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学霸变咸鱼

“喻书眠是吧?”

王麻看了一眼花名册,全班就差她了!这话都快训完了才来!

“翻墙进来的吧?”

王麻看着她运动裤上残留的余灰就知道她怎么进来的,这些小兔崽子他还能不知道!

“老师……”

“来来来,过来。”

王麻很是平和的招手让她过来。

喻书眠以为真的只是让她过去,就傻愣愣的站到了讲台的中央。

“同学们,今天!我就在这里说清楚,以后要是有人敢这样,就别来上学了!直接滚蛋回家!”

“南川中学不是这么好待的!你们的父母花了多少精力供你们上学,以后考不上好的大学,丢人现眼!”

喻书眠被吓傻了,她来之前就听过一句容晓倩传言。

“宁进南川门,不做三班人!”

可是,没想到这王妈这么凶残啊,那一刻喻书眠的自尊心受挫,眼睛都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不断的打着旋儿。

被她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可不能哭,那样就真的丢人了。

“念在你刚升上来,又是从其他学校过来的,这一次就放你一马,没有下一次,听见没?!”

王妈的语气又重了几分,喻书眠点头如捣蒜,保证不再犯,这才回到了她的位置。

垂下眸子细细一看,这不就是……顾言之吗!

前桌的秦淮转过头朝她抛了一个媚眼,喻书眠心头一紧,这不是刚才的小痞子吗?!

这一切似乎在告诉她,天定的孽缘!

南川中学的优等生几乎都是从本部直接升上来的,只有那么几个佼佼者是从其他学校考进来的。

喻书眠考上南川重点高中的那一刻就像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那段时间林筠逢人就炫耀。

“我女儿考上南川重点高中了,还是重点班!”

喻书眠身上唯一值得母亲夸赞炫耀的就只有成绩了,其他的,都算不上优点。

“同学们,这一周之内把校服钱交上来,下一周学校就要发新校服了。”

容晓倩是三班的代理班长,身材高挑容貌出众,黑长直是男生审美的标配女神。

喻书眠这几日都深受校服钱的困扰,搞得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了。

王麻在上面口若悬河,正在讲高一数学第一章的集合。

“同学们,老师给你们打包票,这集合啊,几乎每年高考第一道选择题就是它!”

“一道选择题就是五分!那就是五万人!”

喻书眠坐在下面发呆,旁边的顾言之正在看参加竞赛的高数,他志不在此,高三他就没打算在学校呆。

通过竞赛参加保送一直都是他进南川中学的目的,也是他学习路上的动力。

“喻书眠!”

王妈的粉笔头精准无误的打在了喻书眠的脑袋上,吓得她立刻回魂儿!

“喻书眠,你现在不好好跟进度,后面再想追上来就难了!知不知道数学里有一句话叫,捡一支笔错过一个世界!”

王妈训得头头是道,干脆挥手让她站到教室后面去听课,好给她醒醒神。

秦淮一脸幸灾乐祸看着她,惹得喻书眠心里很不舒服。

来到南川中学才让她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同学们除了学习,还有各种才艺傍身,而她除了读死书,母亲不允许她有任何兴趣爱好。

“班长,你这怎么在做高二的数学卷子?”

喻书眠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几乎没人做第一单元的集合。

“高一的我已经学完了呀。”

什么?!

喻书眠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心里有些发慌却又要掩盖镇定。

“对了,班上的校服钱只剩你没交了,尽快交给我吧,我还要给老师呢。”

喻书眠心里“咯噔”了一下,故作平静回答班长马上交马上交,心里却在盘算怎么回去给母亲说。

英语课上,老师让同学们预习课文,听着周围同学的美式发声,她都不敢开口朗读课文。

虽然读得很小声,但还是被一旁的顾言之听见了。

“你的发音,真的有些糟糕。”

喻书眠心里一沉,背后冷汗微微冒出,假装没听见又自卑的将音量调小了几分。

以前她认不到的英文单词,都是标汉字或拼音来朗读,发音自然不标准。

“有没有同学愿意来朗读一下这篇课文?”

喻书眠立刻低下头,心里默默祈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心里念叨:这老师还没有教怎么就开始抽人起来读课文了?

英语老师拿起花名册,看到入学成绩排名第二的喻书眠,中考英语满分,应该发音很不错吧?

就拿她做个示范。

“喻书眠。”

造化弄人,她现在恨不得消失!

喻书眠颤颤巍巍的缓缓站起来,不少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你来朗读一下这篇课文。”

喻书眠心一横,只能硬着头皮开读,果然全是土味英语的发音,磕磕巴巴的读了一排,逗得不少同学都笑了。

英语老师故作镇定,马上制止她读第二排。

“好了好了,就到这儿吧,喻书眠,下去还要努力练习发音才行。”

“知道了……老师。”

顾言之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她中考英语满分是怎么考出来的?

他可不想每天晨读的时候都听见她的土味发音,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秦淮。”

喻书眠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叫住了正要出去打球的秦淮。

“怎么了?小绵羊。”

小绵羊?敢情外号都给她起好了。一旁的顾言之抬眸看了一眼不正经的秦淮。

“那个……我听顾言之说,你从……”喻书眠突然意识到说他降级的事儿不好吧,便换了一种表达。

“那个校服钱,你交了吗?”

“托你的福,我已经交了啊。”

一向惜言如金的顾言之突然开口问他:“你们很熟吗?话这么多。”

“笑话!我秦淮的人缘是你能质疑的?”

秦淮口里的“小绵羊”后来成为了他心里真的小绵羊,可惜啊,被顾言之那头狼给吞了。

喻书眠不再问,缩回身子假装翻开卷子做题。

“为什么要给他钱?”

“啊?”

喻书眠抬起脑袋,不明白顾言之在说什么。

这是他第二次和自己说话,开学都快一周了,他只和自己说了两句话。

喻书眠看着少年薄薄的嘴唇有些失神,好在被顾言之的问题拉了回来。

“你在说什么?”

“那天你撕破了秦淮的裤子,我都看见了。”

“嘘!嘘!你小点声!”

喻书眠急得直跺脚,她还要她这张老脸呐!

“我做错了,本来就应该给他钱嘛。”

“他留了两级,校服有五套。”

“可我当时不知道……”

喻书眠撅着眉头,歪过脑袋看着顾言之,竟撞上了他的眼神。

四目相对时,有心中涟漪起。

少年眼中清澈透明,不染俗尘。喻书眠心中狂跳不止,这还是她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赶紧避开顾言之的眼神,埋头假装写作业。

顾言之回头,那一颗冰冷的心,不知不觉留下了她的种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