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听到她心声

戚梓墨刚刚恢复了一些意识,便听到关书竹那番极为恶毒的话语,令他心下对她的厌恶不自觉又多了不少。

只是,当他睁开双眸对上榻边少女那双颜色较浅的琉璃色瞳孔时,先前他在偏院屋内听到过一次的那股较为空灵的声音,这会儿又再度落入他耳中。

只不过,声音所说的内容却换了下。

【也不知道男主这身子情况究竟如何了,希望不要太难治。】

当时他以为他是虚弱过度出现了幻听,可现今看来,根本不是那回事。

他好像听到了.......眼前这疯女人的心里话?

可是,她为何一直称他为‘难煮’?

关书竹不知晓眼前的少年现在所想,见他彻底意识清醒了,立马又清了清嗓子,回到恶毒女配人设中,双手环胸看向一旁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什么的青衫男人。

“林才景,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来给这戚梓墨看看。

本郡主还等着他这个玩物早些好起来,届时才能玩儿的更为尽兴些。”

林才景听见她这番话,原先还握着的拳又缓缓松下。

或许,是他多想了。

郡主向来只是喜欢这些男人的皮相,对待戚梓墨这个质子应当也是一样。

“嗯,郡主稍安勿躁,那边矮桌上有热茶,您先喝上一口暖暖身子。

我先去替您拿一个擦拭用的布巾,免得您因此染了风寒。”

青衫男人声音由人听着如沐春风,再配着他那副儒雅的长相,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关书竹也不例外。

她想的是,她还未觉醒记忆之前怎么就跟瞎了一样,放着好好儿地一个俊俏医师不要,非要去热脸贴这男主的冷屁股。

思忖间,一张白色的的布巾也被林才景递了过来。

但她伸手接过后并未听从他的提议去喝热茶,而是选择站在榻边动手给自己擦拭起沾了水的青丝。

她还要看看戚梓墨情况到底如何。

见此,戚梓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身着的那袭白袍好像并未沾到雨水。

昏迷之前他记得很清楚,他是被她以一种拦腰的形式抱起的。

那她.......

兀地,戚梓墨发现眼前这少女并未穿着外衫,半坐起身子视线四寻了一下,才被他在一个木凳处瞧见已经完全被雨水浸湿的金红色外衫。

但.......怎么可能.......以这疯女人的为人.......

“质子,劳烦你配合下,我需要给你把个脉看看你的情况。”

林才景淡着面色打断白袍少年所想,话落之后,根本不给戚梓墨拒绝的机会便搭上他还带着不少淤青的腕间。

而对于这一切,戚梓墨却毫无反抗,像是早已习惯了一般。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一开始他从皇宫被关书竹强硬抢到郡主府的时候,府内众人以为他会像府里其它那些皮相好的男人一般,对她唯命是从。

但后面发现他是个不肯弯腰的硬骨头,还总是被她折辱,渐渐也就对他没了任何敬意。

下人都不会将他看在眼里,更何况是林才景这个郡主府内的御用医师?

而他,虽是质子,却只是一个从小国被送来的质子,根本不会被人放在眼里。

笼下一眸的落寞,戚梓墨白着唇色,凌乱着一头青丝半靠在榻被上。

看上去宛若一朵快要衰败的雪莲一般,瞧着不自觉便会令人心生怜惜。

关书竹给自己擦拭完青丝,正欲再擦擦身着衣裙上淋上的雨水便兀地瞧见这么一幕。

瞬间有些明白为什么觉醒前世记忆之前,她会这么执着于让男主臣服于她了。

实在是.......美色惑人啊!!

正惊艳着,便见替戚梓墨把脉的青衫男人收了手,拿出帕子给他自己擦拭起双手,就好像触碰到什么脏物一般。

对于此,关书竹知晓只是因这林才景有点小洁癖,并未多想什么便出声问他道:

“如何了?他这副病躯多长时间能治好?”

“回郡主殿下,质子并无大碍,只是身子的营养跟不大上,再加之昨日您又殴.......

咳.......教训了质子一顿,让他身上多了好些皮肉伤。

方才之所以会昏倒,应当是由于质子身子受创后所需用的营养增了不少,却又未得到及时的营养补充,造成了气虚与虚血。

吃几剂我开的方子再多注意一下身子营养的补充便可了。”

一听没什么大事,关书竹一直提着的那颗心才缓缓放下。

“没事就好.......”

说完之后,她看着兀地落向她这处的两道视线,加之脑内响起的系统警告音,她忙又提高起声音,摆出一张恶人脸,继续言了一句:

“本郡主是说,戚梓墨这个区区玩物身子没事了,本郡主之后才能玩儿的更尽兴些。”

为了证明她掰扯的话有着的真实性,她在说这话时一双浅色瞳孔的桃花眼还对上戚梓墨的。

【我淦,为什么还要给我来一个不能崩人设的前提。

男主你信我,我也不想对你说出这么恶劣的话啊呜呜.......】

戚梓墨就这么半靠在榻背上,见她一边嘴上说着最恶劣的话,一边在心里说一些他不大理解的话。

经此,他心下有关于对关书竹为疯女人的认定又肯定了不少。

关·疯女人·书竹说完这句“嚣张”的话之后,马上将桃花眼移开,心虚地不大敢再去看戚梓墨。

反而是跟着林才景去取要给男主用到的药物。

本来以为她这么恶劣了一番之后,会像刚刚在偏院的时候那样再次听到厌恶值上涨的机械提醒声。

哪知她一直等到取完要用的几包药粉,回到榻边之后都未能再听到。

奇怪.......难道是这厌恶值系统出bug了?

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就瞧见戚梓墨已经从矮榻上下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架势。

“欸!!

戚梓墨,你给本郡主站住,本郡主让你走了吗你就敢擅自行动。

再者,就你这副区区病躯,你莫不是以为你能自己回到你那小破院子吧?”

“质子不可以,但问梅却可以帮着他回到偏院,还请郡主你不要继续刁难质子了,凡事还是适可而止为好。”

一道柔柔弱弱且还有些发喘的女声落下后,羽问梅的身影也出现在医馆门口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