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我无敌

“闲杂人等?魔头,你教兵败如山倒,现下这偌大天命宫中,只剩你一个孤家寡人,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那持蛇杖的狮发老者重重一顿铁杖,怒视倪昆,冷声道:

“也罢,好教你这魔头死个明白,老夫正是‘四海派’大长老,宋铁生。”

手提长剑的青衫男子沉声道:“名剑山庄,谢十三。”

持丈二缨枪的粉裙美妇低声道:“神枪门,钟离蝶。”

手握锯齿大刀的络腮胡大汉狞笑道:“盐帮,黄权。”

瘦削剽悍的青年森然道:“侠客联,荆飞。”

武老冷哼道:“丐帮执法大长老,武无恤。”

已通过姓名的赵振也一昂脖子,慨然道:“七义门三当家,赵振。”

四海派、七义门、神枪门、名剑山庄、丐帮、盐帮、侠客联,这便是此次围攻天命教总坛的七大派。

七派之名,倪昆倒也并非一无所知,从前也曾偶尔听天命教弟子们闲聊提起过。

所以他知道,七大派并非七正派。

事实上,当今天下,但凡有“名门正派”之称的帮派,往往都规模不大。

因为真正的名门正派,对门徒弟子的品格都要求极高,入门考察期太长,兼之门风端正、戒律森严,不容触犯,所以很难人丁兴旺。

好比当今口碑极佳的正道名门,据说也是古炼气士道统,专精剑道的“天剑阁”,阖派上下,竟不过百来号人。

至于财雄势大、人丁兴旺的“大派”,其行事作风嘛……

如四海派,主营航运,号称船舶通达五湖四海,船行江河湖海之上,偶遇商船,时机合适时,就难免会升起黑旗,客串一把湖寇海盗。

侠客联,号为侠客,实为刺客盗贼,专做刺杀、盗窃生意。

盐帮自是贩卖私盐的亡命徒,财雄势大,武力强悍。

至于丐帮,更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大派,拐卖人口、绑架勒索、采生折割等等恶行举不胜举。

眼下围攻天命宫的七大派中,名声最好的“名剑山庄”,也是坐拥良田无数,以收租放贷为生的大地主。

当然,和真正历史悠久,从炼气士时代传承下来的魔道相比,烂如丐帮,也能称一声“人畜无害”。

像是天命教,传承四部魔经:血婴圣典、亿魂劫、天鬼戮神法、瘟蛊葬世经,皆是残忍恐怖、血腥无比、损人肥己的真.魔功。

而炼气士级别的神通功法,是真的能潜移默化影响乃至偏移、扭曲人的心性的。

能够在将真魔功修炼得越发精深的同时,还保持本心不变的炼气士,可谓万中无一。

是以在炼气士时代,天命魔修们万人血祭,乃至屠城炼法,都属于常规操作。

甚至还有过天命魔头试图打开“魔渊”入口,将整个天地献祭给“魔渊”,以求自身超脱的大事件。

当然如今的天命教,行事早已不似炼气士时代那般血腥恐怖——四部魔经无法修炼了,就算谁有那个心,也没那能力了。

教中的权势人物们,大多忙着争权夺利,各地分舵、香堂也都在忙着大肆敛财——此次天命教遭七派围攻,各地分舵香堂敛财太过,大大触犯了七派利益,也是一桩重大因素。

虽限于能力,行事风格变了,但天命教终究是传承自炼气士时代的天命魔教,且仍然保有四部魔经。

教中老少魔头们,也确实多有满手血腥、残忍酷戾之辈。

既如此,炼气士时代的魔教名声,也只得一直担当到现在。

既然天命教是“真.魔教”,那么前来围剿天命教的赵振、武无恤等七派宗师们,哪怕本身都不是什么好人,其中更不乏杀人无算的大恶人,可在倪昆这位魔教教主面前,他们还是充满了道德优越感,个个都觉自己所作所为皆是正义。

可问题是……

倪昆只不过是个顶缸的。

今天之前,他在所有熟悉他的人眼中,都还只是个徒有一副好看皮囊的傻子来着。

当然倪昆也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倘若今天来的,是天剑阁等真正的名门正派,那他还可以试着解释一二。

可来的既然是丐帮等七大派,那解释也是没有用的。

无论倪昆本质是个什么人,此时此刻,他既然坐在了天命宫里的教主宝座上,那在七派宗师眼中,他就必须是个魔头。

不如此,七大派如何能在斩杀他之后,向全天下宣扬炫耀他们覆灭天命魔教,斩杀魔教教主的功绩?

此刻。

天命顶缸人倪昆一动不动端坐宝座之上,眼皮微垂,俯视下方,声线低沉,语气温和地缓缓说道:

“想不到此次七派来袭,带队之人,居然连个掌门都没有,尽是些无名之辈,教本座好生失望。”

侠客联荆飞冷笑道:

“你魔教七年内斗,教中高手互相残杀,死伤无数,剩下一群老弱病残,也配我七大派全力以赴?更何况,你以为此次前来围剿魔教总坛的,当真只有我们这些人么?”

手持蛇杖,满头狮发的四海派大长老宋铁生不耐烦地喝道:

“与这魔崽子废话作甚?倪昆,你不是一身横练,坚不可摧吗?这一杖,你可敢接?”

说话间,魁梧身躯一掠而出,高高纵起,双手抡起精钢蛇杖,照着倪昆头顶悍然砸下。

在这一刻,倪昆心中是有点小忐忑的。

虽然他用额头硬接了七义门三当家赵振一拳,又用天灵盖硬吃了丐帮执法大长老武无恤一掌,可那俩终究都是徒手。

而宋铁生这根精钢蛇杖,足有茶盏粗细,重量怕不下百斤。

这么粗一根钢杖,抢圆了劈头砸下来,倪昆还真不知道自己天灵盖顶不顶得住。

可偏偏他这时仍然不能动弹,既无法闪避,也不能招架。

既然无力应对,那也只好继续保持姿态,真.硬着头皮来捱。

铛!

悠扬的金铁交击声响起。

咔嚓!

倪昆座下,教主宝座蓦地绽开条条裂痕,哗啦一声,爆成碎片。

可目睹这一幕的七派宗师,乃至殿外数百七派高手们,却无一流露喜色,反而个个瞠目结舌,满脸震惊。

因为宝座虽碎,可座上的魔教教主倪昆,仍然毫发无伤。

他甚至都没有晃动一下,兀自保持着那大马金刀、睥睨八方的坐姿——哪怕他屁股底下已经没有了椅子,此时已是悬空而坐。

嗡嗡……

一杖劈中倪昆头顶的宋铁生,只觉掌中钢杖好似化成了一条不受控制的怒蛟,疯狂震颤着撕裂他的虎口,但还没等他忍痛控制住钢杖,便陡觉掌中一轻,钢杖已然不翼而飞。

钢杖已到了倪昆手中。

宋海生以百斤钢杖劈头一击,终于助倪昆彻底炼化了剩余能量。

虽然终于炼化能量,恢复行动能力,可用天灵盖硬顶百斤钢杖,滋味也着实不好消受。

倪昆表面看来毫发无伤,可脑子里像是开了灵堂似的嗡嗡乱响,看人都快成重影了。

所以他现在很不爽。

他要报复。

于是在终于能动的那一刹,他劈手夺过宋铁生的钢杖,单手握着杖首,面无表情地抡起钢杖,照着宋铁生头顶砸落。

呜!

凄厉的破空声响起,整条钢杖化成了一道残影,以宋铁生肉眼难以捕捉的超高速直击而下。宋铁生闪避不及,只能凭本能架起双臂,作出格挡之势。

噗!

钢杖毫无悬念将宋铁生双臂轰断,又落到他头顶之上。

嘭!

令人心肝儿震颤的暴击声中,一团血雾猛地炸开,宋铁生身躯消失不见,只数十块大大小小的碎片,在血雾之中溅射出去,抛落四方。

殿内殿外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那溅落一地的残肢碎片,脊背发冷,头皮发麻。

当啷。

铁器落地的声音响起。

倪昆抛下钢杖,长身而起,背负双手,屹立台陛之上,面无表情地俯视下首众人,淡淡道:

“不好意思,本座也没有料到,这位四海派宋长老,居然会脆得跟豆腐一样。希望接下来的诸位,能稍微强硬一点,好让本座略微尽兴……”

众人终于回过神来,悚然望向倪昆,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求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