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

其实,在新学期开始之前,徐伶和陈言鑫便已经有所交集了。

十二月是初相识的日子,是在线上寻找同学,有了第一次的沟通,展现着他们对新班级的期待与热情,聊天结尾之时,他们交换了名字。

一月里他们联系过一次,这一次的陈言鑫与上一次的他有所不同,他的聊天语言里多了点生趣,而那趣味的展现,便是那些大大小小的表情包。

二月,他们不曾联系过。直到三月开学报道,徐伶才见到了这个男孩的真面目。

那天是徐伶组织班级同学去领书的日子,搬书是个体力活儿,她到领书地点时元青已经到了,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元青,远远地就看到他在向她招手,徐伶便一眼就认出这是班上的同学了。见到陈言鑫本人的场景,徐伶至今仍记忆深刻。

那是一个全副武装的男孩,戴着口罩,穿了一件牛仔衣,乍一眼看过去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男孩,他安静地占在那里很久了,徐伶和元青在这边清点着书的数目,忙得不亦乐乎,虽看见那里站着的人微显局促,却未曾想过是自己班上的同学。

“叮咚~”徐伶的手机QQ提示音响起,“徐伶同学~~”陈言鑫发来的消息还附加了两个纠结的小表情,这实在令人忍俊不禁。徐伶停下手里的活儿径自向不远处站着的那个清瘦的男孩走去,说了他们之间第一句话“请问你是陈言鑫吗?”只见对方默默地点了个头。

徐伶看着他,深感意外,这个男孩子在现实中的性格可不像在网络上那般有趣味,随即让他帮忙搬书。

当初她怎么就觉得那个男孩就是他呢?明明周围还有很多人的,她摇了摇头,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许是大二的压力没那么紧张,徐伶又在发呆了,她又不知不觉把他们初相识的那一幕回忆了一遍。

回过神来后的徐伶突然想到古代文学作品选的PPT还没做,一想到做PPT,这可不是她的强项,但她还是慢悠悠地摸索了起来。

历经一个小时的折腾,徐伶总算把这个PPT完成了,他看见陈言鑫做的那一部分,顿时觉得自惭形秽,但并未修改就把几个人做的整合在一起了,毕竟对她来说,这已经是不小的进步了。谁让她动手能力差呢!

随后,她便邀请班上的一个女孩子一起打游戏,期间也叫上了陈言鑫。一场游戏中,全是徐伶的声音,她的技术实在是太菜了,她们两个女孩子交谈着,大家都还在熟悉期,倒也还算融洽,徐伶一直叫着陈言鑫的名字,但是却不见他的回应,她看见他开麦了的,顿时觉得无趣,就不再呼唤他了。

在大佬的带领下,徐伶觉得这几局游戏玩得很开心,她想着如果可以忽略掉那个木头人的木愣就更开心了。

事后,她问他“你当时为什么不回应我啊?”

“我的手机开的静音,没有听到你们讲话。”他漫不经心的回答。徐伶感受到了哭笑不得的体会,原来自己以为的自尊心受到的暴击,只是别人没听到而已,那么的轻描淡写。

PPT果然不过关。邱邱是负责上台报告的人,她看了PPT后,感觉太过冗长,让他们把中间那一段换个方式衔接,显得简洁一点比较好。徐伶捂脸,那一段恰好是自己做的。随后她忧心忡忡,不知道该怎么修改才好。

这时候的陈言鑫就像天使一样,一句“我来做吧”,让徐伶觉得他就是来解放她的。这一刻,徐伶想着,他不仅略显神秘,原来还是一个好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