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觉醒记忆

深秋时节,连绵的秋雨簌簌下着。

郡主府偏院处,种植在花圃内的娇花被豆大的雨水拍打着来回摇曳,不消多时便零落一地。

一如这偏院的主人一般,已然是快要没了生机。

屋内,身着一袭素色白袍,面容极为消瘦的少年正虚弱着面色,费力偏头想要躲过到了唇边的猪糠。

然,他的四肢如今被两名皮相极好的男人钳制着,根本动弹不了分毫,只能绝望地接受那带着异味的猪糠往他嘴边灌。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是一名身着金红色衣裙,面容极为娇俏的少女。

少女本来正恶劣着神色用力将手里装着猪糠的瓢往白袍少年嘴里送,便兀地感觉一股针扎般的刺痛袭向她脑内,令她不得不停止手中的动作,蹙起美眉将身子往后退了些。

脑内疯狂涌入着大量记忆之时,一道机械声也在她脑中响起。

少顷片刻之后,她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手里握着的猪糠瓢,又看了一眼几乎是被人拖拽着站起,苍白着唇色,眼角处有两颗美人痣的少年。

肉手一个哆嗦,差点没握稳手里的猪糠瓢,心下绝望地想着:

【我现在要是在男主面前干了这一盆猪糠,他或许会不会原谅我?】

她没注意到的是,她在心底言说了这句话之后,一直冷着眼梢像是毒蛇一般盯着她的少年怔愣了一瞬神色,而后蹙起了眉宇。

一旁正钳制着戚梓墨,皮相极好的两名男人见关书竹如此,不解出声问道:

“长乐郡主,您怎得不继续了?

不是说好今日必须看着这质子将猪糠都吃完吗?”

“是啊,这质子竟敢如此不识好歹,连只是帮郡主您捏捏肩都不肯。

依我看,只给他喂猪糠都便宜他了。”

关书竹这会儿恨不得将这两人的嘴给缝上。

她还没想好该如何应对这个修罗场。

她还未觉醒前世记忆之前做的恶事,便被他们重新拎出来鞭笞了一遍。

眼看着那个身着明绿色衣衫的男人还要再说下去,她直接开口打断他:

“行了,你们两个先下去吧,我........本郡主接下来要单独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戚梓墨,你们留在这里,只会碍本郡主的事。”

听此,在郡主府内只是面首身份的两名男人才压下对于关书竹突然收手的不解,点头松开手里钳制着的瘦弱少年,尊敬退了下去。

待两阵脚步声远了些后,关书竹才头疼地看着眼前这名嘴角处还沾着好些猪糠的少年。

眼前这人,根据方才涌入脑中的记忆可以得知,他就是她穿书之前看过的那篇救赎文《质子的明月》一文中的男主角——安成国质子,戚梓墨。

至于她,并不是文名中那个救赎他的明月女主,而是从原书开头便开始作死,凌辱男主,最后被称帝的男主制成人彘折磨致死的恶毒女配。

一想想自己将来会被砍断手脚、割掉舌头,人不人鬼不鬼的困在一个坛子内,关书竹便只觉一阵恶寒。

甩了甩脑袋将这瘆人的想法驱赶掉后,她看向正费力借助着身后那张破败木床站起身的原书男主,倒是很想立刻伸手去帮帮他。

但想了下刚刚跟随前世记忆一同出现的厌恶值系统所说的,必须在不崩坏人设的情况下完成任务。

她便只能按捺住心思,而后想出一个不错的借口对着他言说了出来:

“啧,好歹也是本郡主看中的人,怎就如此没用,连站都站不稳?”

说着,她便要去扯戚梓墨被洗的有些发白的衣袖。

然,下一刻,她伸过去的右手却被他使了些气力打开。

“啪!!”

较弱的拍打声落下之时,一道若清泉般,却又带着些沙哑的男声也落入关书竹耳中:

“别碰我!!

我嫌恶心!”

嘴上虽在逞强,但戚梓墨的身体却无法跟着逞强。

很快,他那因为昨日才被关书竹毒打了一番,还未好全的身子便摇晃着快要倒下去。

见此,关书竹也顾不得跟他计较这些,伸手用力攥住他衣袖之时,佯装恶言恶语道:

“在这个郡主府内,还没有人能忤逆本郡主的意愿。

你嫌恶心,本郡主还偏要碰你!”

话落,眼前的白袍少年也被她成功稳住身子,而后虚弱着面色大喘起气被关书竹强硬按在榻上坐好。

戚梓墨途中依旧有在剧烈挣扎,可他因为一连几日都只是喝了清粥,那挣扎的力气于会武术的关书竹而言无异于蚍蜉撼树,根本毫无作用。

遂只能放弃抵抗,垂着眸子任她摆弄。

他想,只要有个机会给他,他定然要将这半月来在郡主府受的折辱,十倍、乃至百倍的还给她!

只不过,却一定不会是现在。

他接下来,只能继续被迫食入那畜生吃的猪糠,亦或是像先前那般被她用脚踩着面,受着狠毒殴打。

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戚梓墨只感觉一阵麻木。

关书竹这会儿虽并不知晓戚梓墨正想着些什么,但她也依旧能从存在她脑内那个厌恶值系统上飙升的厌恶值猜到,定然不会是好事。

再一次单手揉了揉眉心过后,她看着眼前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露出的脖颈处和手肘处都还带着好些青紫之色的少年。

抿唇丢掉手里拿着的猪糠瓢,而后在他震惊的神情下拦腰将他抱起,边带着他往屋外走,嘴里边口是心非地言道:

“啧,只不过才被本郡主玩弄了半月时间,怎就这么一副要死不得活的模样。

你莫不是以为,你能靠病死躲过本郡主吧?

你在本郡主这处,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玩物。

本郡主还未玩儿够你之前,你这条命如何,都得本郡主说了算!”

戚梓墨显然未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先是震惊了一瞬她会将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抱在怀内,这会儿听完关书竹所说之后更是极为愤怒。

不多时,整张面便因又羞又恼涨红了起来,胸口几个大起伏的呼吸之后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看见这一幕,正在感叹她刚刚言说了一段不错霸总台词的关书竹:世界名画呐喊JPG。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