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勇于承认

夏微微真心不是推卸责任,而是目前的‘她’确实是第一次接触火,对于第一次灭火的‘她’来说,她总不能说我太久没烧火,忘记这一茬了。

当然,话里的小心思她也承认。

职业操守致使她习惯性地直面错误,但认错跟别人刻意对待时的反击,自我保护不冲突。

转身,一本正经的,夏微微朝着众人:“各位叔伯,阿妈,阿婶,对不起。”

荷花:“·····”

众人:“·····”

如果,前一秒大家还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这一秒,心头却升起一种名为愧疚的情绪。

要害人,害这么一小会有什么意思?

要害人,她还点什么火,等着严冬来临不就得了?

“阿缺,这事不怪你。”上前两步,将孩子揽过,青木温柔低沉地说。

心底,他对孩子的抱歉无法言语:“冷起来了,快跟你青梅阿妈回帐篷。”

青木回头会跟人说些什么,又会不会跟人说些什么,这会夏微微完全思考不了。

这一刻,她只觉得满身不自在。

中医不似西医,她并没有累到不计环境与人挤床休息的经历,而原主遗留的记忆让她十分清楚两人该怎么睡。

被人紧紧遏制在怀里,夏微微是既不敢动也不敢喊,而因过去几天原主睡得过多,她又心事沉沉,就是到了后半夜,起来将剩下的鱼肉吃了,眼睛发涩了,神经却还清醒着根本就无法入眠。

天蒙蒙亮,帐篷外细细碎碎的声音响起,一夜没合眼的夏微微干脆起床。

扛回长茎草,正打算喊人的青木一转身就见夏微微钻出帐篷,立即,他蹙眉:“怎么起这么早?”

“睡不着。”腼腆一笑,夏微微看向挑选草茎的少年。

不知夏微微在想些什么,还以为她这是饿了,青木忙道:“快去吃。”

闻声,已经挑选出一把甜味比较重的草茎的少年回头笑喊:“阿缺,快来。”

没多说,夏微微走近,接过部分。

长茎草,目前部族为二的食物之一,味道清甜,水分充足。

当然,这所谓的甜是在它跟其它品种的草茎对比时的说法,若让她客观评价,她会说这草茎的补水功效大于充饥作用。

论充饥,扛饿,莲····

“阿缺,今天起得可早。”

温和,饱含笑意的声音打断夏微微的遐思,下一瞬,一声怒嗲响起:“阿大,我们家小樱正长身体。”

“阿爹,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哭唧唧的,少女委屈到不行。

“没有,粉樱,阿爹没有不喜欢你,你别多想。”好似很为难似的,阿大在解释后看向背着身的夏微微,满怀歉意道:“阿缺,明儿阿大阿爹在给你草茎。”

‘呵’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夏微微本清亮的眼神一黯,心间嗤笑一声。

她可不是原主,这种便宜她可不会占。

回头,夏微微对着阿大涩涩笑着:“阿大阿爹,青梅阿妈每天都有给我采集,你不用替我操心。”

没想到她今天会说话,更没想到她会说这么一句的阿大笑容僵在脸上:“······”

喊了人出帐篷,正好听到这句的青木眉心微拧。

阿大自从伤了眼,他便力排众议,让其负责起女人采集时的安全问题···不能肯定绝对的安全,任何情况下男人都不会允许女人们离开自己的视线进行采集。

阿大,在伤了一只眼睛后,只需做女人的活却能享受男人的猎物分成。

若是他真有心,肉块,鱼肉都不会缺了阿缺,何况只是长茎草。

青梅尚且能在规定的时间里多采集到足够阿缺吃的分量,他又怎么会到每天从自家数量里匀草茎的地步。

毕竟是一块儿长大的好兄弟,青木从未将阿大往不好的方向设想,可今天夏微微的一句话却让他感觉到不对劲。

不由自主地,他偏头一眼。

正巧转头的阿大与之眼神碰撞,顿时,心头微禀。

强忍着瞪一眼始作俑者的欲··望阿大收敛心神,扬起笑意:“我一直在担心,现在好了。”

因为担心冬季食物不够,没想过自己多采集点就不会引起女人孩子的不满?

这话,若是换作其他人说,他肯定不会放下疑虑,但,这话若是阿大这个好兄弟说来,他却不怀疑。

“不管任何情况,你的一份都不会少的。”当初既能让不参与狩猎,捕鱼的他分一份猎物,今后不管什么情况,他都不会允许部族里的任何人将他排除在外:“你别多想。”

“现在放心了。”阿大洒洒笑着,笑里尽是苦涩:“明天不会在让阿缺失望了。”

心头才感叹了句‘厉害啊!轻飘飘一句就将事情圆了回去’的夏微微更意外了:“······”

讲真,她不想跟穿兽皮,啃生鱼的人玩心机。

跟这种人计较,赢了,显露不出她的智商。

输了,显得她智商特别低。

这会,她明显是让人反将了一军。

她有点尴尬,也有种智商让人摩擦了的不适感。

不知夏微微内心正在进行一场天人交战,还以为她不解阿大困境,青木走近,温和解释。

“阿缺,你阿大阿爹有你阿大阿爹的难处,不过,我保证,以后,他在不会忽略你了。”

“·····”

夏微微原想着,自己不是原主,无需任何人承担她的养育之事。

这阿大也好,部族其他人也罢,只要他们不继续为难自己,自己也没必要跟他们较真。

然,这心思才落下,阿大那边却又一句怪话响起。

“青木,你以前可有听到过有光火的问题?”

刚拾起一根草茎的青木顿下动作:“·····”

就像青木了解自己一般,阿大对青木也是极其了解的,他那动作跟脸色,都不用回答。

幽幽的,他吐出两个字:“也是。”

青木可是部族的首领,但凡他会的,他都不会藏着掖着。

“这桫椤,也不知怎么想的,这么重要的事不告诉阿大就算了,居然连青木你也不说。”义愤填膺的,粉樱叫骂起来:“若是阿缺哪个环节记错了,昨天那火还能点起来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