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

五月初,中文系一个师姐是省书法协会的,据说她是协会中最年轻的成员,抓住毕业的尾巴,举办了一个书法展。徐伶抱着膜拜大神的心态,准备空闲的时候去瞧瞧。

周五晚。

“你想不想去看杨师姐的书法展啊?”徐伶等了一会儿,看到陈言鑫的对话框始终不见小红点,心情如晴转阴般变得不佳,但随即又想到对方经常未注意消息的接收,便也就释然了。

洗完澡的功夫,拿起手机看到了对方的回复“前几天我已经去过了,用中午午休的时间赶过去的。”

“好吧!”还是轻快的语气,附加了一个萌萌的表情包,但这没法掩饰徐伶的失落,可徐伶总是能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收拾妥当,上床入睡。

第二天十点,徐伶便去宿舍楼下等昨晚约定好的班长,过去了五分钟,班长出现了。

班长长相英俊,很容易吸引到女孩子的眼光。记得第一次班级聚会时,班上几个女孩子围在一起讨论班上的男孩子有哪些比较帅时,女孩子们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班长不错!”

徐伶向来是对谈论这些不感兴趣的,不是她不喜欢帅哥,而是对于这些东西她一般不发表言论,只喜欢安静地听。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张娇说的“我觉得郭云挺帅的!”

说着这句话的张娇,眼里流动着星河,谁也没发现。

如果没有张娇的这一句话,徐伶是不会注意到郭云的,只因郭云一直戴着口罩。

徐伶记得,第一次见到郭云是在第一次开班会之前一起去准备班会上所需要的吃食时。这是个不善言谈的人,一共四个人同行,大家都在试图熟识彼此,只有他一言不发,但可以看出,他并不冷漠。

徐伶看着他的身影,良久才决定打个招呼。

“你叫什么名字啊?”

“郭云。”声音小而模糊。

“什么?”

“郭云。”

“原来你就是郭云啊!我是徐伶。我看到你写的歌了,在你的朋友圈里,挺厉害的!”

他似是不太好意思了,只回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嗯”。徐伶也没再多说什么。

“徐伶,徐伶,在想什么呢?走啊!”是班长在提醒走神的她。

“啊?哦!你需要伞吗?阳光好灼人啊!我带了伞的……”

和班长去看书法展,结果几经周折也没找到目的地,走着走着,徐伶不禁有些气馁,在万般寻找无果的情况下,徐伶想到了陈言鑫。

于是她发消息向他询问书画展在什么地方。没有收到意向中的回复,却收到了这样一段话。

“里好,本宝宝现在肯定有事情,如果有困难可以找超级飞侠,也可以呼叫汪汪队,请不要打扰本宝宝。”

徐伶瞬间被惊呆了,这还是陈言鑫吗?这是他本人设置的自动回复吗……简直不可思议。

她试着回复,“宝宝?”

没想到对方秒回,“?”

“陈宝宝?”

“呃……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徐伶仿佛透过手机屏幕看到了陈言鑫脸红的样子,表情一定相当有趣,那白皙的脸颊上一定布上了红晕,少了一份清淡,多了几分生气。

徐伶怎么会清楚陈言鑫的情状呢?记忆倒回到陈言鑫第一次被老师随机抽中回答问题的那一天。

他淡定的站起身,淡定地回答问题,或许在偌大的教室中近百号人,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的双颊一点一点地泛红,直到他回答结束。

说来也挺幸运,陈言鑫在后来的课堂上,多次被抽中,仿佛他的名字颇具有吸引力一般。

摇摇头,她在手机上敲击起来,“好的,陈宝宝,我知道了!”

她已经不再去想像对方此刻的情状,因为她知道,自己了解的或许只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他而已,这一次的出乎意料,便是最好的证明……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