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翻墙遇见少年郎

我翻墙落下来时,转身遇见了一位少年郎,初见他时,他似携万丈星光而来,摄了我的魂,为我一生挚爱。——《小霸王日记》

喻书眠身上买校服的钱全部陪给了“蜡笔小新”。

真是出师不利,第一天上学,全身家当本儿都陪没了!

都怪那骑自行车的!被她抓住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地算账!

南川中学就是气派,喻书眠飞毛腿似的跑到校门口,可惜校门已经关了。

任凭她在外面求爷爷告奶奶也无济于事,到点就关门,南川中学最重视的就是纪律!

谁让她今天这么倒霉呢,喻书眠摸到了南川中学后校门那废弃的铁门旁。

瞻望四周,围墙不算高,爬上树能够踩着墙沿梭下去。

趁着四周无人,背着书包就窜上了树。

做贼心虚,小心翼翼瞟了瞟四周,确认安全后才踩上了围墙。

这种小事难不倒她,每次忘记带钥匙就是翻墙破窗进家门。

喻书眠轻车熟路安全的落到了地上,推了推眼镜,还不忘拍了拍手上的灰。

“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喻书眠还不忘表扬自己一句。

转身正要逃离这里,却被一人给拦了下来。

微微抬眸,映入眼帘的人刹那间落入心间,荡起万千浪花。

少年穿着干净的校服,背着阳光与她对立,秋日的暖阳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一煽一煽,似星辰般夺目。

就这一眼,便入了心,摄了魂。

她一直承认,对顾言之的一见钟情始于见色起意。

他手臂上带着“执勤”的徽章,少年定眼看着她,操起手上的执勤簿就要写下她的名字。

“叫什么名字?几年级几班的?上学迟到还翻墙,按照学生守则里第三十四条规定,应当记过一次。”

声线干净而有韧性,声声入耳句句入心。

不过这话怎么将得人模狗样的?

方才心里还生出了几分仰慕之意,随着他这一连窜的言语瞬间没了兴致。

“我今天特殊情况,我不是故意上学迟到的!”

喻书眠解释,虽然知道他不会相信,但还是不免挣扎一下。

“什么特殊情况?”

这,她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说得清楚。

两人拉扯的情况下,身后突然又落下来一人,三人对视,尴尬无比。

这不,冤家路窄嘛,竟是早晨讹她校服钱的“蜡笔小新”,现在倒是换上了新的衣服。

“顾言之,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牌,爷我可是这的常客了,别想拦着我。”

喻书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小痞子从自己面前擦肩而过,这所谓的顾言之怎么跟瞎了一样看不见?!

欺软怕硬是吧!

“他也迟到了!为什么不拦他?!”

喻书眠愤愤不平的指着那朝她做鬼脸的小痞子,心中不甘。

“他是南川的天选之子,不在人间管辖范围内。”

“啊?”

顾言之说完不再理会她这只呆鹅,径直走了。

“诶,同学,高一三班怎么走啊?”

南川中学很大,她喻书眠人生地不熟。

顾言之闻之,停下脚步。

这世界这么小了吗?

喻书眠满心期待他回头,以为希望来了。

“不知道。”

冷漠的丢下三个字,留下喻书眠在原地吹胡子瞪眼。

果然,上天就是不公平。

仗着自己有一张好看的脸就可以随便傲娇了?

顾言之看着那落跑的身影,高高的马尾一甩一甩的犹如飞鸟的翅膀。

脑海里不自觉的呈现了她那笨重的黑框眼镜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她脸上还有些许没有褪去的婴儿肥和两个梨涡。

长得……确实不怎么好看,但是……那小嘴巴一动一动的还挺厉害。

高一三班,南川中学的重点班,此刻班主任王麻正站在讲台上训话。

王麻是高一年级的教导主任,出了名的冷酷无情,经他之手带过来的学生几乎都是拔尖儿的。

自然都是少了一层皮换来的,学生们私下里喜欢叫他“王妈”。

只因他对班级的无微不至,让学生们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母爱。

有一年,因为一学生课间大喊了句“王妈”,被王麻罚抄了π,那叫一个惨!

听说那学生从高一抄到了高三,足足写了十多个作业本!

“报告!”

王麻推了推眼镜,见是执勤的顾言之回来了,微笑点头示意他回座位。

“这就是那位没来军训的学霸吗?”

“也太帅了吧!”

“简直就是梦中情郎啊!”

讲台下不少人窃窃私语,都快要冒出粉色泡泡了。

立刻被王麻一声严厉的咳嗽,通通扼杀在了摇篮里。

这弯弯绕绕的教学楼让她一顿好找啊!

走了多少弯路这才寻到,这对于一个路痴来说真的太折磨了!

“报告!”

干瘪而又青涩的一丝声音闯入了这片平静,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王麻正训话到了重点上,突然被打断,那脸一下子拉垮下来,转头看向了门口的喻书眠。

下一秒,她仿佛感受到这个老师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顾言之靠着椅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坐在下面的小痞子懒散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她惨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