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您的梦想是?

刘念懵了下,才赶紧扶着周宽去了厕所。

周宽是真就那一秒钟肚子疼了。

大概是跟昨晚先去雪地里打了一圈又没盖任何东西就睡了一晚有关,虽然网吧开了热风空调,但那玩意不是拿来当被子用的。

刚才那直冒冷汗的模样要真是演技,周宽寻思自己也不用东想西想了,不去拿大满贯影帝都浪费!

几分钟后,刘念望向从厕所出来的周宽,关切道:“宽哥,不要紧吧?”

“还行,一会买点感冒药喝点热水就好。”周宽大手一挥,轻松道。

比起刚才突如其来的肚内翻滚,现在浑身都舒服了。

两人穿过操场,再走过长长的行车道才再次来到校门口。

周宽双手揣兜,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校门,一旁刘念也是有样学样。

等离开保安室后,刘念才反应过来:“我们没交请假条。”

周宽不以为意:“请假这种事情说了就行,又不是没有请假条。”

闻言,刘念眼睛一转:“那岂不是能……重复利用?”

周宽轻飘飘地说:“我反正用不上了。”

刘念一想也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刚才保安根本就不拦你。”

对于刚才如此轻而易举出校门,刘念是真的佩服周宽。

然而,这对周宽来说不复杂,大概算是套路的一种。

类似于二中这类半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并不完全禁止外来人员,门卫经验丰富,基本目光一扫就知道是不是学生。

周宽刚刚重生不久,从走路姿势、形态、精神面貌这几点来说,都是最不像学生的学生。

“……”

自确定重生年份后,周宽就没想过要上学。

也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因为重生而秒变天才。

赶巧刘念来撺掇,学个屁的念头立马根深蒂固。

以周宽现在的水平,别说像上辈子那样考过二本线,连专科都成问题。

就算运气好跟上辈子一样过二本线,再精挑细选找个录取分数低的好学校,还不是换个城市当螺丝钉?

周宽在昨晚之前花了12年时间,最后躺平认命。

他觉得自己这种废物,不配在大城市生活。

又菜又爱多想,一个不慎就为自己的想法背负了70多万巨债。

虽然不到两年时间就还完了,但那种每天都要努力的经历周宽并不想再体验。

如果重生能白捡钱还好。

不能,周宽就只有一句话:“他对2020年前后在羊城小型菜摊卖2.9一公斤的土豆探索出了无数种新做法。”

学习有什么好的。

有18岁的稚嫩身体中装着个30岁的灵魂横行无阻来得美妙?

从昨晚到今早发生的事情无不说明:

他,周宽,在这个时代这个年纪这个环境,完全可以闭眼横着走!

此时的周宽当然不会知道,他在给自己制造黑历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也没搞清楚,来自12年后30岁灵魂对十七八岁的少年是降维打击。

他只是无意间体会了持久降维打击带来的美妙优越感。

而被短暂吸引了而已……

…………

地处县郊的二中附近路窄人稀,积雪融化后形成的一摊摊水渍像是在大地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打了补丁。

走出校门一两百米后,迎面而来的是与早上完全不同的喧嚣热闹。

今天已经是农历腊月十五,距离大年不算太远。

天气虽寒,街道两旁依旧支起不少平日里不常见的货摊。

比较常见的是大红灯笼、大红对联、大红贴纸等小物件的货摊。

吆吆喝喝的声音中,没有太多时代气息,能听到的都是《恭喜发财》、《好运来》、《欢乐中国年》。

从周宽有记忆以来,年边上的白H县城就是这样,一直到2021春节。

路过第一家小诊所,周宽便走了进去。

说明原因,医师很快给拿了一盒感冒药,一盒管肠胃不适的,顺手开好了简易病历。

那行云流水的操作,让周宽哑然失笑。

附近不仅有二中,还有一所初中,初、高中生装病请假的事情,这医师估摸着见多了。

当付钱时,周宽依旧是下意识先摸出了手机,然后才掏出零钱。

这跟今天早上买包子时一样。

周宽在心里嘀咕了句:“所以这才叫下意识,意识主导身体惯性?”

他很确定,他是灵魂过来,身体还是18岁时的稚嫩身体。

离开小诊所,周宽就要往旁边的网吧进,这时旁边刘念扯了扯他的衣服:“宽哥,再远一点吧。”

看看刘念,周宽做了个手势:“那去巷子里面的网吧,昨晚那个太远了。”

刘念边松气边赶紧点头。

初时的激动、兴奋过后,现在他的内心大多是忐忑,夹杂些惴惴。

虽然从高三开始,刘念也跟大家上过几次通宵,昨晚不是第一次,但他依然算是个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无非是偶尔会吊儿郎当。

人多还好,像现在跟周宽两人,刘念就没那么多强装出来的坚定。

而周宽在老师眼里就比较普通老实。

之前周宽一开口,曹东河还以为他是被刘念教唆得来捣乱。

因为周宽从小到大表现就中不溜秋,从没拿过第一,也没差到哪里去过。

当年能过二本线真是侥幸……

进网吧开了机,周宽招呼了声:“我先吃个药,你先随便玩玩游戏。”

接着周宽进进出出的买了水杯、要了开水、吃了药。

又双手捧着杯子暖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并不着急上网,这天寒地冻的,暖身体最重要。

可把旁边的刘念给看馋了:“宽哥,你现在咋做什么都这么悠闲。”

周宽就笑:“悠闲不好吗?”

刘念哦了声,有点恋恋不舍的把脑袋扭向了屏幕。

心情是既忐忑,又激动,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假请假逃课上网。

周宽没管刘念,暖手好一会儿后,才腾出手来鼓捣身前的电脑。

习惯性的点开了QQ软件。

他的手机上挂了个QQ,网名叫:夏末哀曲

好悬没有特别的符号,也没有火星文。

就是名字稍微有点羞耻,有一种无病呻吟而又莫名其妙的矫情感。

不像后来,周宽所有社交账号都通用一个简单直接的昵称:我想有钱。

照抄下号码在电脑QQ上输了进去,周宽尝试了诸如:woaini1314/520之类的密码,并不正确。

抱着试探的心思点忘记密码,很快周宽看到电脑页面上弹出来密保问题。

一共三个:

对您影响最大的人名字是?

您配偶的生日是?

您的梦想是?

下面的方框中统一提示:1-19个中文或1-38个英文

周宽眉头都皱飞了。

前面两个还像个问题,第三个怎么还扯到了梦想?

周宽嘀咕了句:“好家伙,果然密保问题只能防自己。”

不用想也知道,前两个问题应该是某个女生的名字和生日。

但周宽记不起来了,于是他望向刘念问了句:“阿念,你记不记得我喜欢过谁?”

“啊……”刘念先是一愣,一瞧就乐了,“密保问题啊,这我真不知道,你都没喜欢过人啊。”

周宽只好尝试最后一个问题。

挨个尝试了‘房、车、钱、女人’,甚至尝试了‘科学家、宇航员’等,也都不对。

于是……

周宽果断点击了申请账号。

“梦想?呵!”

-

破碗,走过路过留个脚印,新书不易,请多支持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