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黄枫谷

“洛师侄,前边就是太岳山脉,再过盏茶时间便可到吾师洞府,你先平复心境,莫要在自家老祖面前失了礼数。”

刘靖立于飞舟之首,温声劝说一个相貌平平、皮肤白皙的少年。

“刘师叔,你别管他,他就是个凑数的伪灵根废物。”

“是啊是啊,刘师叔,你快给我们说说结丹师祖是个怎样的人?”

“老祖会不会很凶?”

望着这些跳脱的小辈,刘靖无奈地摇了摇头,只道了声:“等你们见到师父自会知晓”,便不再说话。

而被同伴排斥的洛虹对此丝毫不在意,仍旧趴在船边仔细观察着伸出灵舟的两排船桨。

“灵舟飞在空中,也未见桨上有灵气涌动,那这桨有何用?难道这船还是海空两栖?”

实在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洛虹选择暂时放弃,抚平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髻,整理刚到手的黄枫谷校服。

穿越距今已有一年,洛虹早已习惯以一个十四岁少年的身份行动,也已完全接纳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前尘往事莫提,今生的洛虹乃是越国李家的旁系弟子,身负五行缺木的伪灵根,自幼修仙。

今次得以拜入越国修仙界七大派之一的黄枫谷,全因族中老祖李化元在谷中担任长老之职,他每十年都能推荐五名族中的炼气期小辈入谷。

本来以洛虹的资质这样的机会是轮不到他的,毕竟李家可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大族,直系旁系的族人加起来足以填满一座城,但偏偏这一轮里资质好的小辈只有四人,洛虹这才被选上。

作为一个凡人迷,洛虹自然知道刘靖和李化元是谁,在上船前他就问过老祖现在有几个弟子,刘靖回答他有七个,他排行老三。

韩老魔筑基后成了李化元的第八个弟子,也就是说韩老魔现在要么是还在看药园,要么就是还没入谷。

入谷后,我要尽快找机会去百草园打探一番,以便制定今后的计划。

看着不远处那四个说说笑笑,尚不知修仙界险恶的少男少女,洛虹不断告诫自己要牢牢跟寻韩老魔走出来的修仙正道:凡事稳字为先,谋定后动。

不要多问,问就是苟。

既然决定了就立刻行动,洛虹悄悄站到四个小伙伴身后,顺便规划了一条最快的逃跑路线。

......

李化元洞府在一帘水幕之后,其中布置别致,鸟语花香,处处透着灵气,着实让洛虹领略了一番仙家盛景,心中对修仙更加期许。

“这些是固本培元的丹药,你们一人一瓶拿好,入谷后好生修炼,莫要招惹事端,若是你们中有谁能筑基,我必收他为弟子。好了,去吧、”

李化元对洛虹等人不冷不热,见了一面,赐了丹药后就要让他们离去。

话里还暗藏着,筑基前不得乱用他名号的意思。

那四个少年还有些畏惧委屈,洛虹却明白其中缘由。

李化元结丹至少有几十年了,就算每十年只有五个推举名额,他推举入谷的家族后辈也已达到了两位数,但他的弟子中没有一个是李家出身,可见其对自家的后辈有多么失望。

见上一面,不过是例行公事。

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不成筑基又怎能入结丹期修仙者的法眼。

“老祖,晚辈自从得知能入黄枫谷修行,日日喜不自胜,夜夜感念老祖恩德,故今日斗胆将家中培育数代的灵药献上。”

一个炼气初期的修仙者能够面见结丹期的大修,这本身就是一次机缘,洛虹对此早有准备,事先说服了当家的祖父,让他孙儿搏一搏前程。

“嗯,孝心可佳,但一般灵药对结丹期的修仙者无用,你就不必拿出来了。”

李化元轻抚长须,神色淡然,对洛虹的那番彩虹屁无动于衷。

老小子,果然不见兔子不撒鹰,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香定律!

“恕晚辈孤陋寡闻,竟不知连五百年修为的紫阳花都......”

“你说什么?!五百年份的紫阳花?!快拿来我看!”

李化元惊喜异常,若真是五百年的紫阳花,那对他可是有大用。

以此花炼制的丹药,不仅有助于他的修炼,而且能补足数十年炼制铁精损伤的元气。

洛虹不敢拖沓,从储物袋中取出玉盒。

只见李化元右掌一张,那玉盒就被吸入他的掌心。

“好!好!此药甚好!你这小辈倒是生得玲珑,快说,你想要些什么,千万别讲无所求这样的废话。”

李化元检查过紫阳花后大为满意,言语间对洛虹热情了许多。

“不瞒老祖,晚辈想讨几瓶白莲丹和一套水行灵气的聚灵阵盘。”

洛虹毫不掩饰自己有所求,兔子是不可能让狮子欠他人情的。

“白莲丹?哈哈,你这小辈倒是颇有些像我。拿去,这是你要的东西,我再赐你一百块灵石,供你驱动阵盘之用。”

李化元一甩袖子,那些灵物便带着灵光自行钻入洛虹的储物袋。

……

从李化元的洞府出来后,刘靖带着洛虹等人走了遍黄枫谷收徒的流程,随后在给他们分配职司时,特意将洛虹留到最后。

“师叔可有什么吩咐?”

洛虹有些疑惑,刘靖此人嫉恶如仇,是修仙者中难得的正派人士,应该不会贪图我刚换来的东西。

应该……不会吧。

“洛师侄,此番却是要多谢你。师尊数十年前因与人打赌输了赌约,被迫大费丹火炼制铁精,伤了些许元气,我这做弟子的时常为此忧心。

师侄虽不知此事,但也算帮我了了一桩心事。”

刘靖拍着洛虹的肩膀,只觉这个新弟子看起来很是顺眼。

啊?原来他是想说这个。

其实我不仅知道这件事,还知道不久之后你师尊还得输一次。

“师侄为修仙不惜家传灵药,想必道心极坚,师叔我特意给你留了个清闲的职司,好便于你修炼,随我来吧。”

我这次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听罢刘靖的这一番话,洛虹不免心中有些愧疚,同时对其大生好感。

当他被御空时的冷风吹过后,脑海中灵光一闪,眼睛陡然瞪得大而明亮。

妙啊!

这套路最适合结交疑心病重的人了,学到了学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