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弟弟不需要趁早

“可是……”左小念眼中含泪:“我真的很累了。这条路,太难了……”

左长路呵呵一笑看着她:“小念,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很累了吗?这条路,对你来说,真的很难么?”

左小念红着眼睛,将头偏在一边,咬着嘴唇道:“为什么您一定要将我赶出去呢?咱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不好么?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可是我更加舍不得你们啊。”

神色甚是委屈。

左长路笑了笑:“左小念,你跟我说很累,受不了。呵呵,你今年十九岁,你三岁星魂觉醒,六岁筑基武道,当年武徒,七岁武士,九岁武师,十一岁跃龙门入先天,十三岁走完荆棘路,进入胎息境界;十六岁跨越仙凡之隔,今年十九岁,即将跨越阴阳道,冲刺丹元境!你的资质,不仅在这凤凰城是第一,在这中原地区,也是第一,甚至放眼炎武国,你都是绝对排在前三的天才资质,你说你很累,受不了,那别人还活不活了?!”

左长路所说这些是完全的事实!

左小念的资质,早已经得到了证实。先天百脉俱通,此等资质,天下罕见。“凤凰城第一天才少女”的名头,在她十一岁跃龙门入先天的时候,就已经牢牢地戴在了头上,谁也无法撼动。

左小念,在当前居住的凤凰城是城市的骄傲,放眼中原地区,也是首屈一指。若非这丫头实在是恋家,不愿意离开,恐怕早就被各大宗门接到修行密地去了。

“你一路走来,几乎没有遭遇瓶颈可言,你跟我说你很累?”

左长路哼了一声,语重心长道:“小念,收起你那可笑的报恩念头,我和你妈,我门资质虽然不怎么美好,不过也知道修炼的重要性。再说,我们做父母的,养儿养女,哪有是为了让儿女报恩的?”

“你只管好好修炼,好好地继续前行,自己去掌握你自己的人生!”

“小多!”

左小多正缩着肩低着头偷笑,看到姐姐挨训,总是忍不住幸灾乐祸。

而且老爸那句‘我俩资质不怎么美好’也让左小多感觉乐感十足,正在闷笑,突然被叫一声,顿时抬头,眨巴着眼睛,噤若寒蝉道:“阿。”

“啊什么啊!我告诉你,你也不要乱想!”

左长路哼了一声道:“那样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

左小多缩着脖子小心翼翼道:“额哪儿敢哦……”

心道:这暴力女也就在你们和外人面前温柔些,我挨她揍挨了十来年了难道还没够?万一成了老婆,打又打不过,岂不是被揍一辈子?

从我六岁就知道这事,但我六岁那年被她揍了四五十回之后就拒绝了。

我才不会自讨苦吃。

左小念抱住左长路胳膊撒娇道:“爸爸,我错了还不行嘛……只是,您不要说狗哒……会让他伤心的。”说着心疼的看了看左小多。

正看到左小多横眉竖目怒吼:“别叫我狗哒!”

左小念破涕为笑,冲他做个鬼脸。

左长路失落的叹口气,道:“小多先天资质一般,武道无望;先天资质,乃是整个大陆无人可以改变的现实;现在这样一个强者为尊的世道,武道走不了太远,莫如平平凡凡的过活。而小念你资质超群,前程远大……若是不现在就讲清楚,不管谁生出其他想法,都难免造成憾事,却又对谁好了?”

“小多的资质……无法改变。哎……”左长路长叹一口气:“而小念的资质,却又太好……”

他并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家都明白。

资质不好的人,寿命最长,无病无灾的话,也就活一百多岁,而资质太好的左小念,如果不出现意外,几千岁都是有可能的。

凑在一起做夫妻……无法想象,或许对左小多来说,是幸福一生,但是一朝生死离别,左小念剩下的岁月将是如何?

难道要女儿用几十年的幸福,去换上千年的孤独?这一节,左长路清清楚楚。

“届时……更苦啊。”

左长路悠悠长叹,无奈之意,溢于言表。

吴雨婷也低低的叹了口气,抱住怀中的女儿轻轻摇晃,柔声道:“小念,我明白你的心思……但你爸说得对,你得听你爸的……你也说我跟你爸待你有如亲生,爸妈能忍心耽误你的前途么,再来……你要明白,以你现在的成就,若是真的留下来……那反而只会害了你弟弟……你若真的留下来与他成亲,我只怕他……活不过几天啊……”

吴雨婷这句话,也是到家了。

左小念国色天香风华绝代,对她有觊觎的人,不知道多少。如果找一个普通人做老公……可想而知。

左小念闻言一阵悚然,突然猛地从母亲怀中直起了身子,沉下了小脸,沉默了起来。

一双秀美的眉毛,缓缓蹙了起来,竟然有凌厉的气息,一闪而过。

之后一家人都不再说话,沉默吃饭。

左小多心中想了良久,却半点心思也没放在儿女情长之上,他的关注点……是那一百万,半晌终于鼓起勇气道:“爸,您给我姐买丹药,花了一百万啊?”

左长路也已经平复了心情,淡淡道:“怎么,你有意见?”

左小多涎着脸道:“爸,我亲爸,您给我姐买丹药,那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再合适也没有的了,但是呢……我也是您儿子啊,一点点的眼馋也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吧……你也给我点……您给我一万块……咋样?”

左长路皱起眉头,缓缓扭头看来:“嗯?”

“……要不八千……五千,五千也行!”左小多弱弱举手,眼看着老头子要瞪眼,急忙再改口:“爸,嘿嘿……三千,就三千……”

“还是你那个怪梦?”左长路叹口气,有些无语。

“为了你那个怪梦,这几年,前前后后搭进去不少钱了。第一次试验,你说没准备好,东西全毁了。第二次第三次又有别的原因……这是第五次要钱了。我是真没了。”

“我给你指条明路……找你妈要去。”

左小多哭丧着脸:“我妈要是给我还用找您……您这也太不公平了……”

“嗯,我这边是没有了。”左长路心中叹口气,那一百万,其中都有不少是借来的。但作为一家之主,如何能在妻儿面前表现?

自己扛着就是。

“我的家庭地位……”左小多长叹口气。

“在咱们家里……”吴雨婷微笑的斜了儿子一眼:“说,你想要什么地位?咱家四口人,我,你爸,你姐,说说你想排第几?”

“……”

“哈哈哈……”左小念忍不住笑了起来,前仰后合。

“形象!女孩子,形象!淑女,淑女!”吴雨婷一眼瞪过来。

顿时左小念一吐舌头,低头吃饭,也老实了。

……

左小多唉声叹息,却不再说话,心中盘算,下午到那里去弄点钱呢?他虽然是少年,但却在梦中世界度过了一生;虽然那一世死得早些,甚至也不知道那梦中世界的经历是真是假,但是他的心境,也绝非一般十七岁的少年可比。

十一岁开始做梦,同一个梦不间断的做了六年。六年,阻碍了修行,耽搁了武道,每日里昏昏欲睡……

否则,纵使资质再差,却也不至于如现在这般啊!

天天昏昏欲睡,想要去打工都没精神,有时候站着都能睡着。好不容易找个刷盘子的活儿,结果刷着盘子睡着了,哗啦……

后果就不用想了。

梦中最后的场景,那整个星空的巨大爆炸……似乎依然在脑海中轰鸣。

无数星辰瞬间爆炸,一抹夺目的亮光,冲向自己……然后就此一梦而醒。

而自从梦境之后,自己胸口突然出现的那一块残破的玉佩,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一切,绝不止只是一个梦而已。

现在只差买来需要的东西,就可以试验一下,自己的奇遇,到底是真?是幻?

可是之前已经试验过好几次,都没成……

虽然这次,自己很有把握是最后一次了。但是问题爸妈不肯相信了啊——爸妈已经为了这个梦,试验了好几次,每次都鸡飞蛋打,怎么相信?

狼来了的故事啊。

一开始爸妈是真的觉得可能是奇遇,可能是儿子的大缘分,于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接连不断的扔钱,却是接连不断的失败,而爸妈又不能钻到自己梦里去看……

已经是可以支撑一家人生活十年的生活费,扔到了这里面,爸妈可以说已经没啥信心了,继续打水漂的话,换成自己,也要考虑考虑了。

而自己这么多年一毛不拔的良好习惯之下攒的零花钱也不够啊……才五千,看好的那块白玉,就要八千呢……

那老板好讨厌,少了居然不卖……

愁人。

……

饭后。

左小念回了自己房间,临走,向左小多使了个眼色。

左长路也回到店里去了:“我下午去进点货,星魂石没有了……这次我得弄点高质量的,补补亏空。”

父女二人都走了。

吴雨婷叹口气,看着左小多:“小多,你不要失落。这……这是一个武道的世界……你不能修炼……是最大的短板啊……”

“我明白的,真的明白。”左小多平静地说道。

母亲叫小多的时候,便是在严肃的谈话,左小多也不敢嬉皮笑脸。

事实上,在经过了梦中世界颠沛流离的人生之后,左小多对自己现在这种家庭,堪称是心满意足,满意得没有更满意了。

巴不得就这么平平静静,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什么是比家庭幸福,平安喜乐更重要的呢?

他愿意永远守护着这份平静与温馨,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当然,在这个基础上,若是能拥有强大的力量,就更好了。

不过心中还是在想;我六岁就知道这是我媳妇儿……现在我十七你们告诉我别想了还让我不要失落……您真是我亲妈啊。

幸亏我一开始就没这个打算……哼!

……

吴雨婷长长叹息。

怜爱的看着儿子。

星魂大陆,武道为尊。

大陆经过了几个时期的岁月洗礼,从洪荒世界走到仙神世代,走到帝王时代,再走到末武时代。然后走到科技时代,再走到星陨时代,末世时期,复苏时期,最后走到当下的星武时代。

普通人在这个世界生存,并不是很容易。

星魂大陆任何时期,任何年代都有一件事是同样的:永远都是没有资质或者资质不好的普通人居多。而自己的儿子,便是这样千千万万普通人之中的……一员。

在这个武道重兴的时代,哎!

左小念的星魂觉醒的时候是三岁,星魂冲天而起弥漫苍穹,整个身体从头到脚,星脉天罗地网一般的密集,甚至几乎凝成了整体!

乃是极为罕见的九九星魂之体。只差一步,便是天生星魂完全体了。

而儿子左小多……八岁才觉醒星魂,星魂在丹田之中,只是一簇微弱的小火苗,有气无力。

真的还不如完全没有。

完全没有的话,做个安安心心的普通人。但是有了星魂在身,就意味着可能成为武者,而成为武者,就要背负武者的责任。

武者的责任,几乎就等于生死。

武徒之上是武士,武士之上是武师,武师之上才是先天;先天之上便是胎息;胎息之上乃是丹元……

丹元境界,已经可以称之为宗师。

至于更上一面的境界,不说也罢。

只是左小念现在即将突破的丹元境界,以儿子的资质,恐怕三百年也爬不上去……吧?

“走武道……太难了。”吴雨婷看着儿子,叹口气:“小多,其实做一个普通人,反而能安安稳稳。”

左小多眯了眯眼睛,嘻嘻嘻的笑道:“娘,正常的道走不成,也不一定就要绝望啊,还可以走左道啊。”

吴雨婷哼了一声,瞪眼道:“你小子说啥?敢走歪门邪道,不要说律法不容,单是老娘我这关就过不去!”

左小多缩了缩脖子,脸上噤若寒蝉,心中不以为然:如此灿烂的时代,我怎能庸庸碌碌过此一生?

“娘,……最后一次试验,就可以了。最后一次!”左小多在做最后一次努力。

“没有!”

吴雨婷翻个白眼。

刚花了一百万买丹药,虽然不知道丈夫从何得来,但是吴雨婷自己知道自己家底虽然还算过得去,却仍旧是拿不出一百万的。

左长路临走的时候说漏了嘴。‘弄点高质量的补补亏空。’这句话暴露了太多。

亏空啊,什么叫亏空。

现在已经多了这么一大笔负担,接下来恐怕要精打细算一阵子渡难关了。这小子还这么不懂事没眼色的想要乱花钱!

而且已经给你花了好几次了,都打了水漂。

……

吴雨婷也出门了。

左小多叹口气,正要回房间自己想办法,突然眼前一黑,只感觉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啥也看不见,身子在空中漂浮飞速移动……

左小多惨叫大吼一声:“左小念!!”

自从左小念突破,有了虚空摄物的能力,就天天将左小多摄来摄去,只要父母不在家,左小多经常就是被摄着在空中飘来飘去。

谁想要有这样的姐姐?请快来带走!

就这样,还想让我娶她?!简直是……呵呵。

都说打弟弟要趁早?

左小多觉得,人家左小念完全不需要趁早……因为她可以一直打下去……

呼的一声,眼前一亮。

只看到左小念笑意晏晏的俏脸出现在面前,一脸傲娇的小得瑟:“爽不?”

“……”左小多那种晕眩感还没过去,在地上站着来回晃荡,咬牙切齿:“你等着的,等我的修为如果超过你……”

“超过我,你想干啥?!”左小念往前一步,挺起胸膛,傲然逼问。

“……我,我不干啥。”左小多很可耻的怂了。

左小念已经凑了上来,一伸手拧住左小多的腮帮子,凶神恶煞的问:“说,要钱做什么?”

“疼疼疼……”左小多在左小念手下毫无反抗之力,倒抽着冷气大怒:“放手!要钱……要钱当然有用!”

左小念凑在他面前仔细地观察他半晌,距离太近,左小多甚至能感到左小念呼吸的温度与口中的甜香。

不由一阵头晕,怒道:“都让我不要想了你别来惹我啊。”

“哼……谁稀罕。”良久,左小念才松开他,一翻手,居然出现了一颗红色的丹药,哼哼道:“你把这个吃了,姐就给你钱。”

“哎……早跟你说了没用的……”左小多接过来,看也不看的就扔进嘴里去。

这是一枚低品质洗髓丹。

自从左小念崭露头角以来,人美,资质又好;追求者简直能绕着凤凰城转三圈。而得到各种低阶丹药更加太过稀松平常。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左小念只是对于能够提高星魂能力的丹药有兴趣。对别的,一概无视。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追求者们也都投其所好。尤其这类丹药,便宜啊。

他们不知道,左小念所得到的所有丹药,都喂进了左小多的肚子。

这种洗髓丹,左小多已经吃了不下二十枚了……

“这次又是捡的?”左小多一边吞咽,一边问。

“当然。”左小念眨眨眼,露出一个俏皮神色:“有人在我面前走,掉了一瓶丹药,我怎么喊都喊不回……只好拿回来咯。”

“……”左小多无语。

“姐您运气真好。”左小多翻个白眼,阴阳怪气:“可怜我从小到大连个硬币都没捡到过,你啥也能捡的着,佩服佩服。”

从十三四五岁开始,左小念陆陆续续捡到这种丹药捡到无数次了;星魂丹,星变丹,醒神丹,洗髓丹……

全是打基础的、觉醒星魂的、壮大星魂的、辅助星魂的……

“这肯定是你那些追求者故意丢地上的……你拿了岂不是欠人家一个人情?”左小多叹气。

“欠什么人情?”

左小念睁大了圆圆的眼睛:“这是我凭运气捡的呀。”

“那你其他的丹药为啥不捡?其他那些更贵啊。”

“那些对你没用我捡来干啥?”左小念理直气壮。

左小多:“……”

你长的美,你说了算!

我无言以对行不行!

良久,感觉洗髓丹的药力在自己身体内已经化开,而且只是微微一暖再次如往常那样消失无踪,左小多叹口气:“以后别捡了,这几年,我光吃你捡的丹药吃了一车了,真正的一点用也没有。没听见爸说,我这是先天资质,神仙都没办法的,你别再……”

没等说完,左小念已经冷笑起来:“哎呀呀,我家小狗哒真的是长本事了,居然还管起来我这个当姐姐的了?”

感觉要挨揍的样子,左小多瞬间败退。

没办法,打不过。

现在左小念一个打自己这样的一个师,应该跟玩一样……

上次惹恼了她,被她扔上高空一百米再掉下来接住扔了七八次,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暴力女!

我要是能打过……

嘴里嚼着左小念给的丹药,左小多心里有些复杂。

这些年,爸妈对自己有些严格,对左小念反而很是宽松;对此,左小多嘴上天天喊偏心,但是心里明白。

其实爸妈偏心的,是自己。

一家人最重要是舒适,随意;相处之间越是随意,才越是一家人。

因为只有家人,才能给你最大的容忍度。

而左小念这些年对自己,也是操碎了心,为了让自己能够修炼,改变自己的资质,左小念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

包括爸妈,左小多明白,其实他们从没有相信过自己做的梦靠谱,但是依然一直怀着万一的希望,连续好几次拿出大笔的钱,让自己做实验——万一是真的呢?

爸妈心中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念头的。

只是自己连续的试验失败,将最后那点万一的希望,也给打没了……

左小多心里一直有数。

但他不说。

自己家人,不需要说。

但是,若是姐姐有事,左小多确定自己绝对是最拼命的那一个!虽然未必帮得上什么忙,但是需要我拼命的时候,也绝不会退。

“你要多少钱?”

听到左小念这句话,左小多精神一振:“不要很多……”

“一万够不够?”左小念摸了摸自己的洁白的玉戒指,一大摞厚厚的钞票出现。

“够!够了!”左小多大喜,两眼瞬间射出璀璨的光。

钱!

有这些钱,自己就能顺利的……

“哼……这可是我攒了好久的工资与奖金……”左小念眼珠一转,突然将钞票一下子放在身后,猛地挺起了胸膛。

正要伸手拿过钱来的左小多一爪子几乎按在左小念的身上,急忙收回手,低吼:“左小念!你干什么!!”

左小念嘿嘿一笑,歪头问道:“我漂亮不?”

左小多怒道:“漂亮!美!行了吧!”

房中,左小念嘻嘻的笑声传出来,随即一大捆钱就被扔了出来:“拿去!哼!”

“还有,这钱,别让爸妈知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