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左小念的生死之劫!

左小多一下子怔住了。

左小念,会死?

从小到大,无微不至的一直爱护照顾自己的小念姐……会在两个半月后死去?看着面前这张正为了自己的伤心而心碎的美丽面孔,左小多只感觉瞬间有些窒息了起来。

自己面前,为何会出现这么一行字?

这是什么?

左小多突然急促问道:“小念姐,你是要在两个半月后,冲击阴阳界?突破丹元?”

左小念正在抽噎,左小多的眼泪让她心痛的一颗心都抽搐了起来,只感觉心都快碎了,正在伤心,突然听到这句问话,猛然间心头一跳,抬头红着眼睛看着左小多,抽噎道:“你怎么知道?”

问完才回过神来,擦擦眼泪,神情慎重起来,重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两个半月后?”突然完全反应过来,美眸都瞬间睁大了。

左小念心中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自己要冲破阴阳界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因为自己的修为摆在这里,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所有人都是只知道,应该就在最近,或者最多不超过一个月。而一个月后,还要再发布错误信息,继续布迷魂阵迷惑。

具体时间地点,千万不能泄露。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武者突破丹元期,乃是一大关口;或者说,强者之路,从此便完全打开。

丹元境,乃是普通人眼中的武道宗师境界。

而突破这个境界的年龄越小,就越代表有发展前途;左小念今年才十九岁,而十九岁就能突破丹元境的,放眼整个中原地区,数千年来前所未有!

若是突破,必然开创历史崭新一页。

十九岁的丹元境!十九岁的少女宗师!

这是足以震动世界的奇迹!

所以这个消息,定然会引人注意,也定然不会平静。

自然也会有居心叵测之人对其有想法,不希望左小念顺利突破!

平常时候的暗杀,多半是难以起到作用的,尤其是在左小念熟悉的城市,太容易逃脱,躲避;甚至还有可能被反杀。

但是在突破过程中,尤其是突破瓶颈关隘的关键时刻,哪怕是一声普通人的大叫声,也足以令当事人内息紊乱走火入魔!

若是想要扼杀这样的天才,在那个时候,无疑是最佳时刻!

而左小念的突破日期,至少到目前为止,乃是凤凰城的最大秘密!

以左小念所知,就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左小念自己,还有一个,则是左小念的师父。

就连星源室的使用,现在也是排的满满的没有空档,丝毫没有左小念要使用的征兆。

左小念心中惊疑不定。

左小多怎么会知道的?

难道是胡乱猜的?

但这猜得,也太准了吧?!

……

看到左小念的反应,左小多的一颗心反而整个凉了!

那行字的内容,竟然是真的?!

抱着万一的希望,左小多试探道:“在……星武金晶?”

“!!!”

左小念一下子挺直了身体,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美眸中全是震惊的神色!

他真的知道!

星武金晶,是自己和师父考虑了许久的结果,为了避免被捣乱,甚至没有用排在前三的玉晶室天晶室和魂晶室!

而是选用的相对普通些的金晶室!

这更加是绝密之中的绝密!

自己从没有对人说过,师父更是将自己看作了她自己生命的延续,只会比自己更小心。

但是,小多怎么就知道了?

左小念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

转过身去,沙哑道:“未必,现在一切都还未定。”

或许这句话,别人能相信,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左小多却一眼就看出来,左小念在撒谎!

否则她不会转过身去。

自己说中了。

左小多只感觉自己一颗心在逐渐地沉下去。

用脑海中的相术,仔仔细细的看着左小念的脸,只见她的眉宇之间,隐隐然有一道黑线,正在形成。

印堂中黑气渐渐满盈,上通华盖,下延无穷,这是……死劫之相?!

左小多心乱如麻,我该怎么说她才能相信我?

我现在只是个武徒……我该怎么办,才能让小念姐避免这一场死劫?

“嗯,其实突破这种事,提前或者押后都没关系的吧?”左小多干巴巴的说道:“……还是,这个,还是要多准备下最好。”

左小念放下心中的疑惑,嫣然一笑,道:“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小狗哒……刚才怎么哭的这么伤心?”

左小念心中已然打定主意。

明天去星武院,一定要和老师好好商量这件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真不是哭,刚才就是迷了眼……”左小多咬咬牙。

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件事情化解掉!

“你这次突破,我感觉会有危险啊……能不能延期啊?”左小多干巴巴道。

“狗哒,你咒我啊?”左小念全不以为意。

“真的危险,我……我会看相……”左小多着急了:“我能看出来,你这次突破有危险!最好再重新布置布置。否则你以为我怎么知道星武金晶的?”

“呵呵”

左小念翻个白眼。你能知道在哪,的确很奇怪,但是要说到看相看出来危险……呵呵哒。

狗哒这是担心我发生意外,在担心我吧?

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明天还是要找师傅商量下。

“放心吧。”左小念拍拍左小多肩膀,道:“我师父,可是婴变大宗师!”

言下之意,万无一失。

再说左小多现在只有的修为……咳。说到帮忙……咳。

左小念柔声道:“小多……努力练功!一定会有希望的!”

“我真的能看出……”

“好的好的……恩,我信我信,好吧?安心哈。”左小念这句话,充满了敷衍。

左小多愣住。

左小念不信!

她不会相信的。

将心比心,如果有人突然跟我说,三个月后你很危险,我也不会信。

更何况,说话的这个人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几斤几两都清清楚楚……

从小一起长到大,然后弟弟一直资质不佳原地徘徊,自己突飞猛进天才资质……突然有一天,弟弟跟我说:姐,你有生命之危!在三个月之后!

左小念心中叹口气。

小多压力很大……以后不能再在他面前说修炼的事情了。免得这小子胡思乱想……

左小多无限失落。

左小念根本不信,一丝一毫都没有相信。自己先说出来突破时间和突破地点,但是她还是不信……

左小多扪心自问:如果是我,我会信么?

苦涩地摇摇头。

我应该也是不信的……

那么,不信就要任由事情发生么?

要不,跟爸妈说?

但爸妈都是普通人,跟他们说,除了平添担心忧虑之外,也是毫无作用。

而且,多半爸妈的反应与小念姐一样,不信。

可能还会将自己打一顿:你居然诅咒你姐姐会死?!

看到一个人三个月后会死,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嘛!

只有我自己相信,只有我自己知道。可是我……却这么弱。

“我尽力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到那天我装死帮你拖过去那个时间?不知道能不能行……”左小多心里默默地说着,下定了决心。

既然你不信,那么就由我来努力。

我是很弱,但是,却绝不能什么都不做!

我一边努力,一边再找机会,用事实提醒……现在不信,任何人都可以理解。但是就不信,你永远都不信!

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

左小念的死劫,让左小多心里几乎喘不过气,想着这件事,身上的气息,都有些莫名的暴戾起来。

脸色很是有些阴沉。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左小念皱着眉头侧身坐在左小多床沿上,想着心事,有些头痛;小多不能修炼,怎么能改变他的资质?……

怎么办呢?

还有就是……自己突破的事情怎么莫名其妙的小多就知道了呢?哪里出了问题?

肯定有人跟他说了,那么这个人,是谁?

……

左小多也在着急。

左小多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真的是个废柴。

星魂觉醒的时候,左小多知道自己虽然资质不算好,但也绝对不是垃圾,只是,梦境就开始零星出现,然后星魂就突然间变的半死不活,武徒境界始终无法突破上去,反反复复的来回踱步。

尤其是那块奇怪的残缺玉佩出现之后,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修为始终难得进展,甚至还有倒退。

左小多很明白,自己不是不勤奋,但,四年前就武徒,怎么可能努力了四年还退步?没这个道理嘛。

现在所有禁制都已经解开,左小多已经可以感觉到,天地之间的星力,随着自己的灵力运行,在疯狂的涌进自己的身体!

就像是一个干涸了许久的沙漠,在疯狂的汲取水分,而且这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武徒跨越到武士的壁垒,已经在剧烈的颤抖,随时都能破开……

他只是担心,还是太慢。

只有两个多月时间了!

太紧迫了!

…………

吴雨婷与左长路走在一起,一边说话,一边走。都是眉头深锁。

……

……

姐弟二人都在低着头想心事,终于听到门口响声,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随即就听到吴雨婷的声音:“狗哒!你姐回来没?”

左小多有气无力的走到门口:“母后……能不叫狗子么……我姐在我房间呢!”

吴雨婷顿时警惕:“你们在干什么?狗哒,我可警告你,你……”

左小念满脸通红的冲了出去:“妈!您想什么呐?”

两人出去,正对上左长路与吴雨婷都是有些怀疑的眼神在审视的看着自己姐弟二人。

“别搞事!”

左长路警告。

“都老实点!”

吴雨婷警告。

“你们讨厌死了!”左小念脸面绯红的冲进了自己房间。

左小念身后,露出来一脸无语的左小多,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爸妈。

“准备吃饭!”

吴雨婷没发现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随即翻个白眼,扭了一下左长路:“你这当爹的连自己儿子女儿都不相信,太过分了。没见过有你这种当爹的!”扭腰而去。

左长路有些懵逼。

是我先说的么?

刚才不是你先喊的最大声?

……

吃饭的时候,左长路说了一句:“小念,这段时间,你不用天天都回家的。你关键时刻,还是在星武多待,多向你师父请教。”

左小念温婉的笑了笑:“没事,已经都准备好了。”

她美眸看着父母,看着左小多,眼中是深深的思恋。冲击阴阳界,不成即死,虽然自己有信心满满,十拿九稳,但万中总有个一。

若是那个万一真的出现,那么自己这段时间陪伴自己的家人就是最后的幸福。

……

左小多一边扒饭,一边运功在眼,只感觉那一股清凉再次冲起,但已经微弱了许多,瞬间到了眼睛里,然后他就向着父母脸上看了过去。

看看老爸老妈命运咋样,也好有准备。

一看之下,左小多顿时一脸懵逼。

左长路脸上……啥也没有?

再看母亲。

吴雨婷脸上……也是啥也没有?

左小多顿时懵了。

咋回事?

字呢?

清凉感觉都消耗完了还是啥也没看到。

难道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个能力失灵了?

他左看右看,左长路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正脸对着左小多,正襟危坐,抬起头来,静静的凝视。

“爸,您干吗这么看着我?”

左长路皮笑肉不笑:“我看你跟没见过老子似的这么一直看,索性让你看得仔细些。”

“看清楚点,这就是你爸爸!”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