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火锅里的比特币

送走江悦和李书音后,高光在屋内环视了一圈,随后自己动手烧了一壶水,安静的泡了一壶茶。老白茶倒入品茗杯,似乎整个屋内都氤氲在一股淡淡的药香之中,小口啜饮之际,思路也清晰起来。

高光蓦然想起琳达和于小曼提到诸如“接风晚宴”“小王总”云云,不禁有些疑惑,因为在‘通宝药业’全国近三十家分公司里,深圳分公司有其特殊性,既有和重点大学联手合作的研发机构,同时也是“通宝大厦”、“通宝技产业园”所在地,因此其负责人的人选自然被集团高层极为重视,现任的深圳分公司经理王义武便是高光亲自点的将。

王义武已经年届六十,是“通宝药业”的元老,也是第一批销售经理,为人精干练达,性格稳重,联络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办接待晚宴这么有创意的事估计已经超出老王的思维和能力范畴。那么琳达和于小曼口中的“小王总”是谁呢?难道是老王的儿子?

带着种种疑问,高光拨通了郑宇的电话,在郑宇那里,高光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原来琳达所说的“小王总”叫王钰,是去年由总部直接任命的深圳分公司副总,分管行政和接待。郑宇告诉高光,据传言,这个王钰是总部李副总的妻弟,但真实性无从考证。高光交代了郑宇几件事,便挂断了电话。

郑宇口中的李副总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金融系,此前长期供职于国际著名投资机构,有着丰富的金融投资经验,典型的海归派。

李副总六年以前空降到“通宝药业”任副总,并亲自操盘给“通宝药业”引入了一笔巨额风投。不过高光依稀记得,李副总聊天的时候提到过自己太太是美籍日裔,这让高光陷入了沉思中。

一阵手机的震动把高光从沉思中剥离,高光拿起手机,见是老潘打来电话,便按下接听键,电话彼端是熟悉的稳重:“小高,房子可以么。”

高光笑着答道:“各方面都不错,我挺满意,费心了哥们!你在哪啊?”

老潘的回答一丝不苟:“你满意就好,我现在在机场,18时26分飞往贵阳。”

高光赶紧道:“你给我打住!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乘坐的是哪个航空公司的哪个航班?不用这么详细,你告诉我你大概在贵州待多久吧?”

老潘对高光的反应早已经习以为常,丝毫不以为意的回答道:“顺利的话15天,如果不顺利的话就不一定了。”

高光听了笑道:“那行了,你就别操心我了!你自己得多注意身体。”

老潘回答:“我知道了。你吃饭了么?”

高光喝了口茶:“没呢,现在不觉得饿。一会饿了准备下楼吃碗面。”

老潘赶紧道:“那正好,江悦要和她同学去吃火锅,我让她打给你,就当是代我给你接风洗尘。”

高光不禁笑道:“这深圳真不愧是新的国际化大都市,连你这种老古板都学会接风了?不过不用麻烦了,你别让她给我打电话,和小孩们在一起又没什么共同话题,彼此都透着拘束,何苦呢?我一会自己简单吃点就好。”

高光忽然听到老潘那边有点吵,只听老潘在电话里说道:“小高,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不说了,我要登机了啊,回来见。”说完没等高光开口,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高光把手机放在旁边,续了一泡茶,静静品味。

几分钟以后,江悦打来电话,懒洋洋的声音透露着不情愿:“高大哥你好,我是江悦,我表哥给我下了任务,说让我代表他给你接风洗尘,让我请你吃火锅。”

高光能听出来江悦语气中的勉强,于是微笑着答道:“谢谢你的好意,我吃过饭了,就不去了,等你表哥回来,我请你们吃饭。”

江悦的声音马上兴奋起来:“啊,你吃过饭了?哦那好那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啊,再见。”说完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高光把茶杯里的茶喝完,便起身熟悉了屋内情况,随后便动手把自己的衣物挂到衣橱内,洗漱用品也都整齐的放到了洗漱间。一切整理妥当后,也觉得有些饿了,于是正准备下楼吃碗面,却又接到了江悦的来电。

高光看着屏幕上德来电觉得有些纳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彼端传来了江悦有些腼腆的声音:“高大哥,是我,你真的吃过饭了么?”

高光坦诚的回答道:“还没有,正准备去吃碗面。”

江悦听了高光的回答如释重负的说道:“那你别吃面了,我诚挚的邀请你和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高光拒绝道:“小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真的不去了。”

江悦有些急:“为什么啊?您是不是对我刚才的话有些……”

高光打断了江悦的话:“不,你不要误会。主要是我去了,你们也拘束,我也拘束,都吃不好,何必呢。”

江悦有些不以为然:“有什么可拘束的?”

高光反问道:“怎么会不拘束呢?我就不愿意和朋友在一起的场合有长辈在,特拘束!”

江悦大声抗议道:“什么长辈啊?你是我表哥的同学,又不是我表叔的同学!咱们是一个辈份好吧!”

高光应付着:“差不多吧。”

江悦不满的说道:“什么差不多?这是原则问题!”,说道这里口气明显缓和了下来:“高大哥,我和您就藏不着掖着了,本来就我和书音两个人准备去吃火锅,可是后来她男朋友还要带着他的一个同学一起来,男的,我之前见过几次,我觉得挺别扭,所以……”

高光恍然大悟,于是赶紧打断了江悦的话:“停!我听明白了,你这是让我去当电灯泡?那我就更不去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都一把年纪了跟着瞎掺合什么?”

没想到江悦的反应更激烈:“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最要好的同学的妹妹,也算你自己的半个妹妹吧?就是一个普通朋友请你帮个忙也不至于拒绝的这么彻底啊!再说下午为了去机场接你我还动用了杂志社的公车,我可是为了你才第一次占社里的便宜,反过来我求你帮点小忙你就拒绝的这么生硬!你觉得合适么?”

高光被气的哭笑不得:“我说小丫头你有劲没劲?你这叫‘翻小肠’、‘找旧账’你知道么?!”

江悦回答的很干脆:“知道啊,我就是在翻小肠!我告诉你,我们就在小区左转步行大约五百米的‘成都新派火锅’,你要不来我就告诉老潘,他最好的同学、最好的哥们欺负他自己的妹妹,你看着办吧!”说完不给高光说话的机会就“啪”的挂断了电话!

高光很久没被人怼的如此直接,而且没想到江悦长的娇小乖巧,性格却如此耿直,脾气也堪称火爆,实在是有些意料之外。

高光思索再三,觉得拒绝江悦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于是盘算着,去了简单吃些东西,然后把单买了就先行离开,就当请几个年轻人吃个饭,表达一下下午接机的谢意好了。

打定主意后,高光按江悦所给的指引顺利的找到了那家火锅店,一进门便看见江悦在朝着自己连连摆手,于是便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几个年轻人都站了起来,高光不禁心里暗想江悦这个小丫头片子鬼心眼多,原来,几个年轻人坐了一个卡包位,桌子的两侧各三个座位。李书音紧挨着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俊朗的年轻人坐在一侧,而江悦和一个中等身材,戴着黑框眼镜、长相文气的年轻人在一侧,不过两人中间却留了个座位,那自然是留给自己的。

几个年轻人见高光到来都站起了身,李书音身旁的年轻人率先微笑着和高光打招呼,并伸出手和高光握手:“高先生您好,初次见面,以后多关照。”

高光和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握手致意,却发现和眼前这个青年所表现出的低调和谦逊相比,他身上穿着的杰尼亚定制西装、手腕上的宝铂表,尤其是袖口处露出和西装同品牌的D型白银袖扣将骨子里那种极度渴望的奢华和张扬显露得一览无余!且在两人握手时,当看到高光裸露的手腕上空空如也,不自觉的目光下垂了一下,虽然这代表着些许轻视或者反感的细微表情不易被察觉,却没能逃过高光的眼睛。

果然听到江悦一边起身让高光坐到中间的位置一边欢快的说道:“大家别客气,坐下我再给大家介绍。”

高光看了江悦一眼,依言坐到了中间空位,几个年轻人见了也都各自落座。

江悦微笑着颇有些江湖味道的说道:“下面由我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首先介绍的是这位,我表哥最好的同学和朋友,高大哥,今天刚到深圳。”

高光沉稳地和在座的几人一一点头,诚挚地说道:“大家好,很高兴认识各位。”

江悦对李书音投来的颇具深意的眼神视而不见,继续说道:“高大哥,下面我给您介绍,这位美女是我的大学同学李书音,现在是一名演员,也可以说是演艺界冉冉升起的一颗闪耀新星。你下午见过的。”

高光和李书音彼此点头,算打了招呼。

江悦指着李书音旁边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士继续说道:“这位是丁新岳,书音的男朋友。华南理工的高材生,热门网站创始人,标准的‘高富帅’,”说罢和丁新岳道:“行了,老丁,该你给介绍一下了。”

丁新岳听了江悦的话清了清嗓子对高光道:“那好高先生,我来介绍一下,坐在您身边的是我大学同学,彭浩。研究生毕业以后留在华南理工做助教。”

坐在高光身边、长相文气的男生腼腆的笑了一下:“高先生,您好,我是彭浩。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就和您握个手吧。”说着和高光握了握手。

高光边和彭浩握手边笑着说道:“学识就是最好的名片,和你相比,我才应该惭愧,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在大学里任教,我这把年纪才来上学。”

此时,各式菜品陆续摆上了桌面,李书音说道:“大家都别客气了,我们就边吃边聊吧。”说完和江悦一起把食材放入滚沸的火锅。

江悦一边忙活着一边对丁新岳问道:“丁总啊,你那个‘前妻’网怎么样了?”

高光一愣,问江悦道:“你刚才说什么网?”

丁新岳从容地站起身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高光,很程式化地对高光说道:“高先生,很荣幸认识您,您别听江悦的,我虽然自己创业,但目前正处于起步阶段,根本就不是什么高富帅!我公司的网站之一叫‘前妻’网,前任妻子的那个‘前妻’,目标客户人群是以经历了失败婚姻的男性,为他们提供由离婚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财产分配、不动产和债务债权归属、子女抚养等一列的问题,除此之外还给客户提供专业的法律咨询和服务等等。”

高光听了丁新岳的解释连连点头称赞道:“这个创意很新颖,细分市场也很有针对性!网站运营的怎么样?”

丁新岳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自信道:“在经历了最早的宣传和投入期后,网站的运转呈现良性期,特别是IT高管被前妻胁迫事件的发生后,我的网站业务量暴涨,盈利能力也大幅提升。另外我做这个网站只是小试牛刀而已,它的战略作用是以其本身强大的造血功能为打造我理想中的商业帝国提供能量的!”

高光见丁新岳一脸的志得意满,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丁新岳看了看沸腾的火锅,继续对高光说道:“高先生,要不要喝点什么?”

高光表示随意。

丁新岳皱了皱眉道:“这家火锅店也没有什么好酒,要不来一打啤酒吧?”

丁新岳话音刚落,坐在一旁的李书音便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淡淡地说道:“今非昔比了,我记得两年前,就在这家店这张桌子上,你曾说过‘能和我们一起吃到这么美味的火锅,再肆无忌惮地敞开喝N瓶冰啤酒,人生还夫复何求呢?’,还记得么?”

江悦和彭浩各自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李书音和丁新岳,又对望了一眼,又赶紧都低下了头。

丁新岳一副漫不在意的神情说道:“人生嘛,本来就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对生活没有更好的追求、更大的欲望,又怎么会促使人进步呢?昨天的人生极致变成了今天的忆苦思甜,不恰恰说明我的人生正在高歌猛进么?”说完便找服务员要了一提冰啤酒。

彭浩劝阻道:“别喝酒了,你不是开车了么?”

丁新岳大气一摆手道:“没事!我带了专职司机!”

江悦看在眼里,赶紧微笑着替丁新岳解围:“老丁,还是来一杯冰柠檬水吧。”

丁新岳见几人接连出言制止,眉宇间稍显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悦适时地要来了一壶冰柠檬水,故意显露殷勤地替高光倒了一杯:“高大哥,喝水。”仿佛刚才在电话里对高光的软硬兼施已然烟消云散。

江悦的小伎俩如何能够瞒过高光的双眼?高光心想:小丫头心思不少,让我坐在你和彭浩中间,还故意献殷勤,准备用我这块老腊肉做挡箭牌?想的美!

想到这高光顺手就把一杯冰柠檬水递给了身边的彭浩:“彭浩,你喝这杯。”

彭浩连连道谢。

高光嘴里说着:“客气什么?”,顺手把彭浩面前的空杯拿到了江悦面前说道:“麻烦再给你高大哥倒一杯,谢谢。”

江悦被气的狠狠的白了高光一眼,却无奈只能替高光又倒了一杯。

高光故意视而不见,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眼睛盯着火锅道:“大刀腰片和鸭肠不能煮时间长,不然就老了。”

李书音和丁新岳对高光的这句话表示赞同,于是纷纷动了筷子。

和其他食物相比,火锅火辣、热烈、奔放,能够快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丁新岳喝了一口冰柠檬水,对高光说道:“高先生,您原来是做哪个行业?”

高光擦了擦嘴从容地答道:“我原来做点小生意。”

丁新岳继续道:“最近由于网站的运营都已经上了轨道,所以最近我本人的全部精力几乎都投入到金融投资上,高先生对这个领域有没有涉猎?”

高光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对你说的这些我都不太了解,所以也从没涉足。”

丁新岳抬头看了高光一眼,问道:“高先生,你是从**来的对么?”

高光点了点头回答是。

丁新岳的神情有些许的戏谑:“难怪网络上都戏言,现在的**,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直播!整体的观念和体制都太落后了!现在的商业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甚至连财富的概念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对于这种收益率可能让你的财富瞬间增值数十倍、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投资项目都被都直接无视,而在经济发达区域那些有远见卓识的商业人士都在倾其所有的投入,甚至不惜加上多重杠杆,相比之下是多么明显的反差!呵呵,相比之下,落后不是没有道理的!”

丁新岳话音刚落,一旁的李书音冷冷地眼神仿佛要刺穿他所有的伪装一般:“丁总,要不要在各种场合都配合使用扬声器向所有的人都宣示您新晋商业精英的身份??!如果是这样的话,请您离开这,火锅这么接地气的人间烟火和您高贵的身份不相符!”

桌上的人都听的出来,李书音已经非常愤怒,丁新岳也不例外,赶紧赔不是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错可以么?吃火锅吃火锅!”

说完抬起头对高光道:“对不起,高先生,我为自己刚才的话向您道歉,不过我的本意无心冒犯,只是对于这么好的收益项目被无视有些不能理解!”

高光淡然一笑,不无自嘲地道:“明白,有点哀其不争的味道。你刚才有一些话是有道理的,我是**人,但我也承认,我家乡的现状确实毋庸回避,经济发展滞后,人口逐年流失,其原因有诸多方面,不过最主要问题还在于自身,找到问题之所在,才能真正迎头赶上,否则‘振兴老工业基地’就永远是一句口号。你看我虽然都这个年龄了,不也是不远万里来学习么?”

李书音抬头看了高光一眼,眼神里满是歉意。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