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魔教亡啦!

苏荔仗着谙熟地形,通过密道,一路小心翼翼潜回天命总坛。

逃亡路线已被小魔君杨纵出卖,又有四位异术高人埋伏,在苏荔看来,再往外逃已不可取,天知道外边还有什么陷阱埋伏。

与其面对把握不住的未知危险,倒不如反其道而行,潜回天命总坛。

现在天命总坛当已被攻陷,七大派应当正忙着搜刮分赃,人员定已分散至总坛各处。这种形势下,以她的实力,以她对总坛地形的熟悉,只要足够谨慎,反而比闷头外逃要安全得多。

不过,苏荔潜回总坛后,却发现总坛内部,安静得有些过份。

并没有想象中,七派武者四处搜刮掳掠,肆意纵火狂欢的动静。

“怎么回事?七大派的人上哪去了?”

苏荔心中疑惑,却并不敢松懈大意,继续保持最高警惕,循一条隐蔽路线,小心潜行。

圣子院、藏经阁、炼魂窟、千尸洞、密库房……

所经之处,皆一片寂静,不见半个人影。

如此诡异情形,令苏荔疑云丛生,越发慎重。

正小心翼翼潜行在一道院墙阴影之中,往天命宫方向潜去时,她头顶上方的院墙墙头,忽传来一道好奇的男声:

“你在做什么?”

此声入耳,苏荔顿时心头一突,脊背一凉,不假思索地全力施展轻功,向前飞掠而去。

然而刚刚前掠数丈,苏荔便觉肩头一沉,一只大手赫然已按上她的肩膀,那沉重恐怖的劲力,直如山岳压身,令她再也无法移动半步。

见刹那之间便被制住,苏荔电光火石之间,便已判断出双方实力对比,当下手腕一翻,变魔术般亮出一口短剑,然后二话不说一剑刺向自己心口。

噗!

利刃入肉声响起。

短剑刺入苏荔心口,直没至柄,背心衣裳猛地绽裂开来,突出寸许长一截血淋淋的剑尖。

“……”

看着她背上那截血淋淋的剑尖,站在她身后,单手扣着她肩膀的倪昆一阵无语。

而苏荔则脑袋一耷,气息断绝,整个人猛地往下坠去。

倪昆五指一松,苏荔身躯顿时瘫倒在地,侧身斜躺,微睁着的双眼黯淡无神,脸色渐渐苍白,瞳孔亦开始扩散。

瞧瞧这脸颊渐失血色、眸光渐显黯淡、瞳孔缓缓扩散,气息已然断绝,连心跳都已停止的模样,再看看那钉在她心口的剑柄,透出背后的剑尖,怕是任谁看到她,都会对她的死深信不疑。

然而……

倪昆背负双手,用脚尖轻轻一踢她大腿:

“起来吧,别装死了,我是倪昆。”

一开始,苏荔的“尸体”还是一动不动。

直到倪昆又往她腿上轻踢了几下,她方才眨了眨眼皮,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倪昆,“倪昆?你居然还活着?”

说话时,那苍白黯淡的死相缓缓消散,眼眸复现神彩,肌肤也恢复光泽。

倪昆眉头微挑:“见我还活着,你很失望么?”

“不是,就是有点奇怪……”

苏荔站起身来,拔下胸口上的短剑,却见那短剑居然只余剑柄,剑身不知去了哪里。随后她反手在自己背上摸索两下,取下一截带血的剑尖……

嗯,没错,自刺心口的短剑也好,透背而出的带血剑尖也罢,只是一套机关而已。仅凭这样的小机关,当然骗不过高手。所以苏荔这场自尽骗局的精髓,在于她的诈死之术。

能令自己心跳停止、气息断绝,无论体温、肤色、眼瞳都变得跟死人一模一样,这份能耐,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就连倪昆,如果不上手做一场尸检的话,单用肉眼去看,也只会将她当作一具尸体。

苏荔这伎俩乃是她绝境求生,于必死之局赌一线生机的最终秘技。既可以诈死脱身,也可以在别人俯身检查尸体时暴起突袭,搏一个绝地翻盘。

这招不能被人知道底细,否则就彻底没用。所以她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施展过,就连大长老古长空、小魔君杨纵等,都不知道她还有这手秘技。

唯独瞒不过倪昆。

因为她手上那口机关短剑,正是精擅机关器具的七长老,生前给倪昆打造的玩具。在七长老逝后,被苏荔用一把自制竹弓,从倪昆手上换了过来……

这时,苏荔收好机关短剑,正待询问七大派的人去了哪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霍地抬眼看向倪昆,震惊道:

“倪昆你……怎么不傻了?”

不仅不傻了,还一招就制住了她,逼得她不得不使出最终秘技……

倪昆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

二十年从小傻到大的傻孩子,突然变成了正常人……倪昆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索性不解释了。

倪昆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反问她:“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见倪昆避而不答,苏荔明眸微微一眯,心里闪过诸多猜测。

傻子开窍,突然清醒,这种事虽然罕见,却也并非不可能。

可是……

从未修炼武道,只会打一套入门基础“撼山百击”套路的倪昆,怎么可能一招制住堂堂天命圣女?

倪昆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心中浮想联翩,苏荔面上却不动声色,答道:

“我们经密道撤离总坛没多久,就遭遇了埋伏。出手的,乃是四个旁门异术修士。杨纵更是当场叛变,暗算杀死了大长老。”

“杨纵叛变了?”倪昆有点好奇:“虽然那小子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欺负过我很多次,但他好歹也是古长空看好的教主人选,为何要叛变?”

苏荔摇摇头:“不知道。杨纵心思很深,从不与人交心,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倪昆点点头,说道:

“居然连古长空都死了。所以,逃亡队伍算是全军覆没喽?”

苏荔道:“以当时的形势看来,逃亡队伍,难免覆灭。”

倪昆道:“连长老们都死光了,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苏荔道:“当机立断,再加一点点运气。”

倪昆又问:“长老全灭,撤离队伍覆亡,杨纵叛变……想来被你们带走的四部魔经,也将落到杨纵以及那四个异术修士手上喽?”

“是的。”

倪昆摇摇头:

“好得很,高层全灭,弟子尽丧,典藉失落……呵呵,看来,自炼气士时代传承至今的天命教,到今天就算是正式灭亡啦!”

“并没有。”苏荔微微挺胸:“还有天命圣女在!”

见倪昆好笑地看着自己,苏荔又郑重道:

“还有你这位教主在!”

天命总坛一片安静,七派武者无影无踪,倪昆在此自由游荡,又能一招制住自己……

无论多么匪夷所思,目前总坛的情况,都在告诉苏荔一个事实:

是倪昆,打跑了七大派!

无论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既然他有这等本事,又还认得自己,那么苏荔自是要当机立断,把倪昆推到前台,借他之力,复兴圣教。

然而倪昆对此兴致缺缺:

“我这个所谓的教主,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么?连四部魔经都失落了,不要说我这顶缸教主,就算你这正牌子的天命圣女,也做不下去了。承认吧,魔教亡啦!”

“是圣教!”苏荔纠正一句,又道:“七大派是你打跑的吧?你既有如此本领,夺回四部魔经也不难……”

倪昆哂笑:“七大派确实是我打跑的。可夺回四部魔经又有何意义?炼气之道断绝,就算夺回了四部魔经,也只是个摆设,没人能够修炼。我……”

“四部魔经可以修炼!”苏荔断然说道:“有人知道如何突破桎梏,炼出真气!”

“嗯?”倪昆微微动容,凝视苏荔双眼:“此话当真?”

穿越之前,倪昆风华正茂,还没有感受过衰老的困扰,更体会不到寿命将尽、死亡将临的恐惧。

穿越之后,逆生长成婴儿,虽意识受困二十年,清醒之后,也正值年轻力壮,一样没有追求长生不老的迫切。

但他对飞天遁地很感兴趣。

而只有炼出真气,才算是踏上炼气之途。否则就算人间绝顶,天下无敌,也只算是凡人,无法长生不死,亦不会有呼风唤雨、焚天煮海、召雷引电、飞天遁地、手揽日月的神通。

倪昆的“不朽金身”,虽强得不可思议,却也并没有突破天地桎梏的迹象——赶走七大派之后,倪昆也尝试过运转不朽金身凝炼真气的法门,然而一直尝试到午夜,直至发现苏荔回来,他都没能炼出一丝真气,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枷锁,压制了真气的衍生。

这让他很是不爽。

穿越一场,来到这个曾经有过神鬼妖魔、炼气仙人的世界,在拥有古炼气士传承的魔教长大,自幼耳闻古之仙魔的传说,又怎能令他不对仙魔们的神通广大生出兴趣?

就连穿越之前的孩提时代,他都曾憧憬过孙悟空的神通广大来着。

如若没有希望,倒也罢了。

可这个世界,是真有超凡之力的。现在苏荔更是跟他说,有人知道该如何突破桎梏,炼出真气……

倪昆与苏荔也算是青梅竹马一场。

虽然那时他只是个智障,苏荔也没少骗他,常拿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换走他的好东西,但至少没有真个欺负伤害过他,所以倪昆之前与她说话时,倒也一直和颜悦色。

可此刻,倪昆稍一认真,气势顿变,如龙旋在天,极具压迫力的眼神,令苏荔不由自主心头一突,只觉呼吸都有些艰难。

但苏荔还是顶住了压力,毫不避让倪昆审视的眼神,缓缓说道:

“七年前,前代教主身亡,前代圣女亦随之失踪,长老们对教中弟子宣称,这是正道阴谋,可事实并非如此。前教主之死,前圣女失踪,皆是因突破桎梏、炼出真气的秘法而起。”

倪昆紧盯她双眼,沉声道:

“一五一十,仔细道来。”

【求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