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々空无一“人”的街道

望着不远处散发着阵阵寒气的木门,木伶秋的身体本能地发出了抗拒。

于是她的双腿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可就是这一步差点害她掉进万丈深渊里。

“怎么回事?!”

“这个深渊居然还会移动?”

听着脚下的岩石不断发出“咯嘣”的声响,木伶秋只能被迫选择朝着“失落之城”的大门跑去......

与此同时,女孩身后的岩石急剧崩塌,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裂缝便出现在了她的前方。

在脚下的岩石开始崩塌的前一刻,木伶秋纵身一跃,朝着大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可是,裂缝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女孩的脚还没着地,着落点便统统坠落在了深渊里。

“不会吧!”

木伶秋大惊,但好在她的手即使扒住了悬崖边上,因此并没有跌落至万丈深渊里。

随着岩石的迅速移动,木伶秋有些担忧的望着前方。

因为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话,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在岩石蜷缩至木门正下方的时候被挤到深渊里。

“但是,大门好像一直都在关闭着啊。”

“就算我爬了上去,也照样会被挤下去的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倒还不如现在就......”

木伶秋的话尚未说完,便被一道尖锐的戏谑声给打断了。

“噗呲,说你们是一群趋利避害的生物果然没错......”

“实话告诉你吧,只有在生前自杀而亡的人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什么......”

“因为你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无尽的憎恶、冷漠、厮杀、欺骗、嫉妒、贪婪、傲慢.......”

“它们无一不让我体验了真正的绝望。”

“世界变成这番失落的样子,每个人都罪有应得!”

“不,我想并不是每个人都如你说的这样......”

女孩拼命地解释道,但对方好像并没有听进心里去。

“明明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想着用自杀来逃避这残酷的事实?!”

“所以啊......”

“作为最后一位生还者,你有权获准不会死亡的资格。”

“不会死亡?”

“但代价就是,你必须承受死亡远不能及的痛苦。”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话音未落,那数千吨重的大门突然对木伶秋完全敞开了。

“!!!”

与其说是敞开,倒不如说它是为了迎接“另一个人”的到来。

在女孩的视线中,有一位穿着白色裙子且体型同她极为相似的少女从城门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位少女的眼神像是看透了世间的善与恶一般,无时无刻都不在外泄着“失落”的神情,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优雅地对木伶秋做了一个“屈膝礼”。

随后,少女重新抬起了头,幽幽地看着悬在深渊边上的木伶秋。

“只要你的心中还尚存一丝希望,失落之城的大门就会永远为您打开。”

“但凡在这座无人城内存在任何想要自杀的念头,你就永远都会被困于此地。”

说罢,少女便消失在了一望无际的黑暗中,见此情景,木伶秋也不愿再说些什么。

“不达成某个特定的要求,我可能永远都离不开这里吧?”

抱着这种想法,她只能选择拼尽全力地向上爬,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冲到失落之城内。

这一次,她不再受任何因素的阻拦,而是顺利的抵达了失落之城。

站在敞开的大门中间,木伶秋不禁回头望了一眼。

黑暗,只有黑暗......

而木伶秋就恰好存在于这片黑暗中,对未知领域的茫然与恐惧透过深邃的黑暗缠绕着,包裹着,蚕食着她仅存的勇气。

这就像一个混沌未开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更让人崩溃的是,即使是大声呼喊,也得不到一丝回音。

冷汗从女孩的额头上滑落,向无尽的黑暗中坠下去,便消失无影了。

终于,木伶秋鼓足了勇气,向前迈出了一步。

而就在这一步过后,数百米高的城门顷刻间便被紧紧地合上了......

一个人,她不知该做些什么,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如果,有人可以为我指引方向就好了......”

木伶秋的心中是这么想的,但如果真的有人存在于这座城镇的话,那么换做是谁,遇见这样一个担惊受怕的女孩子会选择袖手旁观呢?

只是因为除女孩之外,这个世界中没有第二个“人”罢了。

“不论如何,我一定要活着逃出这里......”

木伶秋立下了这样的誓言,可她的这些话无一例外地都传进了那位少女耳朵里。

突然间,天空中飘落了一张纸条,它准确无误地悬停在了女孩的面前,她伸手抓住了那张纸条,轻声念了起来......

“来到陌生城市的第一天,当然要先找个能够给自己带来温暖的家吧?”

“让我想想哪里好呢?”

“啊,兰灵街84号就挺不错的吧?”

“那户人家对外来者是那么的温柔、亲切,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们的屋子里应该有个超大的镜子!”

“大到就像是能够塞进去一个人的样子......”

读到结尾的这句话时,木伶秋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

“塞进去一个人......”

“这也就是说,那户人家的镜子应该不太干净吧?”

女孩犹豫了一下,双眼不禁望向了远处那空无一人的街道。

“但如果不去那里的话,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毕竟,这是唯一的住所了......”

想到这里,她便朝着信封上所指示的位置走了过去。

而在离目的地还有一条街的时候,木伶秋看到了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定睛一看,女孩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瞳孔瞬间便扩大了数倍,胸口一起一伏,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因为,站在不远处的女孩正是她曾经的一个朋友,名字叫做“柳青羽”,而在印象中,那个女孩一年前就死了......

木伶秋克制着内心的恐惧,一步一步地后退着,而就在这时,她的后面突然照来了一束强光。

女孩回过头,一脸震惊地看着远处的那辆开着远光灯的轿车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冲来。

眼看就要被撞上,可下一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辆轿车竟然从木伶秋的身体中穿了过去,随后直冲冲地朝着街头上的另一个“人”撞了过去。

一声闷响过后,那个女孩飞了数十米。

“柳青羽!!!”

虽然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但是看到这一幕,木伶秋难免还是会忍不住喊出声来。

可正是因为这一声,却成了她噩梦的开端。

在刺耳且短暂的摩擦声过后,不远处被撞到的那个女孩突然从地上弹坐了起来。

“好疼啊,伶秋......”

女孩的身体布满了血迹,就连眼睛也是如此。

“你为什么要害我?”

柳青羽一边说着一边用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嘴角逐渐咧开到了耳根。

“不......”

木伶秋不可置信地后退着、远离着面前的这个早已死去的朋友。

“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远?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了吗?”

“不要过来!”

任由木伶秋怎么劝说,但对方就像是没有半点意识一番。

只会拖着那七零八散的身体以一种常人所不能及的角度歪曲着。

然后,缓缓地朝着她走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