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人之相

一路走回。

左小多甚至有些心潮澎湃。

老爹今天太大方了,大方的让自己有些不敢置信。镇店之宝的星魂玉,就这么随手给了,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一时间一种父爱如山总无言的感觉,潮水般包围了左小多。

哼哼……爸爸我知道您爱我!

“虽然您不说,但是儿晓得;等儿赚了钱,给您换老婆;您需要几个,您老就直说,一个您嫌少,十个也不多;找个百八十,打工赚家业;一个赚一千,一月十万多;干上几十年,都给左小多……”左小多哼着歌,潇潇洒洒的回家。

下午爹娘不在家,小念姐也不在家,正是自己做实验的大好机会。胸口的那块残缺玉佩,似乎感觉到了左小多的收获,居然有微微的发热起来。

回到家里。

左小多将东西全拿出来摆在桌上,安静了一下心神,洗了手,用一支墨笔,在白玉上端端正正的画了两条梦中世界才有的阴阳鱼。

仔仔细细的与记忆中的梦境比较,发现并无什么不同,才终于深吸一口气,用一把匕首,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右手中指指尖划开。

鲜血淋漓而出。

“真疼。”

不过疼是非常次要的,左小多立即将流着血的中指按在了白玉上,顿时哆嗦一下,强行忍住,用自己的鲜血,在画好的阴阳鱼图案上,涂抹过去。

一点一丝的涂抹,一条阴阳鱼,浑身都被鲜血涂抹;只留下空白眼睛,而另一条,则是只是用鲜血涂抹眼睛,其他全身空白,只是用鲜血画个周边轮廓。

涂抹一半,鲜血凝固,于是又一刀……

终于,两条阴阳鱼,化作了两条血鱼。

左小多唯恐不够,将手指又划了一刀,将血液都滴在上面,尽量饱满一些。

然后,等了半个时辰,上面的鲜血有干涸之像,再次割破手指滴血,如此三次之后,在血液最为饱满的时刻,将星魂玉直接放在两条阴阳鱼正中间。

随即,将身上的那块残缺玉佩扣在星魂玉上。就在这一刻,那白玉突然发出刺目的血光,升腾而起,瞬间笼罩了星魂玉,然后笼罩了那残缺玉佩。

轰的一声,光芒猛地扩散三尺,将左小多的身子笼罩其中。

随即白玉就带着星魂玉与残缺玉佩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血色光芒越来越浓,星魂玉肉眼可见的散掉,最后化作粉末消失,然后咻的一声,空中出现两条阴阳鱼在摇头摆尾旋转一周,化作了一道流光,冲进了左小多的眉心。

无数的讯息,化作一道道流光,冲进了他的意识之中!

左小多只感觉如同被一辆飞驰的火车迎头撞上一般,轰的一下子意识就散做了满天星辰!

噗!

木头桩子一般直挺挺仰面摔倒。

摔倒在他早就准备好的软软的垫子上。

一时间,脑袋里光怪陆离……

……

在他昏迷的时候,一缕光芒从他的胸口升起,然后直直的冲进了丹田觉醒的星魂之中。

那原本一簇有气无力的小火苗一般的星魂,陡然间扩张起来,轰的一声,遍布全身,一丝丝经脉,都染满了星魂的光芒,他整个人的身体表面,都充满了发光的蜘蛛网一般的光芒。

刹那间,他整个人如同一颗小太阳一般,光芒刺目不可直视。

随即这光芒猛然一收,回归丹田,星魂依然是一簇火苗,但是,却是茁壮的燃烧着,火苗跳动,充满了活力。

火焰颜色慢慢的变化,从红色,逐渐的化作了深紫色……

每一次跳动,都有一丝丝的能量,扩充全身。

……

良久之后。

左小多悠悠醒转,喃喃道:“…天人之相……什么东东?”

……

无数的知识,在脑海中冲撞,让左小多感觉头痛欲裂,半晌之后,才终于理顺,不由喃喃道:“难道我真曾经干过江湖骗子?”

无他。

现在充斥于他的脑海的、几乎包括万象的东西正是一套完整的相术!

“天人之相!”

“万物皆有相,天有天机,地有地貌;山有其高,水有其深,草有其茂,树有其根……人之相,基本也!”

“生死轮回,旦夕祸福,一眼洞明;前生来世,前尘后继,一目了然……”

“人之命,天之运;生死在乎命,祸福在乎运,谓之命运。阴阳化生有跟脚,天人相下无遁形;……”

最后,在相术之外,是一个气运之眼。

“额外奉送的福利?”左小多喃喃自语:“气运之眼,用一点气运点可以看一个人三个月祸福?气运点……一相一滴?十滴一点?可提升修为?……”

“迷糊了……”

最后左小多终于明白了。天人之相,万物之相,现在,自己只能接触到的是人之相;其他的还接触不到。

而自己现在也只是处在相师的底层,学徒阶段。这种阶段,只能看些皮毛,俗称:江湖骗子。

想要看一个人三月之内具体祸福,需要动用气运点,用气运之眼去看。而气运点,要看相应验后才能获得。

想要升级,想要提升修为,必须要不断的看相,不断的应验,才能够获得气运点,提升自己的能力。然后就能看更多的相,获得更多……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看相!不断的看相!如此循环……

而看相获得的气运点,可以用来提升相师等级,也可以提升修为,还可以用来看一个人三月祸福。

“这是逼着我,在神棍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啊……”左小多倒抽一口冷气:“可是我这么老实敦厚的人,怎么会做一个大忽悠?”

左小多很忧伤。

他觉得以自己光明正直磊落的秉性,光风霁月的胸怀,忧国忧民的心胸,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我应该做不出坑蒙拐骗的事情啊,这不是逼良为娼嘛?

我是那种人吗?!

但,等他详细了解了一下之后,心情顿时就改变了。

“牛叉!”

左小多深深吸了一口气。

“以后老子哪怕成不了高手,只凭这一套也能走遍天下吃喝不愁啦!”

“其实做个神棍,也挺受人景仰的……并不影响我正大光明的形象……”

“只是……那白玉与阴阳鱼还有残缺玉佩与星魂玉形成的气运之眼……在哪里?”

……

一个动念之间,

突然两眼胀痛。

酸涩。

左小多只是眨了两下,突然一股强猛的酸涩感似乎从灵魂深处传来,猝不及防之下就已经泪流满面,随即便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冲了出来。

两只眼睛如同小河一般,哗哗的流个不停。

“我……靠!”

“好几年没哭过了……这次要流泪到补过来?……”左小多疯狂地流着泪,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泉眼。

“狗狗!”

左小念一推门就走了进来,正看到左小多泪流满面,哭的无比伤心的样子,顿时心中一颤,惊道:“多多,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左小多疯狂擦眼泪:“我没……哭……”

一时间心里日了狗,好狼狈,老子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流眼泪被抓现行了,偏偏还止不住。

泪水哗哗。

左小念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叹口气,走进来,将左小多揽在了怀中,吸了口气,颤声道:“小多……不要哭,你一定可以修炼的……我保证,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让你可以修炼……”

左小多泪流满面:“我不是……”

“我明白的!”左小念紧紧搂住他的头,也流下泪来:“我一直在想办法,啊,不哭啊……”

左小多:……

我真不是哭啊……我只是眼泪忍不住……

左小念你不要这么紧的搂着我啦,我都快被闷死了的说……

喷泉一般的眼泪一直哗啦啦的止不住,左小多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水分都要流出去了。就在左小念也跟着哗啦啦的流泪,左小多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

眼泪奇迹一般的止住了。

左小多挣扎一下,从左小念怀中挣出来,大口大口喘气,抬头看着左小念,很是有些无地自容:“我刚才真不是为了不能修炼……啊?!”

正说着,突然间猛地怔住了。

只感觉一颗心猛然停跳。

就在他的视线看在左小念脸上的时候,一股清凉,突然从他眉心冲起,冲进了他的眼睛。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行字从左小念脸上突然飘了出来。

……

左小念,女,十九岁,胎息期巅峰;两个半月后,星武金晶室,突破丹元期时被偷袭打断,走火入魔而死。

……

!!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