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系统的异常

若是以往的时候,羽问梅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把话挑的这么明白。

奈何如今关书竹已经生出要将她和戚梓墨的事情宣扬出去的想法了,此等境况下,她自然不能还将话说的较为含糊。

万一因为戚梓墨这么一个没有什么前途,只是脸蛋较为好看的质子,让她错失掉嫁给一个权势和地位皆不错的良人,那便得不偿失了。

她帮戚梓墨,也不过是在他身上下一点小赌注。

毕竟他好歹也算得上是一国的皇子,万一是一条困在浅滩的龙也说不定。

思虑罢,羽问梅接过身侧婢女递来的帕子,在眼角处揩了揩。

而后避开身前白袍少年的凝视,并未回他所问,反倒是垂着眉目言说了句:

“问梅突觉身体不适,既然这会儿质子接下来的去处已经定好了,那问梅便不再此多待了。

日后你我二人再次相见之时,还是保持好寻常男女该有的距离,免得让郡主,让旁人误会。

小桃,扶我回去。”

她既没有给戚梓墨一个肯定的答案,也没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反而言说了这么一番话。

说完这些,羽问梅看着身前的白袍少年一副极为受伤的模样,心下到底还是有些愧疚的。

但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只能继续如此,遂移开眸子,跟着小桃离开。

关书竹站在一旁看着这本该是暧昧气氛拉满的男女主突然变成这么一副模样,心下微讶过后没大忍住去问了下脑内的厌恶值系统。

【系统,这剧情是不是出现了点崩坏啊?

男女主这时候不应该团结一致对抗我这个恶毒女配吗?

怎么被我三两句话说的关系淡了下来?】

【任务者的主要目标是消除男主对你的厌恶值,改变原身书内原定的惨死结局。

这样的话任务者才能带着丰厚的奖金回到现世复活。

除此之外,任务者无须过多考虑。】

【所以你这意思是,就算之后剧情完全崩坏了,男女主没在一起,但只要可以消除男主对我的厌恶值就可以?】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

“.......”

那为什么偏偏只有消除掉男主对她的厌恶值才行,要是消除女主对她的厌恶值,应该能轻松不少吧?

这么想着,她正欲将这些疑惑言出,却兀地被系统告知,它在被激活之后能量耗费太大,即将陷入休眠状态,只会留下一个厌恶值检测的功能。

说完,系统就像是害怕泄露什么秘密一般很快消了音,像是真的进入了休眠状态里。

没法,关书竹只能不在继续思考这事,而是扭头看向戚梓墨那处。

少年唇色发白,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正耷拉着,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握拳站在原地,看的她不住啧啧摇头。

听到这道“啧啧”的声响,

戚梓墨下意识抬眸和眼前浅色眸子的少女对上视线,而后毫不意外地又双叒叕听见她的心里话:

【这可怜见儿的,难道不知道羽问梅在初期只是把他当做鱼塘内的鱼养着。】

关书竹正在心下感叹着,便兀地发现男主突然和她视线相对,直愣愣地盯着她眸子,看的她不自觉有些心下发虚。

忙在移开双眸之后再次双手环腰,以一副极为凶狠的表情瞪着他问道:

“你看什么看,再看当心本郡主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嘴里说的虽是凶狠,心里却在实诚地哀嚎着:

【哎呀,不然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然继续呆下去男主肯定会更厌恶我。】

话落,关书竹看向还站在一旁的林才景,吩咐他好好给戚梓墨治病后揉着眉心去拿她还搭在木凳上的那件湿外衣。

随即从医馆内寻了个把纸伞撑起,朝方才羽问梅主仆二人离开的医馆门口去往,身影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戚梓墨从方才听到她心里话时整个人的视线便一直落在她身上。

他在想,他究竟为何突然能够拥有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

而那关书竹为何又总是说着心口不一的话?

“质子,你待会儿要用的药已经放在桌上了,你若是休息好了便自己去煎吧。

至于药膳,待会儿林某人去寻完郡主之后再回来给你做。”

林才景的话将戚梓墨从沉浸的思绪中扯拽出,他看着青衫男人拿伞匆匆追出去的背影,只觉得有些可笑。

连关书竹这样跋扈恶劣的人都能有人喜欢,而他,自出生以来万事皆做到无可挑剔。

但最后呢........

最后还不是被自己信任的父亲像送货物一般扔到宝桐国内做质子。

若非他早些年自己养下了一些实力,现今到了郡主府后,估摸着真的只能被人当作玩物一般肆意折磨与践踏。

收起这些思绪,他正欲去放着药包的桌边去往,突然发现他腰间一直佩戴的玉佩不见了。

稍稍回忆了一番,他大概猜到,玉佩应当掉落在直通医馆的那条小道上。

想起今日关书竹的异常,戚梓墨眸光幽深了一瞬,而后做出一副因为身子太过虚弱,走到一般便被椅子绊倒,重重跌倒在地上的可怜模样。

地上的灰尘将他整张面都弄脏,难闻的潮湿味传入他鼻腔内,配着他匍匐在地的动作,他觉得,他现今这么瞧着应当是极为可怜的。

性格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的那个女人若是瞧见他这副模样,应当会上套的吧?

关书竹完全不知晓他已经开始被戚梓墨算计起来了,这会儿刚刚被林才景强硬塞了一瓶说是可以治疗风寒的药,目送着他离开去往小厨房拿熬制药膳要用的材料后,正欲继续往寝宫回往。

走了没几步,便突然在草丛里瞧见一块质地看起来不错的奶白色玉佩。

半蹲下身子伸手拾起过后,她清晰从玉佩中央瞧见一个“墨”字。

想了下她不久前抱着戚梓墨经过这片草丛的时候似乎听到什么落地的声音,她还以为听错了的事情。

便在握紧玉佩之后抿唇往医馆那处折回。

医馆的门大开着,但内里却未瞧见男主的身影。

正不解他是去哪儿了,她往里走了些视线那么一个下移,便瞧见他红着眼尾趴在地上无声落泪的破碎模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