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替罪阳

“我这个命啊……儿子儿子指望不上,丈夫丈夫指望不上,还得养着大姑姐和外甥女!“李凤兰一盆水泼到了院子的中间。

院子不大,分前院后院以及下屋。

下屋就是面对着正屋侧盖的房屋,因为光线不是特别好,一般农村都是用来做仓库用的。

高家的这个下屋,是用来住人的。

里面住的是当家男主人高峰的亲姐高秀宁以及外甥女高阳。

李凤兰的亲妈扯过来女儿,上手力道重了些,差点把女儿扯摔了。

“我妈,你干什么?“李凤兰一脸无语看向自己妈。

下屋出来人了。

高阳推开门从里面出来,叫了声人就左转进了菜园子。

农村人都有自己家种菜的地方,一年到头都不需要买什么菜,自给自足。

“你叫人听见。”

“听见就听见,我怕人听见吗?我这心里不痛快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得养她们养到什么时候?”李凤兰一脸不高兴。

人家结婚,最多就是和婆婆一块儿住。

她可好,她直接升级了!

婆婆是没了,给她留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一个残疾大姑子!

把人赶出去吧,背后肯定被人吐口水,不赶吧吃她喝她完了还克她!

李母见高阳摘了菜回来,对着高阳笑眯眯道:“高阳越长越好看了。“

“姥姥您也是大美人,我舅妈的长相随您,一看就会长命百岁。“

李姥姥看高阳看的有些入神。

你说也奇怪了。

这孩子生得可好啊。

妈妈那个样儿,就是舅舅长得也一般,偏偏就这孩子会挑优点长。

嘴也好!

高秀宁和高峰都是一棍子都打不出来两个屁的个性,高阳这孩子小嘴甜的呀。

“这孩子长得不像妈妈不像舅舅,倒是有点像那头的一家子……”

高阳的姥姥早就去世了,姥爷也早八年就另娶了。

后生的那一窝,模样一个赛一个的好,脑瓜子也是一个赛一个的灵,高秀宁和高峰姐弟俩就……普通到没办法看,太普通了身上除了踏实肯干心肠好你都找不出来别的优点的那种。

想起来高秀宁凄苦的命运,李姥姥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攥住女儿的手,压低声音说着:“……你养都养这些年了,就差临门一脚你非要说些难听的话,过两年高阳也就嫁了,我看高阳这小模样,不会嫁的太差的。“

她嫁了,她自然就会带着她妈走的。

“不会嫁的太差?那还能嫁到哪里去?那个爹当没有她一样的,那个妈……就一条胳膊你说能干?什么男人养老婆就算了还养丈母娘?我养三个儿子,我三个儿子都是初中毕业,她呢?我供念高中啊。”

讲起来这事儿李凤兰就一肚子的不痛快。

原本觉得外甥女将来能考上大学那也是脸上贴金的事情,可今天被那边的人呛了两句,她这心里就不痛快了。

是啊,高阳将来上大学,她家三个小子都是初中毕业,甚至还有个初中都没毕业的!

准备念大学的是她女儿吗?

外甥女就是狗,别人拿包子一打就跑!

她最后能落到什么?

李姥姥一阵无语,她这女儿就是个炮仗。

点火就着!

高阳九岁就养在家里了,养到现在高三,你算算多少年?

这些年你是出了钱又出了力,然后因为一张嘴一句好都没落到,和女婿之间也搞的争吵不断,划算吗?

“那边的话你又听进去了?你儿子是念书的料吗?就课堂上学的那点玩意儿都吃不进去,他们不读你能拿着刀逼着他们读?一样的放羊,那人家考上了愿意学,你不让念?”李姥姥忍不住亮刀了。

别说她三个外孙子,就是自己亲孙子亲孙女那也没有一个能读书的。

你说说这些孩子,国家给你们这么好的机会,叫你们读书上高中将来上大学,可他们倒好,初中能毕业就不错了,有的初中都没读毕业。

将来都留农村当农民或者出去端盘子吧!

没点文化,早晚吃亏!

“妈,你今天来是来干什么的?替她撑腰的?”李凤兰忍不住出声问。

“我是你妈,不是她妈,我能害你?你自己说高阳这孩子是争过什么还是抢过什么?遇上那倒霉爸爸她能怎么办?这些年在家里什么不帮你干?她甚至比你儿媳妇都要勤快了,高秀宁的饭菜和衣服可用你洗过做过?那么一间下屋不装人也是用来装鸽子的,人不如鸽子吗?就花你点生活费,那孩子是要脸的人不会赖你的,她妈时不时那个样儿,你说她舅舅不管她怎么办?“李姥姥咬牙道。

挺可怜的一孩子。

李凤兰面色一动。

要说起来啊,不怪高阳招人喜欢。

这孩子有眼力见,又能干活,从来也不给她添什么麻烦。

自己家那三个臭孩子,确实也不是读书的料。

心里过了几遍,舒服多了。

“我啊就是念叨念叨,今天叫那边的怼了我两句,我心理不痛快,你看看人家不是当村长就是孩子考大学,再看看我们,看看我家的这几个烂泥啊,烂泥扶不上墙……”

“穷就别怪人瞧不起,要脸就别穷!多赚钱,动不动就伤自尊有什么用?当时不让你嫁,拦得住你吗?”

李凤兰当年没结婚的时候,高家就出事了。

一把火把家里烧的精光,前夫和高秀宁因为离婚大吵导致火灾,被砸的少了一条胳膊,然后高阳她爸随后就提出来离婚,扔下五百块钱头也不回的和别人走了。

其实就是去攀高枝儿了。

八几年年的五百块钱也确实算是点好钱。

可再好的钱,也不可能五百块钱管一辈子啊。

李姥姥站在窗口前,压了压声音,怕里面的人听到,说:“那丫头她爸现在娶的老婆家可干大发了,我听说是卖翡翠的,家里住的都是别墅……”

这年头,手里有个几万就挺牛逼的。

你想工人正常工资,一个月才四百块钱左右。

现在市场上差不多的塑料凉鞋,也就七八块钱一双。

可那个女的家里据说是有几十万的那种。

李凤兰含糊的哼了一声:“有钱有屁用,那种人就该天打雷劈的,你说我们一家子哪有坏人?可我们为什么就穷呢?赚不到钱啊。我有钱我能差高阳那点小钱?”

“要不联系联系孩子她爸?”李姥姥犹豫道,“上大学就得用钱了吧,怎么凑啊?”

她寻思家里家外都没有念大学的人才,也不晓得到时候要用多少。都是听人说念大学也要交不少学费呢,可比高中贵多了。

高峰是个好舅舅,但高峰是个农村人啊,啥本事没有!

家里还养了三个儿子,到时候高阳真的考上了,家里也不见得能拿出来钱供。

亲生父亲那么有钱,要点学费和生活费也讲得过去啊。

李凤兰想了想,一脸激愤道:“我呸!叫我去求他?我宁愿直接抹脖子,要饭都不去他家门口要。”

“他是孩子爸爸,对孩子有抚养义务。”

李凤兰马上往外推:“我可不去!这些年我们养都养了,临了临了眼见着脱手了我对他低头?他有钱我们不馋,将来他倒霉了也别指望高阳,早就恩断义绝了。”

她登门去要钱?

高峰知道了,也能打死她。

她不去!

宁可饿死,也不要去乞讨。

要脸!!!

李姥姥有些发愣:“你说那边生的也是一个姑娘,之前我听人说好像带国外去见世面了。一样的女儿待遇就差这么多他一点都不想这边的孩子吗?手指头缝漏一漏就够孩子花的……”

她是替孩子抱不平。

人家那边什么好吃吃什么,高阳呢?

看着别人的眼神吃。

她妈一个不高兴就拿着她撒气。

老实讲,她都怕孩子心扭曲,介么大一点孩子妈教什么就是什么。

“高阳……”

下屋传来高秀宁的喊声。

“妈,我来了。”

高阳正在上屋里烧火呢,刚刚把大米饭闷上。

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像下屋跑过去。

她一进门,迎头一个罐头瓶就砸了过来。

因为躲避不及时,直接砸脑门上了。

罐头瓶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就摔碎了。

高秀宁听到了!

听到了那家人的消息。

就是因为听到了,才会大动肝火!

她听不得那边好过的消息!

嫉妒是一种情绪。

嫉妒也是一种叫人变成魔鬼的情绪。

嫉妒就是,不会想着变好,只想将好的人拉下来与自己共同沦陷地狱。

高秀宁知道自己有病,可她控制不了。

“……不许你去找你爸!你要是不要这个脸就别认我当妈,这些年他从没管过你,都是你舅管你吃喝拉撒,将来你就得给你舅养老……”

李姥姥推了女儿一把。

李凤兰拉门进了屋子里,一把扯过来高阳,护在身后。

“姐,你这不能用东西砸孩子啊,砸坏了怎么办?”

那是头,不是铁!

“坏就坏了,她就这个命了。”

李凤兰还能不晓得,肯定是她妈说话声音太大,被高秀宁听去了。

“高阳啊跟舅妈去上屋,舅妈看看你脑门……”

“舅妈,我没事。”高阳笑了一下,然后说:“舅妈你回去吧,我妈就是不小心手滑了。”

李凤兰:……

等李凤兰人走了,高秀宁看着比自己个子都高出来一块的丫头。

她看着女儿被砸红的脑门,抱着女儿哭了出来:“阳阳,你早点上大学吧,早点离开妈,妈可能是疯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