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々藏身于黑暗的人

还未等木伶秋仔细观察一番那张照片,相框便被一个人给按在了桌面上。

而那个人,正是她的父亲。

“乖女儿,洗澡水已经烧好了,快去暖暖身子吧。”

她本想多观察一会儿那张全家福,可是当她看到父亲完全没有要松开手的意思,所以也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好吧,我这就去。”

从座位上站起后,木伶秋只能选择走进了浴室里。

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

脱掉衣服后,木伶秋站在镜子面前看了许久。

镜子中,出现了一位轮廓犹如以计算机精密计算过的曲线勾勒而成,同时却又简洁如以辘轳塑形的花瓶一般的女孩。

这一幕,恐怕是任何人看到了,都不免会注视良久吧?

照完镜子后,木伶秋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浴缸里,将自己整个身子泡了进去。

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女孩突然觉得泡澡是那么美妙的事情,就像是忘却了时间一般,她泡了很久很久才想起来涂抹沐浴露。

“奇怪了,沐浴露去哪里了?”

木伶秋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无奈之下,她只能打开了门,询问自己的弟妹平常用完沐浴露都放在哪里,得到的回应是在浴缸旁的架子上。

而就在木伶秋伸出手去拿沐浴露的那一刻,她猛然察觉到一丝不知从何处投来的视线,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可当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去寻找那个视线的来源时,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却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是我的错觉吗?”

木伶秋轻轻地闭上了眼,细听着周围传来的动静。

女孩等了很久很久,周围的一切都依旧照常,唯独没有关紧开关的水龙头在不断地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木伶秋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开始淋浴。

而就在头上的泡沫掩盖住视线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

就像是,在这个浴室里有个“人”一直握着她的脖子一般。

“咳——咳!”

还没来得及冲干脸上的泡沫,木伶秋便忍着眼睛里传来的刺痛感强行睁开了眼。

眼前那再寻常不过的一幕,让向来信任人类第六感的她,竟一时间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中。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呢?”

“明明,那种窒息感是如此的真实......”

就在这时,木伶秋猛地打了个寒颤,视线也随之悬停在了浴室门上,准确地来说是停留在了那条及其微小的门缝里。

“你......是谁?”

看着门缝里那只与自己对视的眼睛,她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整个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墙上。

然而就在眨眼间,那道视线消失了,无论她再怎么寻找也找不到了。

“我还是赶快出去吧。”

“这里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这一次,木伶秋以最快的速度清洗掉了头上的泡沫,随后裹上了浴巾,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她的视线始终都没有从浴室门的缝隙里离开过片刻。

而当木伶秋的身体浮现在充满哈气的镜子里时,她再次停下了脚步。

与其说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倒不如说是看着那只原本血肉模糊但现在却白玉无瑕的肩膀。

“我的伤口......”

“是什么时候痊愈的?”

女孩不禁开始回忆起来,自己身上那不断传来的疼痛感究竟是什么是时候消失的。

“应该是在按响门铃的那一刻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猛地划过了一丝不安。

“所以说,这家人究竟在瞒着我什么事情?”

“他们又为什么要把那张照片按在桌面上?”

怀着种种疑问,木伶秋轻轻地推开了浴室门,随后走了出去。

屋内漆黑一片,宛如死一般的寂静。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们应该都休息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木伶秋小心翼翼地走向了摆放着相框的茶几,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当她摸索了许久,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时,客厅的灯却突然被某人给打开了。

“!!!”

打开灯具开关的人,正是那个年龄最小的妹妹。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呢?”看到小姑娘满面愁容的样子,木伶秋温柔地询问道。

“姐姐,我想向你道个歉......”

“道歉?”

“嗯,是的。”

小姑娘重重地点了点头,有些哽咽地说道:“刚才,我以为姐姐已经洗完澡出来了,所以才会往浴室里看了一眼.......”

小姑娘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让木伶秋一时间放下了戒心。

“原来,那个人是你啊?”

“嗯......”

“没关系的,不要在意。”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以为是其他人趴在门缝里看我呢......”

“门缝?”

看到小姑娘一脸疑惑的样子,木伶秋脸上原本温和的笑容开始渐渐地收敛了起来。

“难道,趴在门缝里看我的人不是你?”

“姐姐,你是不是记错了啊?”

“我是刚才在你裹浴巾的时候无意间推开了门......”

看着小女孩那天真的脸庞,木伶秋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都说童言无叟,更何况是自己的亲妹妹呢?

“骗我又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她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吧?”

突然,一阵眩晕感席卷了木伶秋的脑海,让她差点连站都站不稳。

“姐姐,你怎么了?!”

小女孩的一声惊呼,传到了这栋房子里的所有房间。

一时间,家里的所有人都出现了,唯有那位年龄比木伶秋稍小一些的弟弟没有出现。

木伶秋注意到,在他们的眼中,无一不充满了担忧的神情,就好像她们真的是一家人一样......

“乖女儿,你别吓我......”

“宝贝伶秋,你是不是在外面着凉了?”

“我没事的,就是刚才突然有点头晕,休息休息应该就好了。”

木伶秋这样回应道,因为现在的她,早已虚弱到躺到床上后片刻便能入睡的境地。

“怎么可能光靠休息就能养好身体呢?要不明天妈妈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嗯,我也觉得有这必要,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木伶秋不断地推辞着、逃避着,但一向最“宠溺”孩子的爸妈又怎么会听得进去呢?

这时,多亏了她的妹妹帮自己打了个圆场。

“可能是浴室里太闷了,让姐姐有点缺氧吧?”

“嗯,就是妹妹所说的这样,我休息一会就好了。”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再担心我了,我没事的。”

听到木伶秋的这番话,两个大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随后紧紧地将她抱进了怀里。

“宝贝女儿,如果感到难受的话,一定记得要给爸爸妈妈说哦。”

“嗯,我会的。”

得到这样的保证后,一切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

而木伶秋则是缓缓地走上了阁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就在她关门前的那一刻,那种被人在暗中注视的感觉再次席卷了全身。

木伶秋猛然回过了头,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终于看到了那个人是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