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々甜蜜之家

站着面前的,是那个比木伶秋低一头的弟弟,他的双眼目中无神,正呆滞地望着前方。

虽然知道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正是来源于自己的弟弟,但木伶秋还是努力地平复下来了内心的恐惧,随后蹲在了男孩的面前,温柔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觉呢?”

见他迟迟不开口,眼神时不时地望向阁楼的方向后,木伶秋才算是明白究竟为什么。

“他,应该是害怕被别人听到吧?”木伶秋如是想到。

于是她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把男孩拉进了屋子里。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哦。”

果真不出所料,在换到了这样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时,男孩那紧绷的身体显得多多少少也放松了一些。

“姐姐,我总感觉你的屋子里好像有其他人......”

木伶秋愣了一下,突然站起了身,当她再三确认房门已经锁上之后便重新蹲在了男孩的面前。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可能是我的直觉吧......”

“直觉?”其实,木伶秋原本就不想对小孩子的话进行过多的询问。

但这一次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心中的直觉也同样在告诉她,说:“这个男孩所说的一切,都极有可能是真的。”

对于初次到来这栋房子的她来说,任何一点与自己性命攸关的讯息都不能错过。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告诉姐姐吗?”木伶秋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温和地说道。

“要是我说出来的话,姐姐不会告诉别人吧?”

“我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

看着木伶秋信誓坦坦的双眼,男孩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嗯,我一直都相信姐姐。”

“谢谢。”

道过谢后,木伶秋便紧紧地闭上了嘴,仔细地听着男孩接下来所说的话。

“其实啊,在姐姐离家出走的这些日子里。”

“家里面出现了一些异常......”

在男孩说出“异常”二字时,语气稍有些沉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木伶秋不得而知。

“让我确信家里出现异常的缘由,便是因为前天晚上来我们家拜访的那位女孩。”

“她叫柳青羽,自称是姐姐你的朋友,并请求住宿在这里一晚。”

听到男孩的这番话,木伶秋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等等......”

“你刚才说,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柳青羽啊,怎么了?”

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木伶秋便开始双腿发软,然后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姐姐,你没事吧?”

“是不是太累了啊?要不我还是明天再给你讲好了。”

如果说,刚才是年长的姐姐安慰担惊受怕的弟弟的话,那么现在却是恰恰相反。

“没关系的,继续讲下去吧。”

“姐姐......”

虽然男孩很想就此打住,但他的内心非常清楚,如果嘴里的这些秘密不告知于他姐姐的话,很有可能会因此害死她。

想到这里,男孩继续刚才的话题讲了下去。

“爸爸妈妈同意了,然后热情款待了她。”

“一同吃过饭后,她便跑到姐姐的房间里睡去了。”

“可就在凌晨一点的时候,那个女孩所在的房间内突然传出来了一声惨叫。”

“听到声音后,爸爸妈妈还有我和妹妹便一同赶了过去。”

“可当我们打开门,却发现......”男孩突然闭上了嘴。

“发现了什么?”木伶秋晃了晃他的肩膀,迫不及待地问道。

就像是黑暗中无时无刻都有双眼睛注视着两人一般,男孩左右环视了数圈,在确认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趴在姐姐的耳边说道

“那个女孩竟然凭空消失了......”

“消失了?!”

“嗯,是的。”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家里就好像多出来了一个人一般,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和妹妹的眼前。”

“有时,她甚至还会跟我们说话,说什么千万不要在晚上......”

男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走廊上传来的一道呵斥声给打断了。

“林梓浩,你又跑去哪里了?赶快给我出来!”

这声呼喊宛如催命鬼一般,吓得男孩猛地站了起来,跑出了房间外。

“爸爸,我在这里!”

“你去哪了?”

“我刚刚去找伶秋姐姐了......”

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小男孩的面前,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他。

“真的?要是骗我的话,你可是知道后果的......”

话音未落,木伶秋便推开了门,将头探了出来。

“父亲,弟弟他没有撒谎,刚才我们一直都在房间里。”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见面了,所以我们才会交谈得太过开心,以至于都忘记了时间。”

“原来是这样啊......”男人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以后你们都要早点休息,熬夜对身体不好。”

“尤其是乖女儿,你今天已经够累了,一定要赶快休息哦。”

“嗯,谢谢父亲”木伶秋微微点头,露出了笑容。

“梓浩,你也赶快回房间里面去,都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是想挨打吗?”

木伶秋注意到,在男孩听到这句话后,他的身体竟不自然地打了个寒颤,就像是和刚才在房间里交谈时传出来的恐惧感一模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父亲明明只是说说而已......”

想到这里,木伶秋猛然惊觉了起来。

如果说一个人会对某句话产生特殊的情感变化,那么只能说明那个人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就在木伶秋将要关上房门的前一刻,一只手突然卡在了门缝里,吓得她差点惊呼起来。

“!!!”

“乖女儿别害怕,是爸爸。”

“啊,父亲......”

“您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你弟弟刚才都对你说些什么了?”

木伶秋突然松了一口气,开口回应道:“啊,我们就是随便谈了谈,然后叙叙旧什么的......”

“那么,你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呢?能不能告诉爸爸呢?”

看到男人眯眯眼微笑的样子,木伶秋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不安。

“可以是可以,就是有些长,不知该从何讲起。”

“没关系,我就是想知道,你弟弟刚才有提到过有关阁楼的事情吗?”

“阁楼?这个词,我是头一次听父亲提起。”

“啊,是嘛......”

“请问,阁楼怎么了?”

“没什么,快去睡觉吧。”

“记住,晚上不要独自跑到咱家的阁楼上哦。”

嘱咐完毕后,男人便离开了,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

木伶秋隐约看到了......

看到了在男人的腰间别着一把形状与刀具极其相似的物品,上面还带有略微血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