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软刀子

高阳拿着毛巾在水盆里拧了拧,给母亲擦了擦脸。高阳拿着毛巾在水盆里拧了拧,给母亲擦了擦脸。

“妈,你得放宽心。你越是想就越难受,不去想他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会比谁差。“

高秀宁略略平静平静了情绪,伸手去看女儿的脑门:“砸没砸疼?我这下手也没个轻重。“

“不疼。“

哪怕冷静了下来,心绪依旧不佳。

怒气一波又一波的往胸口涌:“妈耽误你了。“

她就是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越过越好呢?

反倒是她……

她看着自己的手臂,比正常人少了一条胳膊。

高秀宁特别想做出来点成绩给人瞧,用来证明自己真的不是没有谁就过不下去,可越是着急越是过不好,她自己过不好也就算了,带着弟弟一家子都过的紧紧巴巴的。

前夫亲爸,那些人好像都进入了正轨,只有她和高峰,想不通啊。

高阳将高秀宁拥入怀里,轻轻用手替母亲抚摸着后背,见母亲微微有些出汗,一只手拿过来一旁的蒲扇替母亲打着扇子。

下屋没什么东西,进门就是大灶再进一道门就是火炕,炕上铺着炕席,最角落的位置里叠了几床被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将被子拿下来铺一铺就成了,早上起床的时候再重新叠好摞回去。

“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你是我妈我是你女儿,真要论起来的话,你还给了我生命呢,我欠你的。“

“妈是疯了,妈是疯了,你姥爷你爸他们都越过越好,只有我和你舅舅越过越惨,看不到希望了,妈睡觉都害怕如果就这样死了,我不甘心……“

高秀宁感觉得到自己的不对劲。

可她控制不住。

有些时候都恨不得去抢银行了。

思想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控制不住。

她就过好了给那些人瞧,瞧瞧就行。

高阳有什么错啊。

孩子没错的。

“妈,你没疯!有些时候我考不过别人也挺羡慕别人的,都是正常的情绪,是人就有情绪,没有情绪四大皆空早就能出家了。“

高秀宁的脑子还是嗡嗡的,愣了一会儿,情绪彻底平复下来了。

缓缓说道:“高中不花几个钱让你舅拿也就拿了,上大学……“

她们都是寄人篱下了,什么钱都要弟弟一家给出。

李凤兰那人没什么心眼,可只要受了气也会讲话阴阳怪气的。

家里还有三个大外甥,最大的那个都娶老婆了,你说叫亲舅舅倾家荡产的给外甥女掏上大学的学费?

她就算好意思开口,高峰也拿不出来啊。

上次弟弟漏了口风,说家里现在攒了一千多块,念大学的学费至少两千起,你说上哪里凑去?

“妈,我不想念了。“高阳说。

高秀宁面有不忍。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念!

这样李凤兰也讲不出来什么,她和高阳也能尽早的离开高峰这儿。

弟弟再亲,弟妹还是外人。

“是妈对不起你,你比谁都努力,别人放了学回到家里除了玩就是玩……“高秀宁贴着女儿的脑门又哭了出来。

哪有什么生下来就聪明,只不过就是比别的人肯用功而已。

马上就要考了……

高阳拉着她妈的手,说:“也没什么,不念书也有不念书的出路,肯吃苦就没有赚不到的钱。“

她深呼吸一口气。

其实自己也憋屈。

马上就要考了。

上大学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但……

家里没钱!

实在是拿不出来钱了。

高秀宁一直没说话,高阳想那就这样定了吧。

她尽快的拿到高中毕业证,然后出去找份工作,养家!

头顶响起高秀宁咬牙的声音:“不对,这个书你得念!学历重不重要那也是个敲门砖!那边为什么总看不起你舅舅和表哥表弟?不就因为那边的孩子上大学了,我们这边一个大学生都没供出来。“

想起来后妈以及后妈所生的那几个光宗耀祖的孩子,高秀宁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高阳点点头:“那我上了大学多找几份给人补课的活儿,少和家里要点钱。“

高秀宁靠在被摞上不知道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对着高阳简短道:“你晚上去你爷爷奶奶家一趟,借钱!“

“他们不会借的……“

“能借多少借多少,一切都以你考完为准。“她们也不是空手套白狼,确实考上了拿不出来这个钱,临时救个急。

“我知道怎么说,我去。“

高秀宁一拳拍在窗台上,脸上的青筋暴起。

不是实在拿不出来这笔钱,她不可能去求那家人!

*

高阳跟着李凤兰去了爷爷奶奶家,高阳的亲爷爷亲奶奶!

崔奶奶拉着她嘘寒问暖。

“吃没吃饭?没吃就这里吃点,奶奶晚饭做了焖肉可香可香了。”

这孩子一进门,她心里咯噔一下子。

他们家姓崔,高阳姓高,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吧?

当年高秀宁赌气,背着他们就把孩子的姓给改了,家里也是懒得和她打嘴仗,就一个毛丫头你愿意改就改吧,反正老三那边还能生呢。

“奶,我吃过了。”高阳细声细气的说:“我妈叫我过来和爷爷奶奶借点学费。”

一提钱,崔奶奶就连眼都冷了下来,高秀宁姐弟俩当年可是当着她的面儿撂下的狠话,说高阳以后不会用崔家一分钱!

怎么着?

忘了?

选择性遗忘?

“学费?高中的学费拿不出来了?没事奶奶给你,你舅妈亲自跟着登门了,既然求到奶奶的头上,奶奶不会不拿。”做奶奶准备下坑马上去翻箱子。。

高阳说了一句:“不是高中学费,是念大学的学费。”

崔老太太跟高阳道:“这大学还没考呢,就是考了,奶奶手里实在也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钱,不行你就和你姥爷家那边借借?”

考不考得上还不一定呢。

就说是借,她也借不了啊。

高阳是她孙女没错,可姓高的把孩子的姓都给改了,还想他们给出钱?

离婚的时候,儿子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给了高秀宁五百块钱,八几年结婚也就花这些钱,她儿子离个婚也花了这些钱,等于倾家荡产还借了外债给前妻的钱,按道理这就不相欠了。

“是先叫我过来打声招呼,考上了再来拿。”

崔老太太手摩挲着碗边不讲话,“按理我就是砸锅卖铁都应该管,可当年……你舅舅对你爷可是一点尊敬都没有,直接骂到了你爷的头上,现在你又姓了高跟你舅舅和你妈一个姓儿……”孙女也是分远近的。

高阳考得上,崔家就是脸面上沾点光,可这光儿老崔太太不想要!

为什么?

孩子跟着母亲长大,高秀宁能少教少诉苦?

这么大的孩子了,早就长心眼了。

管了也得不到任何好儿,还不如不管。

老三后面生娶的那个老婆,家里条件特别的好,那个孙女就是随便养都会比高阳强百倍。

先前的孙女,真的是可有可无。

有……其实也没啥用。

没有吧,大家都消停。

李凤兰听到这里,站起身,气的浑身发抖:“都说是借了,没说是要。这不也是你们老崔家的孩子吗?不是实在逼到这个份儿上了,她妈就一条胳膊干活都费劲……”怎么赚钱?

崔老太太瞥了李凤兰一眼:“她舅妈,孩子你们就费点心吧,将来也是替你们老高家光宗耀祖。”

李凤兰带着高阳离开以后,屋子里-

“妈,真的不和我三哥说一声?考大学其实也是个好事儿。”

那点钱对老三来说,也不算是个事儿。

崔老太太心里的条条框框过了一个遍儿:“……我没听说那孩子成绩有多好,就是考了也就是个一般大学将来能出息到哪块去?我不帮也是确实拿不出来这个钱,我给她拿了其他的人都和我伸手要钱,我去哪里搞钱?退一步说,孩子真的将来功成名就了,她要是上了清华北大那我肯定砸锅卖铁供她,到时候还是咱们老崔家的孩子,高秀宁那个样子我不信她能养出来什么透精百灵的孩子,我知道她心里堵着一口气,想要翻身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去干小姐吧,但愿她别这么坑高阳,高阳要是陪那些老头们睡觉……”

亲不亲取决于你够不够优秀。

儿媳妇听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敢情,好事儿都成你们家的了!

不过她是这家的儿媳妇,有些事看不过眼也不能乱讲,毕竟婆婆对她女儿不差。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