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古之炼气士

“魔教教主何在?”

暴喝声中,一身着丐衣,须发凌乱的老者飞身掠入天命宫大殿,一眼望见倪昆,见他样貌英武,气魄非凡,顿时眼睛一亮,二话不说腾空纵起,飞扑倪昆,长笑道:

“魔教教主的人头,老夫收下了!”

说话间,右手高举,五指箕张,青筋毕突、骨节粗大的手掌宛若一扇铁铸的磨盘,照着倪昆颅顶悍然轰落。

嘭!

劲掌破空,声似落雷。

掌未至,澎湃气浪已先轰至倪昆头顶,将他束发金冠碾成碎块,令他满头长发顿失束缚,迎风乱舞。

劲掌临头,倪昆端坐不动,面不改色,只以平静至近乎漠然的眼神,淡定注视着老者。

这淡漠眼神,令老者没来由地心里一慌,长笑声戛然而止,如同被掐住了脖子,已打出的掌力都不由自主衰弱两分。

而那七义门赵振见老者二话不说就动手,疾声提醒:

“武老小心,这魔头一身横练……”

话音未落,“武老”手掌已然轰中倪昆颅顶,爆出一记撞钟般的雄浑轰鸣。

倪昆身上衣襟又是鼓涨膨起,如遭飓风吹拂,袖袍猎猎作响。

武老则身形剧震,老脸一白,闷哼着抛跌出去。

落地后亦像那赵振一样,连连后退,将石砖地面踩出数个寸许深的脚印,最后狠狠一跺脚,令右脚深深陷入石砖之中,直没至踝,方才勉强扎稳势子。

“……钢筋铁骨,坚不可摧,还能反震……”赵振提醒的话语,这时才终于讷讷说完。

咳!

武老闷咳一声,抬起颤抖不止的手掌,抹去嘴角血渍,惊疑不定地看向倪昆,见他头上一丝血印也无,嘴角不禁狠狠一抽,震撼道:

“这魔头如此年轻,就算有一身横练功夫,又如何能硬吃老夫四十年功夫的‘大开碑手’?”

一道低沉温润的男声,自天命宫外响起:

“天命魔教,乃古之‘炼气士’道统。其血、魂、尸、蛊四部,传承有血婴魔典、亿魂劫、天鬼戮神法、瘟蛊葬世经四大魔功。”

话声中,一身姿挺拔,手提长剑,面如冠玉的青衫男子,一撩长衫下摆,迈过高高门槛,步入大殿之中,凝视高踞宝座的倪昆,缓缓说道:

“其中‘天鬼戮神法’专精炼体,修天鬼法身,传说大成之后,有手碎星辰之力,能沐冥水不溺,浴炎阳不焚,甚至能以肉身撕裂虚空,游走无间,来去无踪……

“此魔能以肉身硬接武老‘大开碑手’,所修之法,定是‘天鬼戮神法’!”

此青衫男子说话时,又有几人随之步入殿中,分别是一位手提丈二缨枪的粉衣美妇,一位手持蛇杖的狮发老者,一位手提锯齿大刀的络腮胡壮汉,以及一两手空空,体型瘦削的剽悍青年。

算上先前进殿的赵振、武老,大殿之中,倪昆座前,已来了七位高手。

正是此次围攻天命教总坛的七大派领军人物。

而敞开的殿门之外,更有数以百计杀气腾腾、兵刃染血的武者,皆是联合进剿天命教的七派高手,个个对倪昆虎视眈眈。

只待七位领军人物一声令下,就要一拥而入,将魔教教主砍成碎片。

“七百年前,天地异变,灵机消泯,古炼气士修行之路早已断绝,如今‘武圣’便是人间绝顶,就算天命魔教有四大魔功传承,又如何还能修炼?”

那手提丈二缨枪的粉衣美妇妙目凝视倪昆,出言质疑青衫男子。

武老亦猛一点头,沉声道:

“不错。炼气之路七百年前便已断绝,当今世上,早已没人能修出‘真气’。

“众所周知,天命魔教,数百年前,就已没人能修炼四部魔经。所谓血魂尸蛊四部,也早就徒有虚名。

“教中高手,修炼的都是‘撼山震岳功’,‘心火劫力’,‘霹雳劲’等功法。此子纵是魔教教主,执掌四部魔经,又如何能够例外?

“照我看,他恐怕是觉醒了什么异种血脉,体质殊异。否则,就算他年纪轻轻,便已修至人间绝顶的‘武圣’之境,也绝不可能用头硬吃老夫一掌。”

那手提锯齿大刀的络腮胡壮汉一挥大刀,豪笑道:

“体质殊异又如何?能用头硬吃武老、赵兄弟的拳掌,难道还能硬吃钢刀铁剑不成?”

“不错。”那剽悍瘦削的青年,森冷目光如刀子般掠过倪昆眼珠、脖颈、心口、腰肋等要害,森然说道:

“体质殊异也好,人间绝顶也罢,不能炼出‘真气’,终究都是凡人。

“我等七派宗师在此,又有数百高手在侧,纵他浑身是铁,我等也能将他斩成碎片!”

那手提蛇杖的狮发老者则冷冷道:

“若是这小子识趣,跪地乞降,叩首哀告,我等倒也不是不能留他一条性命……”

虽倪昆那身坚不可摧的钢筋铁骨,令赵振、武老先后受挫,但七派高手仗着人多势众,魔教又已兵败如山倒,对已成孤家寡人的倪昆并未有多少忌惮。

他们相信,在炼气之道断绝的当今,倪昆再强,也绝不可能超出凡人范畴。

七派宗师,外加数百高手,一人一刀,也足以将魔教教主倪昆,斩成碎片。

赵振等议论之时,倪昆面无表情、纹丝不动端坐座上,似未将殿中七人,以及殿外数百人放在眼里。

一副睥睨天下、目中无人的狂傲作派。

然而实情并非如此。

事实是……

他暂时还动不了。

在那赵振一拳助攻之下,倪昆虽然终于清醒过来,又完成了“不朽金身”的筑基,可被他剥离出来的驳杂讯息所化的磅礴能量,仍未能彻底炼化。

仍有不少能量,在体内汹涌窜动,继续改造着他的血肉筋骨、五脏六腑。

之前又用头硬吃武老一掌,得武老助攻,剩余的能量又加速炼化部分,可还是剩下少许能量未曾彻底炼化。

这令倪昆想动都没法儿动。

要不然,他岂肯硬吃武老那一记所谓“四十年功夫”的大开碑手?

就算“不朽金身”筑基完成后,已炼就一副“龙筋鹏骨”,肉身坚不可摧,凡俗范畴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分毫,可被人照头乱打,也终究不爽不是?

可既然暂时动不了,那也只好继续保持这副高深莫测的姿态。

意识受困二十载,如独处囚笼,这番磨砺下来,倪昆心态早已打磨得超稳超强。

所以他先前才能面不改色、一脸淡漠地看着武老劲掌劈头。

莫说肉拳肉掌,就算一把利剑刺向他的眼睛,他也能面不改色、淡定从容地闭上眼皮。

至于那七派宗师谈论的古之炼气士之道……

此界修行之道,于凡人时,有四步功夫:炼力、炼筋骨、炼脏腑、洗髓换血。

洗髓换血大成,肉身机能达到凡俗极限,之后若能衍生“真气”,便可踏上炼气之途。

七百年前,炼气之道未曾断绝时,凡人修行的四步功夫,只是基础。

但是如今,天地异变,灵机消泯,修至“洗髓换血”大成的修者,再怎么天赋异禀,历尽艰辛,竟也无法衍生“真气”,踏上炼气之途。

洗髓大成,俨然已成了人间绝顶。

于是原本只是基础的凡修四步功夫,也便有了称号。

修至炼脏腑大成,劲贯四梢者,被尊称为武道“宗师”;洗髓换血大成者,更被尊称为“武圣”。

可在炼气士的时代,当今所谓的“武圣”,也不过是刚刚有资格踏上炼气之道的学徒罢了。

现在。

倪昆竞二十年苦功,终于完成“不朽金身”筑基,凡修四步功夫已被他走到绝顶,已能称作武圣。

并且还不是一般的武圣。

要知道,赵振、武老都是炼脏腑大成,劲贯四梢的“宗师”,他们的拳掌,碎碑裂石不在话下,便是钢铁,全力一击之下,也能打出深深的拳印、掌印。

可倪昆受了他们各自一击,头上竟连块红印都没有。

那本教主这么强,你们是不是应该稍微尊重一下我?

怎么能这么旁若无人地大肆谈论,甚至要求本教主跪地乞降呢?

于是在众人虎视之下,倪昆终于缓缓开口,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本座手下,不杀无名之辈。你们这班闲杂人等,能否先自我介绍一二?”

无论是不是、愿不愿当魔头。

当所有人异口同声说你是魔头,并打算杀你的时候,你最好真有点魔头的气势、手段。

【求票勒!】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