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贾瑞

大雍永正三年年底,腊尽春来,清晨,贾代儒家。

一个身穿青衫,头戴纶巾的男子正神色迷茫的看着眼前的院子景色,只见那人身高七尺,面容也算清秀,只是那脸色发青,眼窝深陷,有如痨病鬼一般,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让人看见难免心中鄙夷厌烦。

感受着脑海中反复交织在一起的记忆,男子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贾瑞,字天祥,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现年二十四岁。贾代儒如果有事,即命贾瑞管理学中之事。

按红楼梦中的记载,他是个最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才引起书房里的一通大闹。

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又动了勾引之意。王熙凤假意与他周旋,最后,贾瑞丧命于王熙凤设计的相思局。

按现在的话来说,贾瑞就是自己作死。王熙凤从头到尾,都是只是想给一点教训贾瑞。可是贾瑞却最后呜呼哀哉了,这也是贾瑞自己造成的,而王熙凤只是一个推动者。

现在的时间段是三天前贾瑞打王熙凤的主意,然后被泼粪,受冻、挨打、罚跪一套下来,贾瑞身体承受不住,昨天夜里一命呜呼了。现在占据这具身躯的是后世一名蓝星上的一个普通人罢了。

“从今天起,前尘往事都烟消云散,我就是贾瑞了。”贾瑞如是想到。

贾瑞前世也读过红楼梦一书,对于这个世界也算是知道一二,这是一个有仙佛存世的世界,故事从开头到结尾都出现的赖头和尚和坡脚道士,还有离恨天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等等,都说明了这个世界不一般。

如今既然重生在了这个世界,那么无论如何也要好好地为自己活一次。贾瑞如是想到。

而此时的荣国府里,两个面容俊美,貌比潘安的男子正在向一个身着大红袍服,明媚如神仙妃子的妇人大献殷勤。

“回婶婶的话,我二人前儿个晚上已经狠狠教训了那贾瑞一通儿,泼了他一身的腌臜粪水,又狠狠的冻了他一夜,吹了一宿儿的寒风,昨儿早上才让那管事的婆子开门放他出去。现在那贾瑞估计还在床上趴着呢!啊哈哈哈哈……”

那妇人慵懒的靠在炕上垫子上,闭着眼睛说道“这事儿你俩办的不错,姑奶奶我也是他贾瑞那个作死的畜生可以肖想的,啊哈哈哈哈……今次就给他这个教训,日后若是改了还好,若是死不悔改,那姑奶奶我就代老天爷收了他的小命……”

此事休且不提,在说贾瑞,贾瑞打量着眼前的院子,院子占地大概一亩左右,坐北朝南只有三间正房,然后就是两间厢房,一间耳房,院里有一口水井,种着两颗柿子树,整个院子古香古色的,有明清时代特色。

根据记忆,家里雇佣了一个老妈子姓刘的和她儿子一个叫栓子的伺候着,这时小厮栓子见自家少爷起了,问道:“少爷,老太爷罚您不许吃早饭,您什么时候知错了什么时候才有饭吃,老太爷已经去族学授课去了,您今天哪儿也不能去。”

“行了,我知道了,我先回屋了,你忙着吧。”说着,贾瑞转身回屋了。回到屋里,看着这屋里有些简陋的摆设。

屋里头放着一张床,一个书架,上面摆着大半书架的书籍,一张书桌,上面笔墨纸砚都很齐全,有三四本书打开乱放着,屋里挂着几幅勉励读书的字幅,没有什么装饰。以贾瑞的眼光看来,不想是什么名家,但也有几分功底,屋内摆放虽简陋但也算的上是书香门第。

贾瑞直接坐在了书桌前,双目放空思虑自家前程,按书中记载贾家最后落了个白茫茫真干净,自家这些依附于贾家的旁支也都树倒猢狲散,而自己这个好占便宜的纨绔色鬼早八百年就被王熙凤设的相思局勾得色与魂授,丧命黄泉了。

现在换了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定然不会再重蹈前身的覆辙,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做呢,其实在整部书里贾家所有人也已经指出了一条明路,那就是读书科举。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贾家已历经百年富贵,到了盛极而衰的地步。

贾家当家人给家族子弟留下的就是科举这一条路,无论是贾敬还是贾政都是走的科举之路,就是贾赦小的时候那也是先太子的伴读,也算是文臣,后来因为站队失败才一个个缩起头当鸵鸟的。

而到了贾珍贾珠这一辈,因为上一辈害怕被清算,疏于管教,导致贾家这一代基本上都废了,贾珍扒灰儿媳妇,贾蓉贾蔷更是没了骨头,每日里纸醉金迷,醉生梦死。

贾赦也是躲在家里玩扇子和纳小老婆,只有贾政被上皇特赦保留个五品工部员外郎,所以他常督促贾珠和贾宝玉读书进学,以求光复门楣,使贾家后继有人。

谁料想贾珠早逝,贾宝玉更是被贾母和王夫人娇惯,是个视读书人为蠢禄的人物。

每次贾政管教都被阻拦,以至于贾家彻底败落。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哪管世人诽谤。”就是贾宝玉的真实写照。

到了最后,贾家就只有贾兰一个人有了气候,也算是给贾家留下了一点火种。

贾家的败落肯定不止一个方面,现在贾瑞能做的也就是想办法先保全自己,保全贾代儒一家,没办法,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现在的他人微言轻,自己只是一个贾家旁支罢了,还得罪了宁国府的贾蓉,贾蔷和荣国府的当家二奶奶王熙凤,现在还是低调一点吧。

再说他现在的身子更是差到了极点,就跟一个痨病鬼似的,现在寒冬腊月的,若不好好保养,说不定真的要和原身一样,一命呜呼了。现在还是先保养好自己吧。

贾瑞已经三天没吃东西,早已饥肠辘辘,现在身子又虚,又受了大罪,贾代儒又罚他不许吃饭,他饿的扛不住只好先从书桌前起来,又躺到了床上,又累又饿,翻来复去终于睡了过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