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残玉出现

“瑞少爷,快起来,老太爷下学回来了,让您去正堂回话呢……”

贾瑞正睡的迷迷糊糊地,忽然听到有人在门外叫,只得起身,收拾了一下衣服,就开门去了。原来是小厮栓子在门外呢。

“知道了,我先梳洗一下,给我打盆水来。”贾瑞只见外面日头已经西斜,大概是下午四点多,现在是冬天,太阳下山早。

洗漱之后,贾瑞和小厮栓子一起来到了正堂,只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着长衫的清瘦老者正面色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听到贾瑞进门的脚步声,原本浑浊的双眸立刻变得犀利起来。

贾瑞被这目光盯着,心头难免有些紧张。

“孽障!还不给老夫我跪下,可怜老夫我中年丧子,就只有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整日里游手好闲,吃喝嫖赌不算,让你看管学堂,你整日里占人便宜,欺软怕硬,弄的学堂里乌烟瘴气。

真真是老天要绝了我这一脉不成,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今个儿你给老夫一个准话儿,到底你要如何?”

贾瑞刚一进门就听到这一番话,又看见贾代儒老泪纵横,其妻也在一旁抹泪儿,不由得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也多了几番悲切,只得依言下跪,向贾代儒磕了三个响头,也算是替原身赎罪了。

“祖父,祖母,打今儿起,孙儿我一定痛改前非,您们就当前儿的贾瑞已经死了,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们的。”

“孙儿发誓,若不如此,只教孙儿贾瑞不得好死!”

说着,三人都不胜悲切,抱在一团,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都别哭了,吃饭吧,瑞儿你也饿坏了吧。”于是三人止住眼泪,吩咐刘妈端上饭菜,开始用饭。只见桌上放着四盘菜,一盘白菜,一盘萝卜,一盘花生,一盘豆腐,吃的是白米饭。

饭毕,贾瑞只觉得自己腹中说不出的舒服,遂起身回贾代儒夫妇,“孙儿回房去了。”待贾代儒应许,遂回房去了。

贾瑞坐在书桌前,拿起一本大学翻看了两页,虽然前身读书不成,但是毕竟是贾代儒从小教大的,识字看书还是不成问题的,更何况其还是族学代课老师,教人读书启蒙,再加上后世现代记忆,两相结合只觉读起来虽然不明深意但是也能通读。

只见此书与前世记载无异,又放下书,起身寻找本朝史书,时文杂记。

贾瑞翻了一通,找到了大雍朝记载,原来本朝是在宋朝后拐了个弯,蒙古人灭了南宋之后建立元朝,单仅仅四十余年就被本朝太祖起义推翻。

太祖是金陵人士,交友广泛,广结天下英豪,恰逢元朝暴政,揭竿而起,遂驱逐鞑虏,恢复汉家江山,定都元大都为神京,封有功之臣共四王八公一十二侯共享河山,现今皇位已传五世,享国一百一十三载。

现在在位的皇帝年号为永正,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其上还有太上皇在世,现在大雍朝是双日横空,朝廷里暗流汹涌,百官是站队的站队,明哲保身的明哲保身。

大雍朝疆域辽阔,只是南有茜香国陈兵边境,东有建奴虎视眈眈,北边是旧元蒙古势力残留,西边则是哈密等国为邻,大雍朝现在虽然双日横空,但是历经五代帝王治世,国力达到了极盛,已经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现在的朝廷依贾瑞之见,距离封建王朝三百年寿命还早呢。

接下来只有现在的皇帝作死,国家一定是文官势力实力大涨,以文御武,文贵武贱必定是常态。

而勋贵们都因国家承平日久,武备废弛,早已青黄不接,每日里斗鸡走狗,不学无术,没落也是必然的。

贾瑞现在要做的就是由武转文,读书科举入仕。毕竟自己只是宁国府,荣国府的旁支罢了,自己又不是嫡系子弟富贵与自己毫不相干,吃的都是自己爷爷贾代儒的老底,顶着贾家的名号在宁荣大街上混日子罢了。

若是等到贾家被抄,树倒猢狲散,自己到时文不成武不就的,自己就算了,怎么说也算是个报应,那贾代儒夫妇又该如何能够安生,其七老八十了还要受罪,那可都是自己的罪过了。

所以现在就只有一条路摆在眼前,读书。不仅如此,还要戒色,自己此番受苦可都是自找的。自己精虫上脑,色令智昏,被收拾了一通,使得前身命丧黄泉,自己穿了过来。

若是不改,等到后期王熙凤彻底疯狂之后,只怕自己连骨灰都得被扬了,死的连渣都没有。

贾瑞回过神来,见天色已经昏暗,于是放下手中书籍,点起油灯,又拿起书看了起来,直到三更时分才睡去。

等到第二头一早,贾瑞天刚亮就起身梳洗收拾了,然后拿去大学有诵读了起来,等到贾代儒夫妇起来时,院子里已经传来了郎朗读书声,夫妇两个不由得欣喜。

吃早饭的时候,两人看着贾瑞都掩饰不住眼角的笑意,只是故作严厉罢了。吃过饭,贾瑞就回屋继续读书,中间累了就闭目养神,渴了就喝两口茶水提神,一直不敢懈怠。

说来也是奇怪,自成为贾瑞之后,他一直觉得自己头脑清明,除了身体单薄,有些孱弱外,精神好的不得了,读起书来也记性也好的不得了,大学一共两千二百一十二字,自己通读了几遍就差不多能熟记了,在努力个一周,说不定可以背诵了。

要知道这可是文言文,十分拗口,就族学那群学生连三百千都不能通读,自己可以说前程光明啊。

要知道贾瑞今年已经二十四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转年可就二十五了,按照古代人平均寿命只有三十五岁来算,自己应该是七八岁孩子的爹了。

就是因为自己这好占便宜,欺软怕硬的名声,贾代儒夫妇为自己找了多少媒婆都没能成。

好的看不上他,差点他看不上,再加上这坏名声,一直单身到了现在。

别人都传他吃喝嫖赌,但是贾瑞查看记忆可知,他本人可是实打实的童子之身。

几次去了青楼也只是蹭些免费茶水点心罢了。他也不好赌钱,只是喜欢吃喝罢了。每每模仿那纨绔子弟打赏小厮充面子而已。

否则又怎么会被王熙凤迷得茶饭不思,相思成疾呢。

贾瑞苦读了一天,正冥思养神之时,只觉胸口处一阵阵灼热传来,连忙解开衣服,低头看去,只见胸口处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白玉印记,成四方形,四边都是不规则的裂痕,倒像是从什么完整玉器上碎下来的一块。

贾瑞越看越眼熟,这不是自己前世捡到的那个扎了自己电动车轮胎的东西吗,自己捡了它之后,眼前一黑,就重生成了贾瑞,这就是自己的金手指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