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万事俱备

左小多看着地上一大捆整整齐齐的钞票,心中却丝毫没有感到喜悦,而是有些不知道想什么了。

良久,弯腰将钱拿起来,装进了口袋。

对于左小念的心思,左小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左小多没有出生之前,左长路与吴雨婷就已经收养了左小念。

年轻夫妻,没有生自己的孩子却已经收养了一个小女婴。

左小多感觉这里面一定有故事,但是,却不知道原因。

在左小念三岁的时候,已经检测出星魂天赋的时候,吴雨婷却意外怀孕,有了左小多。

这真的是意外。

左小多长大后都听父母说过好多次这件事,夫妻俩都感觉好神奇……分明没想要的啊……

所以左小多的名字,也就顺理成章。

但毕竟是自己孩子,眼看着一天天长大,岂能不喜欢?吴雨婷在左小多三四岁时候突发奇想:若是有一天自己与左长路老去,一对儿女相依为命永不分离,岂不也是一桩美事?

但有一次商议的时候却被左小念听到了。

左小念也由此明白自己的身世,原来不是爹妈亲生的,但这个小姑娘,居然从七八岁开始,就以左家儿媳妇自居了……

左小多一年年长大了,他岂能不明白左小念的心思,或许爱情啊什么的根本说不着……的吧?应该纯粹是左小念舍不得这个家,更要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的吧?

所以虽然天资非常好,左小念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任何宗门修行,不管什么宗门,不管多么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来劝,左小念都是一口回绝。

我就在这里,我就属于这个家,哪也不去!

吴雨婷与左长路早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耽搁了女儿的前途啊!

谁能想得到一个小丫头这么死心眼儿啊。

若不是左小念修炼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左长路与吴玉婷恐怕会更内疚了。

若是儿子能修炼,该多好啊。以后人生路上,两人不管成不成夫妻都能互相照应扶持。

……

门口砰的一声响。

左小多出去了。

左小念才松了口气,只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了。

倚在门后,俏脸生霞,摸摸自己胸口,想起左小多差点点就一爪子摁上来,脸上更红了,喃喃道;“敢摁上来,你就死定了!”

“两个世界……什么两个世界!”左小念俏脸越来越红:“哼,胆小鬼!”

出了会儿神,终于也匆匆出门而去。毕竟突破阴阳界的关键时刻,松懈不得;还是要去星武院苦修的。

出门的时候,又恢复成了一脸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广寒明月一般的清冷。

就在门口,一闪,就不见了。

……

“指尖之血,无暇之玉,阴阳之鱼,星辰之心……”

左小多念念叨叨的出了门。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最起码,这个无暇之玉不像是梦中世界那么昂贵;星魂大陆最值钱的石头便是星魂石;而什么玉石之类的东西,也就是些好看点的石头,根本不值钱。

至于星辰之心更好办,那便是星魂玉了!老爹店里多得是。

虽然有高阶的也有低阶的,但是……自己现阶段,貌似也用不着太高阶的。

而且这东西,老爹店里就有的是。

方便!

至于指尖之血?一刀的事!还有那阴阳之鱼——老子会画!

哈哈哈哈……

不过八千星元,左小多就买了早就看好的一块蒲扇那么大的几乎透明的上等白玉。加上自己的私房钱,再加上左小念给的一万,左小多居然还余额了七千。

顿时感觉财大气粗。

然后拎着就去了老爹的星魂石店。

“长路星魂石店”。

恩。

这是小店名字,很符合老爹懒散的性格——直接用自己名字命名,简单直白实用。

……

“狗哒?”左长路正在卸货,见到儿子进来很是有些惊喜:“来的正好,快来帮忙搬进去。”

“……”

左小多撇撇嘴,来的真巧。正好碰见卸货,这运气……没谁了,认命干活吧!

整整一大强力车,将近千吨,星魂石的密度,比高级的玉石还要大得多,拳头大小一块,就有上百斤。

所以这一大车的星魂石看似不多,却是重的很。

旁边的店老板们纷纷来帮忙。

“爸,您和叔叔们可以搬小的,大的我来。”

左小多汗流浃背抢着多干,全部背了进店,最后是几块数万斤重的超级大星魂石,父子二人喘着粗气在几个人帮助下挪下来,所有人都是累得直吐舌头。

“早知道让小念姐来搬……”左小多吐着舌头。左小念若是在这里,一只手就能将整辆车上的货一起端下来了。

“呵呵……”左长路对自己儿子翻白眼:“说,你来干啥?”

左小多一脸憋屈:“我就想来给您帮帮忙……看会儿店。”

左长路嗤了一声:“帮忙就不必了……后天你就开学了,忙你的就行。嗯,还是武徒班吧。”

左小多一脸吐血。

这是他的伤心事。一般武徒都是八九岁十来岁的小孩子,但是左小多十七了还在武徒班原地踏步,留级了五年,已经成为一个大笑话。

鹤立鸡群是真的,左小多不仅年龄最大同时还是身量最高的一个,最高的同学也只到他的肩膀……太丢人了。

旁边几个来帮忙的店老板顿时哄笑起来。

其中一个鼓励道:“我看小多是大器晚成型,肯定是可以毕业的!小多你说是不是?”

左小多表示自己血槽已空,无力吐槽,吐血般道:“刚搬完了一车货……大家都休息休息多好……哎。”

哄笑声中,众人散去。

左长路性格极好,几乎从不生气,左小多也是开得起玩笑的人,大家处的都很融洽,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是几位店铺老板对于左小多不能修炼这件事,其实也挺可惜。

从小看着这孩子长大,就跟自己家孩子一样。

虽然哄笑,但是几个老板也是暗自叹息:“多好的孩子,咋就不能修炼呢?”

“就是,刚才卸货,小多抢着多背,还不让咱们和他爸搬重的,嘴上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哎,我家那小子也不能修炼,但是哪里来的这份心意?要是也这么懂事儿,哪怕还是不能修炼,老子也能高兴死。”

“说的也是。大家都想想办法,私下里踅摸踅摸偏方吧。”

“可惜了这孩子,又孝顺又老实憨厚吃苦耐劳,老天没眼哪……”

……

左长路斜着眼看着儿子:“孝顺……倒也罢了,但你这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这老实憨厚吃苦耐劳的形象,却是怎么树立起来的?”

左小多垮着脸:“爸,我是您亲儿子……”

“再不说就滚蛋,没有目的你会来帮我干活?”左长路非常熟悉自己儿子的恶劣,一脸嫌弃:“说,想干啥。”

“咳咳……就拿一块星魂玉……咳咳。巴掌大就行,大点更好,若是桌面那么大的天空蓝那就更妙了……”左小多涎着脸,狗腿的绕到老爸身后,殷勤的捶肩膀。

啪!

拿起一块普通的,左长路犹豫了一下,随即放下,然后干脆打开保险柜,将一块流光溢彩的星魂玉拍在桌面:“拿上,走!”心中叹口气,这是店里品质最好的一块了,还想卖掉补亏空呢,不过……给他吧。

极上等!

“多谢父皇赏赐!”

左小多刷的一声抄在手里,一张脸上笑开了花:“儿臣告退。”

“滚吧!”

……

滚就滚。

东西已经齐备。

“爸,再卸车的时候您给我打个电话,别一个人扛。”

左小多喊了一声。

左长路愣了愣,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欣慰,随即笑骂:“还用得着你,快滚!”

看着儿子背影,左长路摇摇头。

看来小念又给他钱了……罢了,就陪他再赌一次,最后一次!

随即自己哑然失笑。

这是第几个最后一次了?

“哎,欠了他的。要不说儿女就是前世的债主呢……”左长路摇摇头,喃喃道:“债主……就债主吧……谁让我欠了呢。”

左小多乐颠颠的抱着裁切好的正圆形大白玉,怀里揣着星魂玉,一路凯旋回家。

齐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