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故事的开端

雨中。

穿着不合身衣服,踢着不合脚鞋子,嘴里叼着半块面包,肩上趴着一只娇小土黄色精灵的夏彦,走出巷子。

独角虫那对绿豆似的小眼睛,望着他嘴里的面包,悄悄吞咽着口水,却不敢有所表示。

刚才夏彦指挥它的那股狠劲,以及不容质疑,让它有点害怕。

似乎是察觉到了它的心思,夏彦拿下面包,撕了一块,递到肩上独角虫的面前。

“呜......”

独角虫轻轻地叫唤了声,眨巴着小眼睛,似乎在询问“这是给我的吗?”

夏彦轻轻摸了摸它的后背,看似光滑的甲壳上,有着细微不可轻易察觉的绒毛,独角虫眯起眼睛,显得很享受。

“吃吧,刚才做的很不错。”夏彦轻声夸赞了句。

胃里有了食物后,抽痛的肚子终于得到了缓解,四肢也终于有了些力气。

“呜!”

听到他这么说,独角虫开心的笑弯了眼,用尾巴上的尖刺接过面包,在肩上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独角虫是虫系精灵,可以只吃树叶就能满足自身需求。

但如果是这样,这只独角虫的上限,也不会比树林里的那些普通大针蜂高到哪里去。

能量方块和精灵食物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现在的夏彦没有这样的财力,这块面包,就是他最值钱的东西。

人们都说,真正的感情,不是看他最富有的时候可以给你多少,而是看他只剩下一块面包的时候,会不会分一半给你。

第一次接触夏彦的独角虫,对他的感官并不是很好。

但这一刻,它感觉到了夏彦的真诚。

吃着面包,轻轻蹭了蹭他的脖子,作为示好。

精灵是一种很简单的生物,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心思并不复杂,谁对它们好,谁对它们不好,感受非常清楚。

至少现在的独角虫,已经忘记了夏彦之前凶它的样子。

感受着脖子处冰凉的触感,夏彦笑了。

一口将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指尖的碎屑也一颗都没有落下。

他很快适应了现在的身份。

或许是因为记忆的迅速融合。

从衣服口袋里抓出了一把钱,这是从刀疤男和他的两个小弟身上“借”来的。

揉成团的纸币,零星的几个硬币。

数量并不多,一共就只有三十三块。

却是他从小到现在,拿过最多的一次。

只是对现在他来说,对培养精灵来说,还是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雨中的街道上没有几个人。

夏彦一路徒步,离开繁华的市区,来到了城市边缘处的一座破旧的房屋。

房子里杂物堆砌,屋顶还破了个大洞,角落里堆着不少干稻草,这就是曾经夏彦的安身之所。

破旧、凌乱。

但也好过淋雨。

升起一堆火。

静静坐在篝火前,让火焰给冰冷的身体带来一丝暖意,同时也为了烘干身上的衣服。

独角虫倒是显得很开心。

地上爬来爬去。

小心翼翼地靠近火焰,好奇着红彤彤热乎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尾巴靠近,结果被烫着了,委屈地瘪着嘴巴。

但又很快将之忘记。

一溜烟跑到破洞的屋顶下,雨水在屋内缝隙中汇聚,独角虫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冰凉的雨水,一个哆嗦。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把尾巴放进雨水里。

凉意冲淡了尾巴上隐隐的灼痛,舒服地眯起眼睛。

“呜......”呻吟着。

做完这些,它跑到堆砌的石碓上,骄傲得像个攀上了高峰的勇者,又跑到夏彦身边,嗅了嗅地上的稻草,捡起一根,轻轻咬了口,味道肯定不好吃,很快吐了出去。

新生的它就像是个好奇宝宝,对破旧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那么好奇。

最后玩累了,在夏彦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蜷缩起来沉沉地睡着了。

看着累坏了的独角虫,夏彦无奈地笑笑。

卷起一片衣角,轻轻地盖在了它身上。

独角虫不自觉地扭扭身体,将自己彻底陷入了温暖的衣服里,闭着的眼睛,呈现出弧度。

夏彦继续看着跳动的篝火。

火光在其眸子里闪烁着。

他在思考。

该怎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该怎么利用自身的优势。

回原来的世界?

如果有这个机会,他会考虑,但既然没有,就不要浪费多余的精力。

再次低头看了眼安静的独角虫。

脑中闪过前世PM爱好者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

没有废物的精灵,只有废物的训练家。

说得很好,所以开局我选御三家。

当然是有的选的前提下。

或许是一句玩笑话,却也证明了精灵的确存在着太多太多的可能性。

独角虫这种精灵,种族值低,技能少,战斗力弱,甚至不如它的近亲物种绿毛虫,至少还有进化成烈空坐的奢望。

但也不能就此否认它是有一定的成长上限的。

独角虫的最终进化型大针蜂,也是有代表精灵。

火箭队首领坂木手中的大针蜂,就是大针蜂这种精灵上限代表的典型。

当然,那是在无数资源堆积下,才打造出来的。

暴打天王、冠军,那是基操。

而且,大针蜂存在超进化,说明这种精灵可以有更高的上限。

但精灵的上限是一回事,训练家的培育又是另一回事。

培育一只精灵,特别是像独角虫这类本就起点比较低的精灵,达到别的精灵同种高度,需要大量的资源,和最正确的方法。

这些,夏彦现在一个都没有。

也不能说全都没有,至少在培养方法上,他有些源自上个世界的想法。

而现在最限制他的,是资源,是财力,是钱。

兜里只有三十三块,够自己和独角虫吃几天,都是问题。

所以,想了很久,最后回到了如何获取资源,这一点上。

其实。

他还有一个更轻松的选择。

那就是放任独角虫自由生长,只要进化成大针蜂,就有了一定的基础战力。

独角虫的成长周期极短,可以说是所有精灵中进化最快的精灵之一。

然后借着进化后的大针蜂,找机会收服更易培养,上限更高的精灵。

只是这样一来,错过了独角虫、铁壳蛹这两个宝贵阶段的培育,最终的大针蜂,就算是废了。

以一只精灵换取更大的可能?

或许,夏彦之前可以很轻松就做出这个决定,但现在看着怀里蜷缩着,充满对他信任和依赖的独角虫......

他放弃了。

“我们都是彼此生物链中的底层,但我不认为我们会一直都是底层。”

轻轻抚摸着独角虫,夏彦做出决定。

想办法搞钱!

作为训练家,最快的搞钱方法是什么?

就目前夏彦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而言,是对战!

但想凭借一只刚出生不久,战斗经验为零的独角虫,去战胜别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他需要稍稍改变一下思路。

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不过前提是独角虫要有所进步,至少不是以新生不久精灵的姿态。

活跃的思绪耗费了大量的精力,逐渐平缓下来后,睡意随之袭来。

抱着独角虫,依靠在墙角,借着篝火的温度,夏彦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场雨,一间破房子,一个人与一只精灵。

一个故事的开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