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旁门异术

就在倪昆独留天命宫,一个人面对七派围剿时。

大长老古长空、圣女苏荔带领的撤离队伍,已通过魔教经营多年的复杂密道系统,转进至一座杳无人迹的山谷之中。

山坡上。

苏荔看着下方沿山谷峡道快速撤离的圣教弟子们,对古长空说道:

“大长老,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夺回总坛吗?”

古长空哂然一笑,抬手指向下方那些背负着典藉包裹的魔教弟子:

“我圣教之根,从来就不在总坛外物上。只要典藉还在,只要这些圣教骨血……”

话刚说到这里,山谷一侧崖壁蓦然迸裂,十多条带刺藤萝裂壁而出,蛇一般卷住数个魔教弟子,狠狠一勒。

刺耳的骨裂声中,那几个魔教弟子瞬间四分五裂,变成血淋淋的碎块洒落一地。

同时另一侧崖壁也轰然开裂,飞出两条铁链,好似活物一般在人群中穿梭劈打,所过之处,无论人体还是山石,无不应声粉碎。

又有一团黄云从谷口飞入,笼罩数个魔教弟子,那些魔教弟子顿时发出凄厉惨叫,满地打滚,疯狂抓挠,转眼就浑身青肿,毙命当场。仔细一看,那团黄云,竟是数以千计指节大小的胡蜂。

又有一道白光激射而来,一口气洞穿十多个魔教弟子。凡被白光洞穿的魔教弟子,皆于刹那之间,变成了皮肤枯萎、肌肉干瘪的干尸。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得魔教队伍一片大乱。接连响起的惨叫声中,古长空骤然色变:

“旁门异术!”

当今之世,炼气士正统道路虽已断绝,却并不代表世间就没有了超凡之力。

传闻上古之时,人神妖魔混居,一些人族体内,因而多少混杂着一些古神、古妖,乃至魔物的血脉。

机缘巧合之下,这些源自上古的异种血脉,就有可能觉醒,获得种种超凡之力。

像是天命宫中,倪昆那坚不可摧的体魄,就被七派宗师们,认为是觉醒了某种异种血脉,获得了特殊体质。

除觉醒异种血脉之外,还有古时炼气不成的修者,另僻蹊径,开创出种种异术,一样能发挥出超凡之能。

不过但凡不走正统炼气道路的旁门异术,修行之时,无一例外,皆以损耗自身为前提,弊端极大,纵能逞一时之威,最后的下场也往往极为凄惨。

不要说长生不死,就连像普通人一样寿终正寝都是奢望。

因此,在炼气士时代,旁门异术素为炼气士们鄙夷不屑。

可在当今这炼气正道断绝,“异种血脉”觉醒又全看机缘的时代,曾经被炼气士瞧不起的旁门异术,因其以损耗自身本源代替天地灵机,反而成了唯一能自主修行的超凡路子。

天命教乃古炼气士传承,纵是魔道,却也保持传统,对旁门异术颇多不屑。

魔道固然血腥残忍,可修行路子乃是“损万物以肥自身”,对自身那是珍惜得很,绝不肯像旁门异术的修者们一样残损自身。

当然,旁门异术虽能修行,可因其艰难痛苦,弊端丛生,也是传承稀少,修者寥寥,异常罕见。

古长空也没有料到,撤退途中,居然会一口气撞上四位旁门异术修行者,还刚刚好埋伏到了撤退队伍。

这四个旁门异术修行者,绝不会是七大派的人。

只可能是一力促成七派会盟的那人手下。

可那人究竟是谁?

为何能一口气派出四个旁门异术修行者?

又为何能掐准圣教撤离路线?

“定有奸细,暴露了我等行踪!”

古长空再也无法保持魔教大长老那淡定从容的姿态,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其实纵然当世已无炼气士,可无论血脉异能也好,旁门异术也罢,都并非无敌。

血脉异能、旁门异术皆有巨大局限,或持久不行,或本体脆弱,或有生克之道……

倘若能摸清对手异术底细,布局得当的话,普通武道宗师,也有机会搏杀血脉异人、旁门异术修行者。

可问题是,眼下天命教是遭埋伏突袭的一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要说摸清对手异术的底细,连对手人在哪里,都还没有搞清楚。

敌人隐蔽真身,远远躲着施放异术,连面都不露,这还怎么打?

山谷之中血流成河,尸横遍地,惨叫不绝。

眼见这些精挑细选出来,被寄予重振圣教之望的精英弟子们,几乎成片成片地倒下,古长空不禁面皮通红,心火勃发。

正要冲入山谷,抵挡那道杀戮最凶的白光时,一道人影疾掠而来,仓惶大喝:

“大长老,异术凶猛,弟子们死伤惨重,连四长老、五长老都战死啦!”

正是魔教当代男弟子的魁首,与圣女苏荔齐名的“小魔君”杨纵。

杨纵乃古长空于十四年前,亲自接引进门的修行天才,今年不过十九岁,便已有武道宗师境界,且“洗髓换血”的修行亦一帆风顺,有望在二十五岁之前,洗髓换血大成,臻至武圣之境。

在大长老古长空心目中,杨纵正是圣教教主的不二人选。

本来古长空打算,等到彻底脱身,安顿下来,就举行继位大典,让杨纵正式继任圣教教主。

可没有想到,刚刚走出密道没多远,就被四个旁门修者堵了个正着。

古长空本待下去搏命,见到杨纵,方才勉强按下怒火,沉声道:“你跟苏荔先……小心!”

说话间一把将杨纵拉到身后,同时胸脏爆出一记擂鼓般的心跳声。

心跳声中,古长空浑身皮肤变得一片通红,宛若渗血涂朱,正是天命教密传功法“心火劫力”。

以心火劫力大幅催发潜能之时,古长空一指点出,爆出一记霹雳炸响。

霹雳劲!

霹雳指力疾点之下,一道悄无声息追蹑杨纵而来,试图自背后将他一击洞穿的白光,与古长空食指碰个正着,炸出极刺耳的金铁交击声。

古长空指甲开裂,渗出鲜血。那道白光亦打着转儿弹飞出数丈之外。

直至此时,众人方才看清,那白光俨然是一口通体呈骨白色的长剑。

此剑狭长单薄,剑身遍布细细的血色纹路,宛若血管。剑格之上,赫然长着一只阴森诡异的血色眼珠,正自骨碌碌转动着,森然盯向古长空。

与那血色眼珠视线一对,古长空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冷气息,透过双眼侵袭而来,直渗脑海,令他脑海一阵眩晕混乱,身躯亦不禁微微一僵。

哈!

古长空终究是魔教当代实力最强的大长老,身体出现异状之时,纯凭本能爆喝一声,胸腔再度爆出擂鼓般的心跳,“心火劫力”爆发之下,将脑中眩晕、身上僵直一扫而空。

但就在古长空对抗那血色眼珠阴冷目光之时。

噗!

利器入肉声响起。

古长空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回望被他拉到身后护住的杨纵。

杨纵面无表情,双手各握一口蓝汪汪的利匕,两口匕首,皆已刺入古长空腰眼,直没至柄。

“原来……是你!”

古长空瞪裂眼角,嘶声质问。

话音未落,那骨白长剑又化作一道白光,激射而来,噗地一声,刺入古长空胸口,洞穿其心脏。

古长空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枯萎下去,骨白长剑上血管状的细细纹路则不断膨胀蠕动着,愈发猩红欲滴。剑格处的血色眼珠,更透出一抹贪婪愉悦。

“不错,是我。”

杨纵淡淡说着,侧首一望苏荔,顿时微微一怔——也就偷袭捅古长空刀子,再说两句话的功夫,苏荔居然就已经一溜烟飞掠出百丈开外,没入山谷密林之中,眨个眼就连片衣角都瞧不见了。

杨纵眼角微微一跳,拔出匕首,正要去追,一道阴冷嘶哑的男声,从骨白长剑中传来:

“不必追了,苏荔自有他人对付。你现在的任务,是点验血、魂、尸、蛊四部魔经,确认它们完好无损、无一遗漏。毕竟,我们之中,只有你,亲眼见过四部魔经。”

杨纵皱眉道:

“苏荔最擅轻功,又极熟悉地形,若是被她逃脱……”

剑中传来的嘶哑男声不屑道:

“魔教老辈高手全灭,又丢了总坛,失了四部魔经,苏荔这所谓的天命圣女逃掉又如何?不过是只丧家之犬而已,不足为虑。”

杨纵又问:

“天命宫呢?就这么让给七大派吗?”

嘶哑男声道:

“天命宫中,无非就剩下些金银财货。对我等主公来说,最重要的,乃是四部魔经,其余一切,都不值一提。再说七大派抄掠天命宫宝库之后,难道还敢昧下主公那一份?

“此地距离主公领地,足有万里之遥,若我等夺取魔经的消息泄露,回程途中,很可能横生枝节。所以勿需理会其余,杀光魔教弟子,验清四部魔经后,我等便速速离去。”

杨纵点点头,不再发问,纵身跃入魔教弟子群中,毫不顾念同门情谊,放手大杀。

【求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