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溜了溜了

天命宫中。

倪昆负手卓立台陛之上,眼睑低垂,俯视下方。

在他平静淡漠的目光注视下。

七派宗师只觉仿佛山岳将倾、天穹欲崩,一个个呼吸凝窒,浑身僵直。

之前他们或还认为,己方人多势众,就算魔教教主倪昆一身横练,坚不可摧,几百人一拥而上,一人一刀也足够将他斩成碎片。

但此刻。

目睹了倪昆用天灵盖硬吃宋海生百斤钢杖的当头一击,宝座都碎了他还毫发无伤,又反手夺过宋海生钢杖,随手一击,就把宋海生轰成粉碎的可怕场景之后。

七派宗师,乃至殿外那数百高手们已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倪昆的身躯,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坚不可摧”。

除非有炼气士炼制的神兵宝刃,又或是异术高人施展的大威力杀伐异术,否则,不要说拳掌指爪,就连百炼钢刀,恐怕都破不了他的防。

这样一个刀枪不入,力大无穷,随手一击便可轰碎武道宗师的怪物……

所谓的几百武者,在他面前,恐怕也就只能劳他多挥几下手而已。

“此魔不可力敌!”

在这一刻,所有人心中,全都不约而同闪过了这个念头。

随后,六派宗师都不用作任何交流,宛若心有灵犀一般,齐齐闪身后撤。

既然不可力敌,自是走为上计。

逃跑之时,他们心中都还存着同种想法:众所周知,横练功夫出众的武者,身法基本都有失敏捷。那倪昆想来也无法违背这个规律。

打不过他,难道还跑不过么?

再者,己方还有数位强援,只需与倪昆周旋一阵,暂避一时,待那几位“异人”解决了魔教逃亡队伍,过来与他们汇合,魔教教主倪昆纵有三头六臂,也要被他们拆成零碎。

见武无恤等六派宗师二话不说闪身就走,倪昆也不发话,脚尖猛地一蹴,踢在方才被他随手抛在脚下的钢杖杖首上。

钢杖嗡地一震,电射而出,正中七义门赵振后背,一下就将他后心洞穿,直透前胸,继而穿身而过,将赵振身上轰出一个前后通透、海碗粗细的血洞。

赵振方才见面就照倪昆额头打了一拳,而当时倪昆还在智障状态。欺负智障,何其无耻,必须得死!

钢杖穿胸,赵振顿时一声不吭软倒在地,霎时气绝。

钢杖则余势不息,又突入围在殿门外的七派武者群中,一路洞穿十余人,方才砰地一声,深深扎进殿外广场的石砖之中。

倪昆又脚掌跺地,台陛剧震、地板迸裂之际,身形有若炮弹出膛,轰然撞开空气,瞬间出现在丐帮长老武无恤身后。

武无恤冲入天命宫中时,也是二话不说,就照倪昆天灵盖拍了一掌,仇深似海啊!

此时赵振刚刚倒地,武无恤距离大殿门槛还有一步。

倪昆“不朽金身”虽然筑基有成,但他并没有练过斗战杀伐的功夫。

“不朽金身”只是修行功法,并不包含斗战本领。

本质上,倪昆现在还只是一个空有等级、属性,却没有技能的白板号。

不过正所谓大力出奇迹。

以倪昆现在的基础属性,面对的又只是普通的武道宗师,哪怕随手平砍,也能打出碾压伤害。

先前一杖抽碎宋铁生,又脚踢钢杖,连续洞穿包括赵振在内的十几人,便正是如此。

此刻倪昆追至武无恤身后,随手一拳轰向他背心,也没用什么特别的发劲技巧,拳势却快如闪电,声似奔雷。拳峰之前,甚至还爆出了肉眼可见的半透明气浪涟漪。

武无恤亡魂大冒,转身招架已是不及,闪避也无可能,只能奋起全力,反手一掌,试图挡下倪昆的拳头。

嘭!

拳掌碰撞,武无恤手掌豆腐似地爆开,倪昆拳头则不受任何阻挡地直击而下,轰然砸在武无恤背上,一拳将他身躯轰得四分五裂,抛散开去。

之后倪昆更不停步,又一脚踏碎地板,身形电射而出,直扑已逃出殿外的侠客联荆飞。

荆飞身为宗师级刺客,身法不仅快疾如风,还诡异多变,全力施展之下,快如鬼魅幻影,换作普通武圣,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将他拿下。

可在倪昆绝对速度追杀之下,荆飞根本没机会施展他那鬼魅幻影一般的身法,眼见倪昆一步就追至自己身后,荆飞猛一咬牙,整个人忽然变成了一道灰色影子,摊在地面之上,倏地混入人群阴影之中。

咦!

倪昆轻咦一声:“异人?异术?”

荆飞这身化灰影的本事,既可能是觉醒了异种血脉,也可能是自行修炼了旁门异术。

不过瞧荆飞根本无心与倪昆交手,一心只想逃亡的表现,就知他这本事,恐怕除了身化灰影之外,再无其它能力。

这固然能方便荆飞潜行暗杀,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小小伎俩,就只能用来逃命了。

大殿之外有数百人,遍地都是晃动的影子,倪昆一时也难以找到荆飞所化灰影,便也懒得追杀他,抬眼一瞧,望见急急奔入人群的名剑山庄谢十三,正要举步去追,人群之中,猛地抢出十条手持弩机的彪形大汉,同时举起弩机,对准倪昆,扣下扳机。

嘭!

低沉震耳的弩臂弹动声中,十枚破甲劲弩激射而来,倪昆五指岔开,随手一扫,就把射向自己面门的三枝弩矢扫落在地。

他今天屡遭打头,再不能忍受被人打脸了。

至于其余七枝劲弩,则任它们射在自己身上,又钉铛弹落在地。

逃入人群的谢十三、黄权、钟离蝶、荆飞四人,早知区区破甲劲弩,根本奈何不了倪昆,都没有停下来看结果,专注施展轻功,全力向外奔逃。

七派领军高手死了三个,剩下的四个一心逃跑,聚集在殿外准备围攻倪昆的数百七派高手,当然也不会头铁地死撑下去,顿时一哄而散,各自奔逃。

看着狼奔豕突的人群,倪昆微一皱眉,追上去打死发弩射他的那十人后,便停下了追杀的脚步。

他本性不喜麻烦,这大几百人一哄而散,追杀起来实在太过麻烦。

既先前对他动手的赵振、武无恤、宋海生三人都已遭了报应,兼之他对天命教观感亦是不佳,索性就懒得再追杀了。

“天命教众们津津乐道的那些炼气士时代的魔头事迹,本就与我三观不合,此次又被留下来当作顶缸弃子,我不反手将古长空等天命教高层统统拍死,就已经算是菩萨心肠了。

“当年七长老捡我回来,不嫌我智障,将我带大,这恩情太大。可惜七长老七年之前,就已病逝,却是没法向他报恩了。至于魔教其他人……

“既我已承认我就是魔教教主,将七大派拖在天命宫这么久,还打杀了三个武道宗师,天命教的恩情,就算是报答了吧。”

倪昆本以为自己以一己之力,拖住七派数百高手,已给天命教逃亡队伍争取到了足够的逃亡时间,却并不知道,逃亡队伍遭了四位异术修士的埋伏,还被小魔君杨纵背叛,这会儿已近乎全军覆没,连立教之基四部魔经都被抢走。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本座已经偿还了恩情,你们没能逃掉,是你们自己无能,与我何干?

……

就在七派崩溃逃散之时。

数十里外,一座山谷深潭上空,一群浑身金黄的胡蜂,在那深潭水面盘旋徘徊一阵,搜索无果之下原路返回。

待那群胡蜂离开后。

潭底一枚巨大的龟壳之中,钻出来一位少女,缓缓将头浮出水面,一脸慎重地四下观望、凝神倾听。

这少女面容纯美,眼神清冷,正是天命圣女苏荔。

周围一片静谧,只余山风林涛、虫鸣鸟叫之声,似乎已经安全。

不过苏荔并未就此离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潜入潭底,钻进巨大龟壳之中。

之后数个时辰中,苏荔只浮出水面换了两次气。

直到午夜,她方才上岸,一边慎重观察周围动静,一边向着天命宫方向潜行回去。

【求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