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金条’和旋转的醒酒器

江悦问李书音在飞机上遇到的中年猥琐男是否就是高光,李书音赶快连连摆手低声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之前的邻座,我受不了了和琳达姐换了座位,才和他挨着的。”

江悦看着李书音有些着急的样子,故意睁大了眼睛问道:“你紧张什么呀?不会有什么事吧?”

李书音气的一拉江悦的胳膊:“你小点声,别让他听见!”

江悦一脸得意的撇了撇嘴。

李书音从一个购物袋里拿出了一个包扔给了江悦,抱怨道:“你呀就只会拿我寻开心!”

江悦接住一看,兴奋的问道:“VOYANGEUR系列的双肩包?”

李书音白了江悦一眼:“我这次赚了很多,成了有钱人,我看这款背包在你购物车里很长时间了,所以选了这个送给你!”说着拍了拍行李箱继续说道:“我也给我自己买了一个包,算是给我自己的奖励,这样以后就不用每次出去都用你那个芬迪了。”

江悦作势要扑向李书音:“我都爱死你了,我也想把口水滴在你身上!”

李书音伸手推开江悦说道:“你好恶心啊!”说完两人一起笑起来。

李书音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从一个购物袋里掏出一个口红,双手递给坐在一旁的于小曼:“小曼姐,这款‘小金条’是江悦特意嘱咐我给您带的,这个颜色是今年最流行的,肯定适合您!”

于小曼的兴致瞬间被点燃,嘴里说着:“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们俩实在太有心了。”却飞快地把口红接了过去,忙不迭地仔细看了起来。

李书音用脚踩了下一旁有点错愕的江悦,继续说道:“看您说的,一支口红有什么的,要不是您一直以来照顾江悦,她也不会进步的这么快,以后您还得费心啊!”说罢将口红塞到于小曼手里。

于小曼朝江悦和李书音笑着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哈,改天请你们两个人吃饭唱K。”说完,打开包装试了一下口红颜色,提高了调门说到:“我真的超喜欢这个颜色,太谢谢两个美女了!”

于小曼说着将口红包好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李书音:“书音,你说小曼姐用这个口红是不是魅力倍增?”

李书音笑着回答:“那当然了!”

于小曼故作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那你告诉你的经纪人,今晚让我替你去参加那个商务晚宴好不好?”

李书音不明所以,因此这下轮到她有些错愕:“啊?您要去参加?那我得问问琳达姐。”

于小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逗你呢书音,刚才你来之前的十分钟,‘通宝药业’深圳分公司的人来机场接他们老板,刚走。也应该就是你经纪人说的晚上安排晚宴的人。”

李书音一脸的不屑:“我最讨厌男人有了钱以后就忘乎所以,天天招蜂引蝶!龌龊!”

于小曼在一旁补刀:“说的太对了!‘通宝药业’的这个大老板不仅下流,还土鳖!我和你讲,他每年给希望工程的孩子捐活猪!够不够土鳖?”

李书音有点难以置信:“真的假的?”

于小曼回答的很肯定:“当然是真的!而且我和开车的那个大哥达成了一致,好色加土鳖!”说罢对正在开车的高光说道:“对不对,大哥?”

高光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回答道:“对,就是好色加下流、龌龊的土鳖!”

于小曼得意的对着江悦摆出了3:1的手势。

江悦撇了于小曼一眼,看了一下时间惊讶的说道:“呀,都4.30啦!”

于小曼殷勤的贴近江悦的脸:“丫头,你才发现过时间了?要不,咱们别回杂志社了吧,我今天想去接我女儿放学。”

江悦有些为难:“我也不想回去,可是……”

于小曼见江悦有些顾虑于是把早已想好的计划合盘托出:“可是什么啊,你就把车停到你们小区,明早我和司机小杨8.30准时去你那会合,然后直奔新港科技去采访,不就万事大吉?”

江悦想了一下:“那小杨?”

于小曼一副包在身上的表情,江悦和李书音对视一眼,似乎在说:“可以一起去吃饭啦!”

大约一个小时后,于小曼在罗湖地铁站下了车,随后高光便随着导航一路开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大约十多年前的住宅小区,相比于现今住宅偏奢华的风格,虽有些陈旧,却透着一份质朴和恬淡。

老潘十几年前刚参加工作便用公积金贷款在这个小区买下了一套两居室,理由很简单:步行到老潘工作的医院只要15分钟。

当老潘知道高光要来深圳学习半年的消息很高兴,关于高光让自己帮忙找房子的要求,第一时间就是想在自己居住的这个小区找个房子,这样老哥俩无论是喝茶聊天还是喝酒蹭饭都方便,所以就直接去找了物业,物业很快给了消息,小区楼王顶层复式大宅正在出租,房主是世界500强企业高管,被调回纽约总部工作三年,之所以想把房屋出租,是必须用租金支付高昂的房贷。

豪宅的装修和配置几乎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楼顶有一个露天花园,符合高光的刚性要求。

在高光看来,尤其在城市,有一方花园或者露台真的是必需,无关大小,却能让你暂时抛却世俗和物欲的纠缠,能随性的看星望月,饮酒赏花,品茗听雨,更能自由的吐纳天地,放浪形骸,神游方外……

因此,照片发给高光看了以后,高光马上安排人委托物业和房主签了一年的租赁合同。

高光将车停在小区的车位里,随后下车将行李箱取下,这时江悦和李书音也下了车。高光礼貌的点点头:“感谢你能去机场接我,耽误你们两位的时间了,你们开车注意安全。”

江悦和李书音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高光,随后两人一起把李书音的行李箱和购物袋也拿下了车。江悦一边把车锁好一边对高光说道:“你让我们开车去哪?我们也到家了好吧?”

高光有些意外:“你们也住这?”

江悦一脸的诧异:“不然你以为我哥表为什么要让我去接你呢?”

原来,江悦和李书音两个人是四川传媒大学的同学,同班同寝,上学的时候就很要好,毕业以后便结伴来了深圳,在便也就在老潘住的这个小区租了一个小户型的房子,也算在深圳扎下了根。

江悦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江悦接听后知道是快递打来的,说是到了11个箱子。

江悦对高光说道:“你的快递到了,说是11个箱子。在这等一下吧。”

高光看了看两个人拿了很多东西,便道:“你把钥匙给我,我自己在这等就好。”

江悦摇摇头:“我哥把我电话留给快递了,我不在你没法签收。”

李书音笑道:“那咱们为什么不先把这些放车上?一会准备回家的时候再拿?”

于是两人又嘻嘻哈哈的把手里的东西重新放回了采访车上。

一辆快递车由远及近,停在了7号楼楼下,从车里下来两个快递员和一个中年人,三人径直来到江悦和李书音面前。一个比较机灵健谈的小伙子点了一下头:“请问哪位是江悦女士。”

江悦点点头答道:“我就是。”

小伙子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那个中年人:“江女士,这位是我们经理。”

那个中年人仔细的看了看江悦才说道:“您好,江女士,您的这批货物我们公司非常重视,所以让我务必亲自配送到府,以确保万无一失。”

江悦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高光,有些狐疑地说道:“我说怎么送快递一下来了三个人,什么东西至于么?”

没想到经理用更加怀疑的态度问道:“什么东西您都不知道?这批货光保险费用金额就接近一万元!江女士,这是您的货物么?”

江悦一副随便的表情:“不是我的啊,是他的。”说罢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高光。

那个经理转头仔细看了看高光问道:“您好,这位先生,您怎么称呼?”

高光说道:“我姓高,这批货是从吉林发出的,寄件人应该是郑宇,手机号139********,收件人是潘长亭,手机号158********,对么?”

经理赶集仔细核对了一下发货单,发现准确无误后,恭敬的对高光说道:“对的,高先生,准确无误!您看货要送到哪?”高光看了看江悦,江悦回答道:“7号楼,1701.”

经理爽快的答应了一声,便带着两个兄弟开始卸货。江悦好奇的往前凑了凑,见是一个个包装的极为严实紧密的箱子,刚才说的话机灵小伙赶紧说道:“江女士,这东西挺沉的,我们来就行了,您可别碰着。”

江悦撇了小伙一眼:“你是怕我摔坏了你们的货吧?”

小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姐姐,我这也没办法,您朋友的这些东西实在太贵重。您就头前给我们带路我们就非常感谢了!”

江悦嘟囔了一句随后便和李书音一起上了楼。经理和两名快递员的服务很专业,没多久便将十一件货物搬到了1701的屋内。随后,在机灵小伙全程手机录像的见证下,经理带着另一名快递员开始对十一件货物逐一开箱并讲解道:“本单运送货物共计十一件,其中参与保价范围内十件,未参保货物一件。参保货物其中五件是2008年8月8日生产的茅台三十年,五件2008年8月8日生产的国窖1573曾娜大师鉴藏版。十件货物均为原箱无破损,且二次包装六个面封印无破损痕迹。未参保货物,包装完好无损。高先生,请您过目。”

高光点点头:“没问题。”

经理拿出收货单和笔看了看江悦和高光:“那您二位哪位签收?”

高光接了过来签了字又递还给了经理,经理接过以后交给身边的小伙,随后又双手递给高光一张名片:“高先生,您有需要请您随时给我们致电!非常荣幸能为您服务。”

高光双手接了过来,仔细看了一眼随即装进包里,随后对那个经理道:“好的,有需要我会给您打电话。”

经理和两名快递员打了招呼后欣然离去。

江悦和李书音都没想到快递员视若珍宝的货物竟然是十箱酒,因此看着地上的酒有些发愣,李书音对江悦说道:“这些酒光保险费金额就一万,那酒肯定比一万值钱吧?”

江悦瞪大眼睛回答:“那当然了,保险费用应该是投保金额的百分之几吧?”

李书音惊讶地吐了吐舌头:“这几箱酒要一百多万?你应该多少懂一些吧?而且这些酒都很多年了,是不是算老酒?”

江悦点点头:“肯定算老酒,而且因为特殊的生产日期还具备一些收藏价值。”

高光似乎听到了两人在校生嘀咕,所以一边把酒都搬到客厅一个背光的角落里,一边说道:“你俩随便坐吧。我有个习惯,每年都会买一些新酒和新茶存起来,然后喝之前存的老酒和老茶。”

江悦和李书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听了高光的话,李书音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存起来口感会比较好么?”

高光微一沉吟,点头说道:“嗯,陈年老酒和老白茶、老普洱茶口感都很好,与当年生产的不可同日而语。除了口感,可能还有回忆吧,每当喝到当年亲手存放的酒和茶,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经历和朋友,或许是年纪大了吧。”说完高光看了看屋内的状况,装修、设施和清洁程度都很满意,赞道:“很干净!”

江悦接口道;“那当然了,我哥专们让清洁公司的人来打扫的,还是我来验收的。”

高光点了点头:“谢谢。”

江悦挤出了一丝笑意:“不客气。”然后指了指餐桌上的一个类似陀螺状的水晶摆件对李书音说道;“书音,你看看那个是什么?”

李书音走过去仔细看一会,回答道:“我觉得好像是一个醒酒器。”

江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会吧?”

高光也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说道:“是醒酒器,Penfold和STLouis的联名款,把酒倒入醒酒器之后,可以像陀螺一样转动,红酒也就在转动过程中逐渐被唤醒,很有仪式感也很炫酷!”

江悦听了以后意味深长地笑了两声:“那这房子和你还是挺般配的。”

高光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书音转头对江悦说道:“咱们该走了。”

江悦赶紧起身道:“是啊,趁着早咱俩去吃火锅!”

李书音一挺胸:“我请客!谁让我发财了呢!”

江悦喜笑颜开:“就这么定了!打劫富婆没有任何负罪感!”转头对高光说道:“那高大哥,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俩走了,你也早休息。”

高光礼貌的道谢:“今天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非常感谢!等你表哥回来,我请你们吃饭,略表心意。”

江悦拜了个OK的手势:“好,拜拜。”说完和李书音一起离去,高光一直送到电梯间,目送两人进了电梯才转身回到屋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