕业,我还在上初中。”

高光饶有兴致的问道:“他说我什么了?”

江悦神秘的说道:“说你是他所有从小学道大学同学期间所有同学中最厉害的角色,别看目前是个小包工头,早晚能成为地产开发商。”

高光笑了笑没说话。

江悦追问道:“那你成大开发商了么?那现在是不是许*印、王*那个级别的富豪?”

高光若有所思的道:“没有,你表哥高估我了,我不做建筑行业也很多年了。”

江悦见高光有些黯然,不禁有点幸灾乐祸:“怎么了,破产了?”

高光‘嗯’了一声:“差不多吧。”

江悦见高光一副严肃的表情,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默默的吃了一口冰淇淋,忽然想起了什么,继续问道:“你觉得丁新岳哪里有问题?”

高光皱眉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人家有问题?”

江悦有些得意:“别想骗我啦,我能感觉到,你和小曼姐一样,对这个丁新岳没什么好印象。”

高光说道:“你感觉这么准还用问我?”

江悦低声道:“我有的时候也挺担心书音的,不过……”

江悦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道:“哎呀,算了,希望书音和丁新岳能像相声里说的那样,幸福的没羞没臊的生活在一起吧。”

高光看了看江悦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江悦点了点头。

高光问道:“你为什么对彭浩那么抵触呢?”

江悦撇了撇嘴:“我不喜欢太文弱的男生。”

高光语重心长的说道:“丫头,男人的软弱和坚强可不是靠容貌区分的,不经历一些事情你也很难分辨出来。”

江悦觉得高光的话有些道理:“或许吧。”

说话间两人到了小区门口,江悦瞥了一眼对高光说道:“今天我去机场接你,晚上你也算帮了我,那今天咱俩就算两不相欠吧!”

高光觉得有些困倦,所以对江悦的话不置可否,匆匆和江悦道了别,便回到了自己的新家,洗漱后,泡了一壶陈年熟普,本想看会书,但刚看了几页就觉得困乏,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