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巨象提亲

落英山上处处都是参天古木,将整个山头笼罩得阴暗潮湿,对身为夜行动物的猫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居所。

可是,这里不是我的家。

跳下乌鸦翅膀,我伏在地面上,左嗅嗅右嗅嗅,四处都没有熟悉的气味,不由回过头望着大家哀伤地叫了几声。

牛魔王与罗刹面面相窥,乌鸦却再度变成了银子,他走上前对我笑着说:“起来,我们到家了。”

这不是我的家。

我坐在地上,摇晃着脑袋表示不肯起来,他却强行抓住我的手,想硬拖起来。

“不要!”我狠狠一甩,瘦弱的银子飞了出去,撞到不远处的大树上。将整棵足以一人环抱的大树撞得摇晃了一下。

枯叶纷纷落下,好像雨一样。他擦擦嘴角的血迹,在雨中挣扎着站起来,再度走到我面前,抓起双手坚持地说:“站起来!”

我抬头看着银子那对黑宝石似的眼睛,眼睛里满满是读不懂的忧伤,这种忧伤不知为何刺入脑中记忆,激起阵阵波澜,竟让我不由跟着他的牵引慢慢站了起来。

“好,好,就是这样。”牛魔王想上来搀扶我另一只手,却被罗刹瞪了眼,又讪讪地缩了回去。

银子终于笑了,他就这样扶着我,一步步向山顶走去,我跟着他的节奏,也尝试用两只脚走路,却发现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难受,而是走得非常畅快非常舒服。

很快我就开始飞奔起来,时不时跃上树干,跳过溪流,银子在背后展开翅膀,穿梭在枝叶间,跟上我的速度。

突然,浓烈的野兽气味阻止了我的步伐,一只吊睛白额老虎在丛林中跳出,站在我的面前,恐怖的獠牙似乎在滴着口水,眼睛不怒而威带着无边杀气。

“喵呜!”我吓得大叫一声,赶紧缩去银子背后,颤抖着说,“有……有老虎,打……打死他!”

“大王饶命!”那只老虎却突然前肢跪下,口吐人言,“小的恭候来迟,实有失职之处,恳请大王开恩饶命。”

我才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抓着银子的领子叫:“老虎!老虎!快点打死他!”

老虎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叩头大叫:“大王开恩饶命!大王开恩饶命!”

我们俩越叫越响亮,中间混杂着磕头声,银子被勒得脸红脖子粗,呼吸几乎停顿,根本说不出话来。

还好后面牛魔王赶到,他见状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我赶紧放开银子,扑到他身边叫:“有老虎!哥哥救我!”

牛魔王还没反应过来,罗刹赶紧将我推开,然后轻轻抱着我安慰道:“妹妹别怕,这老虎乖得很,很听话,不信你让他打几个滚给你看。”

我看着她认真的眼神,半信半疑地壮着胆子走到老虎面前说:“坐下!”

老虎立刻乖乖地坐下。

我回忆以前看的小狗训练命令,又连着说:“趴下、打滚、装死、不准动!”

结果这老虎比狗还乖,立刻将我的命令全部执行,躺在地上四脚朝天。

“好玩!好玩!”我拍拍手还想继续,却给缓过气来的银子拖着往里面隐藏着的山洞走去,说是让我晚点再玩。

我依依不舍地回头再看老虎一眼,他可怜兮兮地望着我,维持姿势不敢动弹。

进入洞穴,我四处张望,里面铺着柔软的毛皮垫子,非常舒服,还没等爬上去打滚,罗刹就将我抓去旁边房间换上一套丝绸的衣服,衣服的质地很轻柔,穿在身上和没穿感觉不大,让我十分满意,最满意的是这衣服后面还有个洞伸出尾巴,让我随时可以抱着打滚。

然后银子和牛魔王抓着我开始进行思想道德教育,我听得只打哈欠,他们偏偏又不准我睡觉,直到罗刹将煮好的鲤鱼送上来才打破了这个沉闷的状态。

遗憾的是,在我趴下去咬鱼肉的时候,他们又开始教起我吃饭的礼仪了……

真讨厌。

这种恶心的训练进行了整整三天,我曾无数次将银子打飞,也无数次将牛魔王气得发疯,又无数次在罗刹的鱼肉下坚持下去,不过那只老虎更倒霉些,他在门外维持姿势不动躺了三天,等我想起他的时候,已经快饿死了。

这三天中,银子他们只教会了我一句话,就是对着一头巨大的大象说“虽然对你甚为欣赏,但这门婚事并不太适合,请容我再考虑段时日。”

为了这句天杀的话,我背了上千次才算记牢,同时也对求婚这件事留下了难忘的阴影。

太可怕了。

终于到了要出发去面对求婚的那天,罗刹将我认真打扮了半日,然后带到落英山的一个山谷里。

我出发前曾经回忆过在电视中见到的大象,似乎比猫大不了多少,突然萌发出将他咬死报求婚之仇的念头。

可是当我真正见到他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

这头白色的巨象高得就和山一样,遮住了满天阳光,当他踏起步伐时,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他的轰鸣声足以传去九天云外,我必须将头抬到最高才能看见他的眼睛。

天空又飞来一只巨鹏,停在巨象身边,两个动物已经占满了整个山谷,后面似乎还有只挤不进来的独角犀牛。

而我和牛魔王他们站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仰望着他们的风采。

不好咬啊……我丧气地垂下耳朵,哀怨地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想不出从那里下口好。

巨象王却开始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害羞,却很洪亮,震得我耳朵一抖一抖。

他说:“苗苗,我爱你。”

前面两个字我懂,即使记忆中有很多人叫我不同的名字,有大王、老大、妹妹、义妹、混蛋猫、猫魔王、猫美人等等,但苗苗和喵喵这两个字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我很明白这是在呼唤我。

可是后面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我赶紧回头求救地向银子看去。

银子拼命地向我眨眼,他一直眨到脸快抽筋了,我才想起这是说出那句背熟的话的暗号。

可是我还没说暗号前,巨象王又说话了:“用原身来见苗苗姑娘似有不妥,待我变回人身。”

说完后他身上也起了烟雾,出现在烟雾中的是个白色短发男人,男人体格极为高大,甚至比牛魔王还要高出一头,他皮肤较为苍白,没有什么血色,五官却清秀俊朗,身上穿着身银色锁甲,象头铁腰带上佩着一对黄金大锤,头上宝石镶嵌的冠子上还有两根长长的翎毛,就像戏中儒将。

旁边的巨鹏王也起了变化,重新出现在眼前的是瘦削的男子,脸上可见颧骨,薄唇鹰鼻,一双金色眼睛十分锐利,仿佛能看透一切,身穿朴素布衣,腰上别着一对铁钩,掩不住混身锐气。

后面的独角犀牛王总算挤了进来,他也变化出人身,是个壮硕胖子,小眼睛笑成一条缝,也没带什么武器,看起来十分和气,让我心生好感。

巨象王走上前,来到我面前,他有些害羞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说:“苗苗姑娘,我为你写了封情书。”

我再次用求助的眼神望向银子,他急忙替我回答道:“她不识字,你自己念吧。”

于是巨象王的脸,又微微红了下,他展开纸一字一句紧张地念了起来:“遍地锦装鳖、暖寒花酿驴蒸、青虾卷、鱼头豆腐汤、干烧平鱼、红烧鲤鱼、蒸甲鱼、醉虾……”

我睁大眼睛,他每念一样,我口水就出来一分,馋得只想扑上去……

没想到后面那个混蛋巨鹏王走了上来,悄悄地拉了拉大象的衣襟,小声说:“你拿错了纸,这是我抄给厨子的食谱……”

周围有窃笑的声音,巨象王的神色更加紧张,他赶紧从身上摸出另一张纸,红着脸又开始继续念:“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这回我完全听不懂了……看着他摇头晃脑直发呆,天上太阳嗮得我全身暖洋洋,恨不得立刻趴下睡觉。

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甩了下尾巴,我突然发现冠上两根翎毛正随着他脑袋晃动,一下子往东,一下子往西,就像主人和我玩的逗猫棒一样,让我的眼睛也不由习惯性地随着这两根翎毛开始摆动。

左右、左右、左右……心里痒痒地不受控制,手上指甲渐渐伸长,全神贯注地等待着翎毛停止那一刹那。

待催眠诗歌停下时,我立刻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翎毛,吓得巨象王就地一滚,躲开我的利爪。

旁边巨鹏王愤怒了起来:“好你个婆娘,就算不答应求婚!也不必伤我兄弟吧!给我杀!!”

银子和牛魔王在背后不知为何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继续开心地追着巨象王的翎毛转圈圈。

=========

打劫票票!打劫收藏!

不给就关门放花苗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