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红茶

“温思茶馆”是柳思怡的小茶馆,面积不大,但当初柳思怡眼光好,一眼相中了这个底商,租了下来。

人流不算多,但来来往往总归要往这边的写字楼走,所以生意一直不错,这个位置适合提供给需要谈生意,或者需要谈事情的客人,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好去处,安静,而且方便找到。

早十点,不算早,但也没到中午,看着窗外刚升起不久的太阳,柳思怡煮上一壶白茶。

十年老白茶独有的药香,漫开在茶厅之中。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推开半遮的门,就走了进来,闻到茶香就开口道“今天喝白茶呢”

是柳思怡的熟客,也算是半个朋友,因为李哲明经常需要带客户过来谈工作上的事,正好这个茶馆方便而且安静,所以一来二去,就和柳思怡熟了起来,加上自己也爱喝茶便经常过来蹭茶喝。

柳思怡拿出李哲明的专属杯,洁杯后,便给他倒上一杯“今天心情不错啊,春光满面的”

李哲明露出他那一口大白牙,笑了起来“是吗?还好吧”

柳思怡看向他笑到“看这情形,李总是坠入爱河了?”

李哲明变得不好意思了起来“也许吧…”

“真的呀?快给我看看照片,居然能让李总铁树开花”柳思怡瞬间起劲了。

李哲明,二十八岁,工作中勤奋上进,作为人力资源总监,人长又帅气阳光,多少女孩暗许芳心。只可惜作为总监,就要付出代价,工作,应酬,分身乏术。根本没时间考虑私人问题,今天看来,是要铁树开花了。

李哲明坐了下来,拿起茶杯喝上一口“八字还没一撇,人家小姑娘也不知道对我有没有意思”

柳思怡不认同到“谁不知道李总长的帅气还有才华,连你都看不上,那眼光未免太高了点”

李哲明又露出了大白牙笑了起来“有谱了的话,第一时间告诉你”说着手机响了起来,接了电话便摆摆手示意要走了。

柳思怡点了点头,目送李哲明离开后,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通过十年的陈化,白茶已经分化出独有的药香,醇香的口感,让柳思怡整个人心旷神怡,十分惬意。

不一会儿,三位客人走了进来,一位女士,两位男士,应该是附近写字楼上班的人,带客人来谈事的。

店里的茶艺师招待着把客人带进了包厢。

今天生意不错,早上就来客人了。

正当柳思怡盘算着一会儿中午吃什么的时候,刚刚带进包厢的女士,走了出来,走向了茶厅。

茶厅一般都是摆放几个展柜,放一些售卖的茶叶,茶具等等。旁边就是茶台了,一般客人都是带进包厢,茶厅的茶台大多数都是柳思怡或者店里的员工用的。

女士往展柜里的茶具看了起来,柳思怡站起了身。上前招呼“女士对茶具感兴趣吗?”

杨落落看向柳思怡,似乎从开始,注意力就不在茶具上,几秒过后才微笑着开口道“对啊,有什么好的介绍吗”

杨落落双眸明净清澈,绝带娇媚却而不魅,恰到好处,气质绝佳。柳思怡被她这么盯着看了几秒,居然有些被看失了神。

“是自用还是送人的呢?”柳思怡问道。

杨落落拿起展柜的一个杯子说道“我自己用的”说着靠近一点柳思怡,问道“你觉得,我适合什么样的杯子”

杨落落突然的靠近,柳思怡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清香淡雅,和杨落落给人的感觉一样,莫名的很舒服,即使是第一次见到她,也会被她吸引。

柳思怡拿起展柜上方一个的一个冰裂杯,杯身是手绘的桂花,小巧拿着也顺手。

把杯子递给杨落落面前“我看这款杯子挺适合你,小巧精致”

杨落落看了一眼杯子,遍又微笑着看向柳思怡了“好,那帮我包起来吧”

她的眼睛仿佛会勾魂,柳思怡是这样想的。

招呼着员工把杯子包起来后,柳思怡看向茶台,邀请道“要坐下来一起喝杯茶吗?”

杨落落应了一声“好”便走向了茶台做了下来。

柳思怡也坐了下来,问道“有喜欢特别喜欢的茶吗”

杨落落答道“没有,你看着泡吧,只要是你泡的就好”

柳思怡把一个干净的茶杯放到她面前“好,那咱们喝红茶”

拿出茶台柜子里的九曲红梅,冲泡了起来。这款红茶是当初去参加杭州茶品会的时候拿回来的,口感甜润温顺,是上等的精品红茶,平时自己也很少拿出来喝,但今天却很想和她一起喝,好茶就应该配美人。

泡好后,给杨落落倒上“来,尝尝”

杨落落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馥郁鲜爽,好茶”

柳思怡心里想着,果然没拿错,是个懂的品尝好茶美人“平时也爱喝茶吗”

杨落落把杯子放下后说道“很少喝,因为工作比较忙,但也爱喝”

柳思怡拿起公道壶给杨落落把茶添上“女士,方便认识一下吗,我觉得和你很有缘”

杨落落问声笑了起来“好哇,我叫杨落落,你叫我落落就可以了”

“杨落落?”柳思怡觉得这名字好熟悉,这有点像自己初中同桌的名字。

杨落落答道“嗯,杨落落,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柳思怡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就是想起来,有点像我读初中的时候,同桌也叫落落”说完看向杨落落,这回感觉不仅是名字相像,她的眉宇之间也有点像“而且我感觉,你长得也有点像,不过啊,只是有一点像,时间太久了,也许是我记错了”

杨落落捂嘴轻笑道“你啊,都把我给忘了,好歹当初还是同桌呢”说完还念出了她的名字“柳思怡同学”

柳思怡站了起来,看着杨落落不敢置信的问道“落落?真的是你?”说完坐在了杨落落旁边“我们都好久不见了,得有快十年了吧”

杨落落答道“是快十年了,你还记得我啊,我看啊,你都快忘了我了”

“那有,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反倒是你,当年突然就走了,不打声招呼就算了,也不留个联系方式”柳思怡埋怨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