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

每天守着这样一个人,真的是好无聊啊。

还好来的时候背了书包,里面还有两本书和画册。

傅离渊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窗边坐着恬静的姑娘,她目光聚集在画册上,手里的笔不曾停下。

这一刻我却头皮发麻,毕竟一直被盯着,感觉自己像是猎物是很难受的事情。

转头一看,原来是这个人醒了。

“你终于醒了!”这样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呢。

“叮”“叮”“医生他醒了。”

一群人鱼贯而入。

“马上安排检查。”

过了一会后……

“傅爷已经没事了,接下来可能就是要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慢慢恢复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我身上。

“傅二,就是她吗?”傅爷问到。

“她就是楚家送来的人。”傅二回答道。

扫视的目光从我身上飞过。

傅离渊的笑容很是渗人,转眼间又像是我的错觉。

“到水,我口渴了。”

护士小姐姐红着脸到了水过去。

我站在门边,无时无刻想着偷溜走。

“乓”是玻璃碎了的声音,然后一群人战战兢兢从我身旁路过。

傅二看着我,“你去。”

灿灿微微的到了杯水,放上吸管,递了过去,手麻了,也不见人接。

“你喂爷。”傅离渊调笑道。

我只好端近些靠在床边,就在这时,傅离渊摘了我的眼镜,慌乱中我打翻了水杯。

“你把眼镜还我。”

“以后在我面前不准戴眼镜,不许低头。”命令的语气,房间突然有点冷。

“我……”还是低着头。

“哼,快来收拾了。”傲娇的像村里的大黄狗。

拿来帕子擦干净水渍,又拿来傅爷的衣服。

“你自己穿。”我转过身去,虽然之前我也看过了他的身材,腹肌,人鱼线。

“喂,你叫什么名字?”嚣张霸道。

“楚清涵,我爸欠你钱了吗?为什么要我来照顾你?”

“哼,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傅二去查一下。”

傅离渊是出了车祸才住到医院的,然而撞他的车是楚家的车。

“你是楚家送来赔礼道歉的礼物。”淡漠的声音响起。

我冷笑道:“果然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时隔10年接我回来,不过是把我当成利益交换的工具。”

那我母亲的死可能也另有隐情了。

“看来撞你的应该是楚清雪吧,不然怎么可能拿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来凑数。你想要楚家怎么赔偿都和我没关系。”

住在豪华病房,身边还有保镖,连医院主任也对他客客气气的,这样的一个人说不定能帮我的忙。

“我煮了粥你要不要喝点,照顾你几天我都在这儿做饭的。”

傅离渊看向我挑了挑眉。

哼傲娇的大黄狗,我只好也给傅离渊盛了一碗粥,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

傅离渊看着我的动作,眼睛眯了起来,脸也黑了。出现了危险的气息,我迅速离开他的攻击范围。

“傅爷,现在都快要11点了,我还没吃早饭呢?”

傅离渊看了我一眼。

我吐出一口气,这病房终于有点温度了。

“吃完了,来喂我。”

“我他喵的。你……”眼神又移向了我。

好吧我认怂。

吃完饭,认命的喂食大黄。

端起碗,舀了一勺粥递到傅离渊嘴边。

“当当当”

“进来。”低沉的声音。

傅二拿着饭盒进来,感觉爷好像生气了,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粥,和床边的我。

“爷,这是老夫人让人准备的粥。”

“傅二你来喂你们爷,我出去一会回来。”

老是在这样的气压下,感觉自己要死了。

“10分钟,别想跑。”这戏谑的口吻。

我瞪了傅离渊一眼,出了房间。走廊的尽头有个小阳台,站了一会看到保镖引领了一位女孩子进了病房,看着有些眼熟。10分钟已经到了,我是进去还是……纠结中房门打开了。

“爷叫你进去。”傅二皱眉看着我。

我打开门看见了夏烟岚。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夏烟岚站起身走了出去,还关上了门。

“你认识夏烟岚?”

“认识啊我们是室友,只不过我才去学校一个星期,就被带来了这里。你放我走吧,让我爸赔你钱,或者让他把我妹妹赔给你好了。”

“这样吧我和你打个赌,赌你爸会不会拿楚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来换你,或者拿你妹妹来换你。”

“呵呵,这赌我肯定输啊。”心里却报着一丝希望。

傅离渊心里想着太久没遇见不怕他的人了,难道是他不够狠了……

毕竟外界对他的描述不太好,杀人嗜血,丑陋不堪,最主要的是和他有关的女人个个都不得好死。不是喂鲨鱼,就是被先奸后杀……

然而楚清涵居然不怕他……要是傅离渊知道楚清涵拿他和她们村的大黄比较,不知道会不会杀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