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分析情况

关书竹:“......”

有一说一,现在这男主看起来的确好惨的样子。

被她“折腾”了一番不说,刚刚又被女主伤了心......

心下刚刚生出一些怜悯,她立马又想起她这副原身在原书中的结局——被这厮制成人彘,凄惨死去。

一想到这里,关书竹忙甩了甩脑袋。

心想她可怜他做什么,她现在自己能不能安好地活到大结局都是个未知数。

想清这一点,关书竹清了清嗓子,捡起自己恶毒的人设,用一股嫌弃的语气说道:“啧啧,咱们最爱干净的质子现今怎么跟只灰老鼠一般趴在地上,你不嫌脏,本郡主还嫌碍眼呢。”

嘴里说着“恶毒”的话,关书竹手上却轻着力度去触碰戚梓墨的身子,打算将他搀扶起来。

戚梓墨就知晓如今似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这女人折回来看到他这副模样,绝对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唇角在关书竹看不见的地方微弯过后,很快又恢复如常,挣扎起身子:“别碰我!!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帮忙!”

老实说,戚梓墨虽然看起来在郡主府被饿瘦了不少,但到底在身板上还是寻常男子该有的。

她这副原身虽然懂武术,可身板也只是一名刚刚及笄的少女该有的。

一个不注意之下,就差点被戚梓墨折腾的摔倒。

关书竹或许是因为在书内世界维持了十五年脾气火爆的人设,这会儿一个不爽之下,借着人设说出一段大实话:“不需要本郡主假惺惺的帮忙?戚梓墨,你是不是还未认清你现今的境况?

如若不是本郡主允许,你真以为,你能好端端地待在医馆这里,接受医师的治疗?

我劝你老实点,趁着今日本郡主大发善心,突然想着给你看看病,你自己见好就收,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本郡主的底线。”

言出这话时,关书竹一双桃花眼不自觉对上了戚梓墨的,因为他的挣扎,这会儿二人之间的距离极近。

也因此看清她在说完这番话后,身前的白袍少年眸内一闪而过的冷戾之色。

察觉至此,她神色有些微愣,还想继续再看的时候,戚梓墨的眸内只剩下浓浓的受辱之意。

莫非,是她看错了?

心里这么咕叨着,关书竹见戚梓墨已经停止挣扎,这才将他强硬拉到一旁的矮榻上,做出一副“嫌弃”的神色用帕子替他拍打起衣裳上沾上的灰尘。

做完这些,她才将自己中途折回医馆的真正意图言出。

她从袖口内掏出那块玉白色的玉佩,扔到戚梓墨怀里,双手环胸道:“这东西是你的吧?

想来应当是方才本郡主抱着你来医馆的路上落下的。

本郡主最讨厌欠旁人些什么,将这捡到的玉佩还给你,并无什么旁的意思。

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勿要胡思乱想。”

然,刚刚说完这番别扭的话,关书竹回味了一下,又感觉她这么说,更显的她此地无银三百两。

面色发郁过后,未听见脑内的系统出现她崩坏人设的警告声,关书竹怕她继续待下去会露一些馅,看也未再看戚梓墨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并未发现,她转身之后,坐在榻上一副病怏怏模样的白袍少年正眸色不明地盯着她的背影看。

看来,这个长乐郡主是真的突然变了些性子。

不若她方才不应当会直接干脆地将那块看起来于他颇为重要的贴身玉佩还给他,而是借此要挟他,让他做些什么。

虽不明其中的原因,但这于他而言,无异是件好事。

......

笼罩在郡主府上空的阴云一连盘旋了三日,天气方是转晴起来。

这三日内,关书竹都未再去寻戚梓墨,而是就那么将他晾在医馆内。

免得她对他太上心的话,由旁人来看会觉得不大对劲。

当然,三日的时间也并未被她浪费掉,而是重新梳理了一下她现今这个身份可以带给她的便捷之处。

就比如,她父母先后去世之后,她从六岁的时候就被接进宫内抚养,极为宠爱她的皇太后。

还有,那个几乎对她是有应必求的太子表哥苏炳。

这两人,无疑能为她在书中世界的生活提供不少帮助。

就是她穿进的这本救赎文的大结局,是戚梓墨带兵攻入宝桐国篡位。

要是这样的话,这皇太后和太子能帮到她的地方,到后面其实并没有多少。

还得靠她自己去和戚梓墨搞好关系,消除他对她持有的厌恶值的时候,再让他对她不会心生杀意。

结论定下,关书竹想起明日的时候,要在宝桐国内举行的游灯会,心生了一个主意。

恰巧这会儿婢女小萤端着洗漱用的热水来了,她直接从矮榻上站起身来,对小萤言道:“早膳今日就不在屋内用了,本郡主打算去医馆那处和林医师商谈一些事情。”

现今不过卯时四刻,她起的这么早,纯粹是因为在书内这个古代世界,夜里根本没什么玩儿的。

早早在戌时末的时候便上榻歇息,这才会起了个大早。

小萤闻言,先是愣了一瞬,而后眸内溢出一些喜悦之色。

就像是要和关书竹用早膳的人是她一般。

待她替关书竹洗漱好了,换了个旁的专门替关书竹梳妆打扮的婢女顶替她后,小萤快着小碎步一路朝医馆所在的位置去往。

林才景有早起的习惯,这会儿已经洗漱好,坐在窗边看起医书。

听见三道微弱的叩门声响起之后,他很快放下手里的医书,起身往医馆后门处走去。

戚梓墨因为要按时吃药,如今也已经起了榻,刚刚解手回来,就见林才景一副神色匆匆往后门方向去往的模样,好奇之下,悄悄跟了过去。

医馆后门处。

林才景打开院子木门后,见小萤一脸喜色的模样,就大致猜到应当是有什么好消息。

果不其然,小萤接下来所说也证明了这一点。

“林医师,长乐郡主方才说要来您这处和你用早膳,郡主她是不是终于瞧见林医师您的存在了。

依婢子来看,林医师不知晓比府内那些旁的面首要强上多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