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考砸锅了

知道钱没借出来,高秀宁又发了一通脾气。

李凤兰早早的就把高阳带上屋去了,叫高峰陪高秀宁。

高秀宁说:“就考个清华北大给他们瞧瞧!”

只要高阳考得上,她马上闭眼都不会有遗憾。

憋在心里的这口气,也就吐出去了。

高峰将他姐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是压根没料到他姐会有这种想法。

清华?

北大?

家里养的得是文曲星那才行。

且不说高阳现在的成绩距离重点大学差多远。

说:“这孩子已经挺不错了,你也别逼她。你看看我那三个臭小子,连个高中都上不去。”

高秀宁说:“高阳不一样,她很努力的。”

这个世界上,就没什么努力办不成的事情。

只要有恒心,只要够努力。

高峰叹了一声,说:“姐,我劝你别抱这么高的心思,也别给孩子那么大的压力。在她这个岁数她已经是同龄人里比较懂事的。”

以高峰的思想境界觉得,女孩子只要听话不闯祸,这已经是了不起了,能读书读到大学在他们这个家,那就是光宗耀祖。

他后妈那头儿为什么风光?

不就是因为养出来大学生了。

农村少见大学生。

农村也不会因为谁家出个大学生就高看两眼,不过能养得出来还是证明人父母有本事。

高秀宁霍然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胳膊,神色变得严厉起来:“她不能不如人!”

“有些时候你也别强求,我知道你心里憋屈……”做弟弟的很少和亲姐姐讲这些。

过去他也是有些傲气的,不服气!

可这些年过来了,除了认输还能怎么办。

你说父母没有给他们好脑子?那那边人家生的儿子女儿都过的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过不起来?

笨呗!

穷呗!

高阳高考了。

考的特别不好。

老师也没料到会考成这个样子!

考完试人就倒下了。

勉勉强强考了个大专。

高秀宁直接人就垮了。

彻底没指望了!

原本指望着孩子能出个头,考个好的大学给别人瞧瞧。

她心里不是没飘着一丝不切合实际的期望,如果真的是清华北大……要她的命,她也是愿意给的。

大专!

后妈那边,人家孙子上的是大学,高阳考的是个大专。

李凤兰坐在院子里用大铝盆洗着衣服,和高峰念叨着:“大专也不错啊,也不是谁都能考上的。”

你瞅瞅她这个大姑姐,仿佛地球就要毁灭了一样。

你自己有多优秀?

孩子妈妈初中都没念完,孩子亲舅舅也是个农民,你指望孩子进清华?

怎么那么敢想呢。

“这个钱……”

李凤兰停手:“不行还是得和那头串串,他是孩子亲姥爷。”

不然怎么办?

哪里拿得出来钱?

“不是我说,高阳老师都说了,孩子平时学习那么好但只要考试就会紧张就会发挥不好,你说做妈的心里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吗?完全不看自身的遗传非逼着孩子努力努力,这回好,考砸锅了。”

“你少说两句……”

高秀宁躺在炕上发呆。

听见李凤兰的话,又哭了一场。

以往只要高阳考不好,肯定躲不过一顿打。

这次……

高秀宁看着躺在自己手边的孩子,人家别的小孩儿都欢欢喜喜的出去玩了,毕竟终于考完了,高阳就只差烧死了。

烧的小脸透白。

*

徐金枝倒在炕上乐了一阵,慢慢收了收笑声。

“妈,你这……再叫我爸听到不好。”高秀云明白她妈的心思,可……

她和高秀宁是亲姐妹,虽然不亲,那也是血浓于水。

徐金枝却觉得心里没来由的痛快,笑说:“你那个大姐啊,心思就恨不得上天!总觉得她家高阳和别的孩子都不一样,那是文曲星下凡呢,她觉得她女儿就是清华北大的料了吧?这回好,考砸锅了就连大学都上不去,考大学你有那个基因吗?”高秀宁那个死丫头还和她干过架,当时她挨了高秀宁一嘴巴,这个仇她不会忘的!

高秀云道:“都是一家子的亲戚,钱还是要花的。”

“花什么花,你花了钱人家能领情吗?”

高秀云:……

坐了一会,她就起身准备回家了。

她嫁到别的村儿了,回来一趟倒是不远,可也来回折腾的挺久。

出门在菜园子里看见了她爸,说了一声:“爸,那我就回去了。”

“秀云啊,你帮我办件事。”

高阳她姥爷对这个孩子说喜欢吧,谈不上。

前面老婆生的一儿一女他都喜欢不起来。

嘴不能说,脑子转的又慢,脾气特别不好,自尊心还特别的强。

老爷子觉得自己的基因也不是太差,可面对那两个孩子的时候除了无力就是无力,无论你怎么下功夫都是白搭,后来娶了后面的老婆,生的孩子就比较好了,儿子女儿都很灵。这种情绪下他对前面的孙子也好外孙也罢,感情都不够到位。

拿着一个手绢包着的包递了过去。

“给送过去吧,我也不好亲自出面,书得念,考什么样都得念。就是大专毕业也好找工作啊,还是比不念书的门路多。”现在这年头念大学的人越来越多了,将来没点文化水平,你在这个社会上估计就混不开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