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落到底的人生

最近要说村里有什么风言风语的,那就是高家那档子的事儿了。

大家都在猜呢,高阳最后到底会走哪条路。

老实本分的肯定不会起别的心思,但高阳她不一样啊。

敢离家出走,又什么都不懂。

想到这里,徐金枝的唇角略带嘲讽。

比?

高秀宁拿什么和他们比!

是拿一个仅仅高中毕业的丫头片子和她那去了首都念大学的孙子比,还是前面那一箩筐的初中加在一块儿都不如她儿子文凭高的比?

笑掉人的大牙了。

注定了!

这辈子你们就是要穷死,别怪她上眼皮瞧不起。

人呐,自己不争气那就活该过穷日子被人说三道四。

一个月两个月,关于高考已经过去了很久,早就没人谈论了。

原本高阳的大专在村儿里来说,算不上一等一的好也是可以排到名列前茅的,结果丫头作啊!

以为自己天赋异禀,以为自己出去就能发财呢。

呵呵!

后头儿多少人瞪着眼睛,等着看笑话呐。

*

高秀宁去了城里,去了一趟又一趟。

找女儿!

可没找到。

想要躲开你的孩子,能藏到叫你发现的地方吗?

一开始高秀宁还能骂出来,骂着骂着也绝望了。

人生好像就是这样,不停的寄予希望然后不停的失望,失望着失望着慢慢就觉察到原来自己是个普通人呐。

无论你过的有多悲催,上天不会可怜你的。

不会突然掉个大馅饼就砸到你的头顶。

掉也是掉一盆屎,砸下来砸的你面目全非。

砸的你就连骨头上都刻上了你完了三个大字。

白天晚上她都不睡觉,就想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想着想着,高秀宁觉得可能是她亲手把孩子的未来给摧毁掉了。

她不停的抱怨,不停的讲,不停的寄希望。

所有的压力都投放到孩子的身上,那么大点的孩子你以为她是神童吗?她什么都懂都能做吗?带着一股子的不服输出去打工了,打工啊。

没有学历,你能赚什么钱?

是卖货还是刷碗啊?

明明当时高高兴兴的庆祝,可能属于孩子的未来就不是这样的了。

高秀宁大半夜的不睡觉就瞪着眼珠子,瞪着瞪着扑棱坐了起来,伸出来手,她看着自己的五指。

“我害了你啊高阳啊,妈害了你了……”

*

人生下来,其实都是有选择的机会。

不过有可能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你却意识不到。

可能在某日的下午,你就将原本属于自己不错的人生路做了个逆转的选择。

高阳离家出走第一站到了饭店打工。

端菜上菜,撤桌站立。

来来回回就是这点的工作内容。

晚上住在饭店老板提供的宿舍里,这里是宿舍也是旅舍。

旅舍顾名思义不是酒店,小小的地方里面一张床,两张床,为了方便出行的人。

饭店里的这些女服务员们呢,给你们住的地方也不要你们出钱,但适当的也要看见活儿能搭把手。

工资就别想增加一点半点了。

因为住店的人实在有点多。

“你们今天住外面的椅子吧。”老板娘说。

夏天睡在长椅上也不是不行,都是在旅店里,躺上去带着枕头就睡嘛。

一个一起干活的大姐拉了拉高阳,压低声音说:“……你最好睡在二楼阁楼里,别去睡长椅。”

剩下的她就不好说了。

老板娘走出来,别有深意看了高阳一眼。

年纪轻轻的孩子,不肯读书出来混社会,你以为社会就是那么容易混的?

年轻,漂亮!

这时候是资本,在过个十年八年,你看看自己还能剩下什么。

“去睡觉吧,看着我干什么。”

高阳是睡在客房门口的长椅上,和同事姐姐一起的,椅子足够的长足够她们两个人睡。

一早五点钟,同事还在睡,高阳也在迷糊当中。

感觉眼前有人。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面前蹲着一个男人,对着她笑。

那个人的脸微微有些发黑微微有些暗红。

“你醒啦。”他递给高阳一个面包:“怎么在这里睡呢,回房间睡多好。”

高阳坐了起来,抱住自己的毛巾被,起来就想跑。

她不认识眼前的人。

她站起来对方也就跟着站了起来。

高阳一米六七六八,对方还没她高。

男人瞧着有二十五六的模样,压根就谈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

“给你的面包,拿着吧。”

他们都是这附近打工的,过年要回家,大多数就是跑旅舍解决一下,五块十块一晚上,包月更加便宜。

年轻的男人出来打工自然是要结婚的,结婚怎么结婚啊?除了别人介绍,就是自己发展。

来旅店里和服务员们熟悉了就可以打打闹闹,遇上合适的呢就发展发展。

反正农村结婚可以先同居着不领证,到了年纪再领。

昨天他来店里,一眼就瞧上高阳了。

年轻长得还不错的女孩子,就让你的心里起刺一样的痒痒。

“呦,怎么没给我一个面包呢?”同事睡醒了。

瞧上那么一眼就晓得对方的意图了。

呸!

臭工地的还挑呢。

还知道挑好看的。

高阳挥开对方的手就跑了。

“人家念完高中出来的,你以为是那些没脑子的人一哄就上当?你这用面包钓美人鱼未免有些抠搜了吧。”

男的一愣。

实在是没想到竟然念过高中。

现在大多数的学历也就初中那样,能念高中的一般都是奔着考学去的。

“多出点血吧,买上一兜子的零食,好看的丫头也得有好钱陪衬着呀。”

说完心里摇摇头。

这样的见多了,哄着哄着也就到手了。

踏实能干的女孩子们,通常都是和无知两个字挂钩的。

什么叫无知?

没有阅历,高中也只是比义务教育多了那么三年而已,学校里不教外面成人玩的那一套。

你看又精又灵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被这种男人打眼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