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记忆重回高中

那一碗油泼面,将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再次拉近。

这一次,她从他的世界落荒而逃,再也没有了追爱的勇气。

喻书眠回到家,看着空荡荡屋子,心里好生落寞。

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门,从床底拖出了一个积满了灰的密码箱。

这里面,藏着她的十年青春,疯狂且落寞。

看着泛黄的日记本,上面还贴着那些年最喜欢的神仙姐姐刘亦菲,日记本上还誊抄着一些朦胧少女爱恋的歌词。

五颜六色的笔迹写得密密麻麻,现在看来还是有趣。

“他真的太好看了,所有女生几乎都喜欢他,阳光干净,他的白衬衫上还有淡淡洗衣粉的清香味道。”

“天啦!我喻书眠一定是转运了!我和顾言之居然成了同桌!可是他真的好高冷,整天都不怎么说话,原来和学霸做同桌也会紧张,不过,能一直和他做同桌就好了……”

“他今天和我说话了!虽然是‘你的英文发音真的有些糟糕’,但是也很开心。这是‘言之有理’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高中的时候,大家都会调侃顾言之的名字,每次讨论问题亦或是说一些比较权威的话,总说他是对的。

因为他“言之有理”,不过确确实实,他真的很优秀,大家都愿意听他的。

日记上全是作为一个合格舔狗的基本素养,将顾言之的所有兴趣爱好都莫得透透的。

大到顾言之的人生目标,小到顾言之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她都摸得一清二楚。

日记的最后一页,被喻书眠用胶水给封住了,那里面,写着顾言之的秘密,也写着一次深刻的教训。

高二的夏令营夜晚,失眠的喻书眠去外面透风,碰见了坐在小河边的顾言之,那一晚他们之间就有了共同的秘密了。

喻书眠望着小河边的人影,确认是顾言之后这才放心往前走去。

本想着去吓唬吓唬他,谁让平时高冷的他一点都不知道照顾一下她这个同桌。

每日以损她为乐,自己吓唬一下他应该也不过分吧?

“顾言之!”

她不敢吼得太大声,其他人都休息了,只能虚着声音吓唬他。

喻书眠突然一下像只兔子般蹦跶到他跟前,衬着月光看向他,内心一下子被掀起了波澜万丈!

此刻的顾言之,怎么只有一条腿?!不对!是一条半?!

喻书眠就那样呆呆的耷拉着脑袋看着顾言之那残缺的右腿,膝盖以下的位置都没有了,空荡荡的看着让人难受。

“看够了没?!”

顾言之语气严厉,显然很是生气,她是第一个发现自己秘密的人,如今他还接受不了自己身体残疾的事实,一直以这条残废的腿而感到羞耻!

“是谁在哪里!”

班主任王麻打着手电筒往这边射过来,顾言之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她整个人都被他遮住了。

小小的一团缩在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胸腔能够听到那颗快速剧烈跳动的心。

“王老师,我马上回去!”

顾言之看着怀里的喻书眠,整个脸瞬间滚烫,呼吸都紊乱了。

河边的风微微凉,拂面而来将两个人的心紧紧地聚在了一起。

顾言之快速松开她,月光下两个人赤着脸四目相对,生出秋水。

喻书眠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顾言之排斥上体育课,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都是因为它吧。

那晚之后,他们的关系似乎变了,变得微乎其微,不可言说,顾言之对她也没有之前那样嫌弃了。

可能,他是在害怕自己将他的秘密说出去吧。

窗外的梧桐只剩下干瘪的树枝挂在树干上,偶尔一两只寒鸦飞过。

思绪跟着那两只寒鸦飞向了远处,飞向了自己内心那藏着的十年暗恋。

一切如梦,却又真实存在过。

还在赖床的喻书眠被老妈的河东狮吼彻底击醒。

林筠走进来将她的被子毫不留情的一掀而起,一股寒意袭来,少女脸上极不耐烦的表情让林筠心中生气。

“喻书眠!今天是你高中第一天!”

“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紧迫感,都是上高中的人了!只知道睡懒觉!”

房间里充斥着林筠不耐烦的唠叨。

她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只有初中文化,改嫁后就再也没有找过工作。

在家里带孩子,马上就快初中毕业的江舟最让她头疼,调皮的不像话,尽惹祸!

“妈,给我一百块钱,学校要买新校服了。”

江舟含着一个馒头,狼吞虎咽,清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要钱。

林筠听到钱的事立刻变脸!

“一百块?!”

林筠差点跳起来!

“江舟,你这骗钱的借口已经烂了,下次找个可信点的!”

喻书眠看着眼前的男生很是讨厌,他就是母亲改嫁后男人的儿子。

两人从来不和,只会打架争夺主权,不会心平气和的熄火隐忍。

“就是,你都初三了买什么校服!我上高一才应该买!”

喻书眠开始抱怨他,迎合老妈的话打击江舟。

“四眼仔!你闭嘴!”

两人的战火无形之中就此拉开,桌子上仅剩下的一片火腿被喻书眠眼疾手快夹住。

江舟也不甘示弱,立刻拿起筷子争夺。

你来我往,你抢我夺,那一片火腿成为了两人宣夺主权的战利品。

桌子上的水果被掀翻一地,那火腿最终因为喻书眠去捡水果而告终。

江舟得意的将那火腿塞进嘴里还不忘炫耀。

林筠从厨房端粥出来,看到这一幕都快崩溃了!

“江舟!喻书眠!”

鸡毛掸子从天而降落在江舟的屁股上。

“妈!你别只打我一个人!是姐先挑起的!”

喻书眠机灵的背上书包,从桌子上顺手拿了一个鸡蛋塞进书包,跑到门口快速蹬上鞋子甩门而出。

南川市夏日的风吹得人发烫,九月份的天儿还是惹得心慌。

七月份初升高的军训将她晒得黑了一个度,现在还没白回来呢。

额头上的刘海一掀,一张脸两个色。

喻书眠看着时间所剩不多了,迈着小短腿在小胡同内狂奔,身后的自行车挨着她擦身而过。

喻书眠被自行车擦得重心不稳,向地面跌去,情急之中抓住了一个什么东西便死死地拽住,总比摔破脸来得好。

“嘶!”

清脆的有些刺耳,是布条破裂的声音。

喻书眠还来不及抬头,就被对方一把推了出去,一个屁股蹲儿摔在了地上。

这才看清,一男生的裤子被她从屁股蛋子撕破到了小腿根儿,还露出了……蜡笔小新的图案!

非礼勿视!喻书眠你在看什么!

她心里一横马上站起来给他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生捂着屁股,周围的人投来了嬉笑的目光,看他的校服也是南川中学的!

“你完了!”

男生恶狠狠的指着她,向她靠过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