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男主昏迷

看着怀中已然闭眸昏过去的如玉少年一副不知生死的模样。

关书竹加快了脚下步子,正欲大步流星穿过雨势去往郡主府医馆。

却在一只脚刚刚迈出屋外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又怀抱着少年退了回来。

等她再次踏出木屋门槛时,她原先身着金红色外衣已然不在身上,而是盖在怀中少年那处。

拦腰抱着人她根本不好撑纸伞,但她不撑纸伞带身子骨看起来极弱的男主去看医师也不能行。

万一让他因此又染了风寒,让他直接病死了,那她不仅厌恶值没地方消,更是无法离开这里回到现世。

思索了下,最后才想出用外衫罩着他的法子,不会让他淋到雨。

同一时刻。

一位身着素白色衣衫的少女正在丫鬟的搀扶下撑着纸伞往偏院这边前来。

那白裙少女螓首蛾眉,面容打眼看去给人一种楚楚可怜之感。

再配着着她这会儿有些踉跄的步子,任谁来看都会心生一些怜悯。

“小姐,您慢些走,这雨天路滑,当心摔着了。

奴婢真是不明白,只是一个小国送来的质子,您怎就对他如此上心。

还平白因为此事让郡主她三番五次找您的麻烦,您这又是何苦呢?”

婢女说着,又用手中的帕子身侧的白裙少女擦了擦青丝上淋到的雨水。

“小桃,我对质子上心自是有我自己的衡量。

至于因此事被郡主找麻烦,也只是因为郡主现今年岁还小,在行事上未免意气了些。

你我作为寄居在郡主府内的人,寄人篱下,便不可计较太多。

倘若真的惹怒郡主,你莫不是以为咱们还能有更好的住处去?”

羽问梅训斥罢婢女,暂时顿下的步子便要继续迈开。

只是,却在此时被她瞧见一道金红色的身影正穿过雨幕与雨雾朝着她们主仆二人这处前来。

定睛一看,不是她们方才言说的郡主还能有谁。

羽问梅视线从关书竹被雨水淋的不成模样的面上下移之后,才被她发现她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那人露出的素白色衣袍她一眼便认出,是她之前替戚梓墨补过袖口的那身。

思及至此,羽问梅瞳孔猛的一缩,当即快着步子拦住了关书竹的去路。

“郡主,您怀内抱着的莫非是质子?

您昨日才刚刚毒打了质子一番,他这一身的伤还未好全,如今您怎得又.......”

关书竹这会儿急着带男主去看医师,就算这会儿被羽问梅这个原书女主拦着去路,她也根本不想为了给她面子浪费时间。

“快给本郡主让开,不然待会儿本郡主的玩物死了你负责吗?”

一听都严重到“死”的地步,那白裙少女吓的身子一个后退,下意识将路给让了出来。

不行,这质子还不能死。

他若是死了,她这些时日内对他装出来的好不就白费了。

思虑间,羽问梅带着一旁还傻愣着的婢女紧跟上关书竹的背影。

关书竹几乎已经用上她平生最快的速度了,可这会儿距离医馆却依旧还有着约莫一盏茶左右的路程。

好在,她还能从男主身上感受到一阵微弱的心跳,应该还能继续挺住。

一些在廊下躲雨的洒扫下人,瞧见关书竹这会儿竟以一副狼狈之态怀抱着一男子往医馆去往,又是好奇又是讶异。

“嘿,我这还从未见这性情暴戾的郡主抱过府内哪位公子呢,看她那架势,那公子不会被她折磨的没气了吧?”

“嘘,小点声,当心被郡主听到了,直接要了你一家老小的性命。

我瞧那男子身着的衣袍看起来不似府内旁的那些面首一般华贵,府内唯一会穿这种劣等衣物的,应当便只有偏院那位了。”

“这么说,被郡主抱着的就是她半月前从皇宫内抢来的安成国质子了?

啧啧,真是可怜见的,就因为不肯屈服于郡主的淫威,便在府内过的连咱们这些下人都不如。”

对于这些下人的议论,因为雨势太大,再加上关书竹一心救人,根本没听到。

看着近在眼前的医馆,她提起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些。

沾着湿泥和雨水的绣花鞋踏进医馆门内之后,她视线四寻了一圈,很快将眸光锁定在正一脸讶异望着她这处的青衫男人。

“林才景,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本郡主带着病人来了急着看病吗?”

脾气火爆,爱呛人是她还未觉醒记忆之前,在书内的人设。

为了不崩人设,她也只能这么跟人说话。

青衫男人对于她这么一番不客气的话语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怔愣过后便起身朝她那处走去。

“郡主,您抱着的这位是.......”

林才景话刚刚问完,关书竹便动手将覆盖在白袍少年面上和身上的金红色外衫拿开,露出了内里那人的真容。

少年有着一双浓而密的睫羽,遮挡着看不见他眸色的瑞凤眼。

两颗芝麻大小的痣落在他眼尾,点缀在他瓷白的面上,非但不给人一种违和感,反倒是让人很容易对他生有一个记忆点。

再往下看去,便是挺立鼻梁和微薄唇瓣

只是,那苍白唇瓣上不仅还沾着什么淡黄色的东西,唇角处也还带着一道红痕。

稍微猜想一下便能知晓这少年应当是刚刚受了欺凌。

“还能是谁,当然是这个不知好歹的戚梓墨了。

本郡主还没玩儿够他,他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你好好给他看看,务必将他医好。

一个会挣扎的玩物,和一个病怏怏的玩物,自然是前者更好一些。”

话落,关书竹还十分敬业地加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冷哼。

只是那冷哼有些用力过猛了,直接让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住轻咳起来。

“.......”

一整个丢人丢到家了这是......

正腹诽着,余光便突然感觉榻上躺着的那人动了动身子,看起来是快要转醒了。

见此,她直接和正欲过来拍她背部帮她顺气的青衫男人擦肩而过,到了矮榻边去看戚梓墨的情况。

看着这一幕,林才景将欲要伸出的右手收回垂下之后,又暗暗握成了拳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