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从台前到幕后

那首歌之后,致远更加关注周心莲的举动了,不仅仅是哪天病了,哪天没上体育课,哪天又没吃晚饭······

一天下午,突然下起了雨,风很急雨很大,把同学们困在教室了,好多人都被这阵雨弄了个措手不及。致远冒雨跑回宿舍,拿了两把伞。当他把其中一把悄悄递到张晓薇手里时,她怔了一下,这时候致远用几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并将眼光慢慢地转向心莲。瞬间领会的晓薇,拉着心莲走出了教室。

夏日的雨还真是说来就来,毫无征兆,这次更加放肆了,雨伞也无法顺利撑开了。致远还是冒着大雨去超市买了牛奶和面包,又悄悄地让晓薇转交给心莲。雨过天晴,看到食物还静静地躺在桌子里,致远有点不知所措,是不是自己太着急了,还是······

有一次,班上从新装修了教室,为了减轻桌角对地面的划痕,班主任要求每个同学自己准备橡胶的皮套,把桌脚包起来。最为理想便捷的材料就是废弃的自行车内胎。周末回到家,致远准备了两份,第二天,大部分返校学生的桌角都包了起来,而周心莲的却没有包。听同学说,她周末没有回家,只是让家里走读的邻居给捎带过来。当天夜里,致远悄悄溜进教室,把她的桌角包好了。等到心莲的物品捎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桌角已经包好了,就顺手送给了还没有包桌脚的女同学。在当月的黑板报表扬栏里,周心莲还为此受到表扬。其实表扬的应该是赵致远,又过了一天,当致远打开语文课本时,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洋洋洒洒地写着一句:

“需要感谢的可是你?”

致远没有回复,算是默认了。

在那之后,又过了几天,心莲在班上找人借录音机,问了好多人都没有。致远悄悄地去楼下低年级的教室,一个班一个班地挨个问,最后也没有借到。虽然没能借到录音机,但只要能默默地为心莲做一些事,自己的内心就不会那么的空虚了。

有一天,班主任把心莲叫去了办公室谈话,谈了很长的时间,尽管还不知道谈话的内容,但从她回到教室的反应,也知道是很严肃的话题。致远有些慌乱,“难道班主任发现了什么?那下一个就该叫我了。应该不会是因为早恋的事吧?”致远也有些疑惑了。身前的心莲呆呆地坐在那,一会儿又趴在桌上抽泣,坐在后面的致远几次都想站起来去安慰一下,哪怕只是轻轻地拍一拍她的肩膀,但他始终没有勇气去做。

后来,还是从晓薇那里打听到,班主任约她谈话是因为吃饭问题,老师严肃地批评了她,因为她的饭费花费太少了,每天不吃菜,不喝汤,只是吃馒头喝水,一个月下来才花了三十几块。如果心莲继续这样做,班主任会让她叫家长的。那个时候,同学们用的都是纸质的饭票,打印盖章的那种。致远买了一张五十元的饭票,悄悄地夹到心莲的书里了。之后,她有恢复了往日的快乐。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致远都会早早地站在教室门口,挨着窗边看着,等待她的到来,远远地望着她那飘洒的短发,那张楚楚动人的脸,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等到心莲走近,马上就要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又匆匆地转过头,对着窗口,若无其事地看着外边的风景,任凭心莲从身后走过去。

“真想这样一直看下去”——致远一个人憧憬着美好。

直到有一天,当致远无意间看到写着周心莲名字的课本,在最后一页发现了一个秘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